93、终身(1/2)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AD1
AD4
    施雅被判刑入狱了, 出院那几天,陆嫣一直在阁楼收拾整理旧物。

    她十多年前用过的东西,简瑶一直保留着, 全都没有扔,想着若是有朝一日,她能回来, 一定也会想要看看这些旧物。

    陆嫣找到了很多泛黄的旧照片,这些照片被陆臻藏在阁楼最深处的老木箱子里。

    照片虽然落了灰,不过还能见到当时少年们的音容笑貌。

    当初陆嫣大学毕业的时候, 几位叔叔都过来和她一起拍毕业照, 沈括也在, 还有陆臻。

    陆臻按着她的脑袋, 张大嘴, 笑得很狗,陆嫣被陆臻按着头,一脸不甘心地斜瞪他。

    站在她身后的沈括, 紧紧攥着她的手,目光温柔得仿佛要融化万物。

    这是属于他们最美好的青春时光。

    可是后来, 在明明是最美好的时光里, 她却丢掉了他

    陆嫣揉了揉微红的眼角, 将照片小心翼翼地擦拭干净,然后装进了相框了。

    箱子底部,还有一枚洁白的小海螺,陆嫣记得, 这是沈括第一次竞赛获奖之后,送给她的小礼物。

    简瑶跟她说过一个荒诞的传说,对着海螺说话,可以说给未来的自己听。

    她将海螺放在耳边,听了听,似乎还能听见海风呼啸、浪潮拍岸的声音,但是没有听到当年的自己说的话。

    骗人的吧。

    不过这不重要,现在一切都已经不重要了

    因为,她回来了。

    ……

    过去的陆嫣,一直在帮她老爸收拾烂摊子,调和他和爷爷、沈括的关系、查找老妈的死因,现在的陆嫣,终于有时间可以做自己喜欢的事情。

    她出专辑、唱歌、拍戏大学还没毕业,已经小有名气。

    陆嫣不像简瑶,一出道便崭露头角,光彩四溢

    她不属于爆红型的选手,而是一步一个脚印,慢慢来,但是每一部作品,都是慢火煨炖,精雕细琢。

    大学都快毕业了,陆嫣发现,沈括那家伙,好像完全没有动静。

    她已经年满二十二岁了,但是沈括似乎并没有打算要做点什么。

    或者他想要做一些什么,但是还在考虑。

    公司的任何事情,沈括都是独行擅断。

    偏陆嫣的事情,他没有自信。

    步入婚姻并不像谈恋爱,只顾着眼前的快乐和欢喜,婚姻是往后无数个日夜的朝夕相处,是携手漫步人生路,是生同衾,死同穴。

    陆嫣当然知道他在犹豫什么,但她不想再等他瞻前顾后、慢慢考虑了。

    他既然迟迟不做决定,于是陆臻这个当爹的就替他做了决定。

    那天晚上,沈括从电梯里出来,看到陆臻站在自己的家门口,稍许有些惊讶,问道:“你来这里做什么?”

    陆臻开门见山,如实说道:“有些事情要跟你说。”

    “有什么事不能在公司里说。”

    “私事。”

    沈括见陆臻这表情,心里多少也猜到一些,这两年陆嫣和他谈恋爱,陆臻没有在明里阻挠,但这并不代表他已经接受他了。

    他没有干涉沈括和陆嫣的恋爱,但并不意味着他会接受他们的婚姻,眼下陆嫣已经毕业,即将开启全新的人生,这个时候的陆臻,势必心里也会有所抉择。

    “如果是小嫣的事,我的态度,两年前就已经明明白白跟你说清楚了。”

    沈括一开口,便堵住了陆臻接下来的话:“过去她没有想起来,我愿意抛弃一切和她重新开始,现在她想起来了,我更加不可能放她走。”

    漆黑的楼道里,陆臻和沈括遥遥对视着,他看到那男人眼底沉蕴着坚定的光。

    “不肯放她走。”陆臻嘴角扬了起来:“怎么,难不成你还要娶她?”

    沈括脸色冷了冷,没有说话。

    陆臻知道自己戳到了沈括痛处,继续说道:“沈括,你没有勇气娶她,对吗?”

    “她现在还小。”

    良久,沈括只说了这几个字。

    “是你自己心里清楚,不是她小,是你”

    剩下的话,陆臻没有说出来,到了他们这种程度,很多事情不需要说得太清楚。

    “沈括,我今天来,只是要知会你一声,我准备送小嫣出国了。”

    沈括的手蓦然握紧:“送她出国?”

    “对,送她出去深造,归期不定,或许三年四年,或许十年八年”

    “她全身心都放在她的演艺事业,她有自己的梦想,现在是正好的年纪,你送她出去‘深什么造’。”

    沈括压着嗓子,还保持着冷静,但显然怒气值已经上来了。

    陆臻从容地说:“我准备送她出去念经管,她现在做的事情,最多也就是个兴趣爱好,不能当成正经事业,我就她一个独女,未来的陆氏集团,应该由她来接管。”

    陆臻话音未落,沈括一拳挥来,猛地砸在了陆臻的脸上,打得他半张脸都麻木了。

    沈括攥着他的衣领,将他重重地抵靠在墙上,冷声说:“陆臻,我现在还记得,当年你离开家的时候说过的话。”

    陆臻脑子都被打懵了:“老子说什么了。”

    “你说‘谁他妈都别想操控老子的人生,老子闯自己的天下’,现在你的人生闯出来了,你要毁掉她的人生?”

    “毁掉她人生的不是我,是你,沈括。”

    陆臻戳着沈括的胸口,一字一顿说:“你敢娶她吗。”

    沈括情绪似乎也有点激动,拿出钥匙打开了房间门:“陆臻,你要是真敢这样做,老子现在就拿户口本跟她去登记结婚,从今以后,她归我管。”

    这几个字刚说出来,忽然,房间里的灯亮了。

    “surprise!”

    房间里,简瑶、叶迦淇、梁庭、钟恺、甚至连秦助理都来了他们聚集在已经被装饰过的客厅里,脸上挂着不怀好意的微笑。

    陆臻揉着脸从门外进来,不爽地喃了声:“你他妈下手也太狠了。”

    沈括愣了愣,立刻反应过来,这他妈居然是一个恶作剧!

    他环顾四周,看着墙上贴满了粉色气球和玫瑰,嘴角扯了扯:“是谁把老子的家搞成这样”

    梁庭指叶迦淇,叶迦淇指秦助理,秦助理指简瑶,一个推一个。

    最后,简瑶把躲在人后的陆嫣给拎了出来:“不是有话要说吗,怂什么,他还能把你吃了啊。”

    陆嫣弱弱地举了举手:“是我布置的,你不喜欢吗?”

    沈括眼底锋芒全敛,微笑着说:“当然喜欢。”

    众人:……

    你这他妈脸色也变得太快了吧!

    “今天,应该不是我的生日。”沈括横了陆臻一眼:“你们搞什么。”

    陆臻没好气地说:“你问问那丫头要干什么,老子先表明我的态度,我不支持。”

    简瑶一边检查着他的脸,一边嫌弃地说:“谁稀罕你支持。”

    沈括发现今天的陆嫣,打扮得比平日里要更加精细,穿了漂亮的白裙子,头发也精心侍弄过,发尾卷了起来,垂挂在肩头,鬓间一小撮挽到耳后,露出她白皙的鹅蛋脸。

    沈括望望她,又看看四周,心里忽然有了某种预想,竟有些不知所措。

    陆嫣紧张得牙齿都在打颤,她哆哆嗦嗦地走到他面前,手背在身后,紧紧地攥着一束盛开的璀璨热烈的玫瑰花。

    “沈括,我我”

    她结结巴巴“我”了老半天,哭丧着脸回头,求助地望向简瑶:“妈~~~”

    “这是你自己的终身大事,叫妈也没用。”

    陆嫣定了定心,将手里的花束拿出来,深呼吸,递给他——

    “沈括,我我想嫁给你,你愿意娶我吗?”

    听到这句话的沈括,心脏都快炸掉了,全身血液回流,脸颊“刷”的一下,红得透透的。

    几十年风云见惯,他何曾这般红过脸啊!

    “你说什么”他似乎不太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你说想干什么?”

    “我想嫁给你啊。”

    见他这样紧张,陆嫣反而不紧张了,她望着他,认真地说:“沈括,以后我会努力当好你的妻子,理解你,体贴你,疼你,爱你,所以你娶我吧,我会用自己的余生对你好。”

    就像男孩跟女孩求婚的时候说的誓词一样,她是真的在跟沈括求婚,特别真挚。

    沈括等了她二十年,每天都偷偷地关注她,却战战兢兢不敢靠近

    所以这个婚,应该由她来求,这样才公平。

    沈括脑子都懵了,他怎么可能拒绝,这一刻铺天盖地席卷而来的幸福感,已经快要把他这辈子装的逼都摧毁了。

    “陆嫣,你确定想要嫁给我吗,现在的我”

    说到底,他还是没自信。

    即便现代社会,许多成功男人会娶年纪小自己很多的女孩,权势和财富就是他们的筹码和自信。

    但是沈括做不到,不可能会有自信,就算他已经站在了无人可企及的位置,就算他拥有全世界,但只要他爱她,在意她,就不能会有自信。

    陆臻都快翻白眼了,咋咋呼呼道:“你行不行啊,我闺女话都说到这份上了,娶不娶就是一句话的事儿,你还真以为自己是小公主啊你。”

    简瑶捂住了他的嘴:“你别破坏气氛。”

    陆嫣知道沈括心里的犹豫,她微笑着望向他,说道:“沈括,我们早就已经定了,不是吗?”

    她永远不会忘记,那个阳光温暖的下午,沈括对她告白的时候的情景。

    鼓起勇气,下定决心。

    “或许你会遇到比我更好的人”她将他当初说过的话,念出来。

    “因为现在的沈括不是最好的沈括。”

    那时候,他的眸子里泛着何等笃定而自信的光芒——

    “但未来的沈括,绝不会让你失望。”

    她望着他,望着未来已来的沈括。

    他早已经熬过了迷茫与困顿交织的少年时期,但仍然没有失去努力、真挚与热忱。

    他还是她记忆里的那个意气风发的少年。

    陆嫣抱住了沈括的腰,将脸蛋贴在他平展紧致的胸膛里,柔声说——

    “沈括,我们早就已经定了,不是吗。”

    沈括呼吸很沉、很缓慢,他闭上了眼睛,单膝跪了下去。

    站在他对面的简瑶,清楚地看到,他眼睛红了。

    这是第二次。

    第一次是在陆嫣离开以后,江边堤坝,他跪在简瑶面前,抚着她凸起的小腹,腹中有他此生的挚爱,那一刻,情绪崩塌,他很绝望地哭过。

    第-->>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AD2

章节目录

AD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