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章 认可(1/2)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AD1
AD4
    “好了。”任星流大笔一挥, 一笔勾就最后的“友善”二字。

    随着他的动作,众人也渐渐回过神来。

    “好字!真是好字啊!”柯方颂站在桌子前,因为太惊讶, 一时竟有些词穷。

    墨水还没干, 他不敢把宣纸拿起来, 便微微前倾着身子,细细地端详着纸上的一笔一划。

    那几位书法爱好者也都尽数围了过来, 口中同样赞叹连连, 四个字的词不住地往外蹦。

    “苍劲稳健,天质自然。”

    “分间布白,远近宜均。”

    “一气呵成, 融会贯通。”

    “最难得的是,还既有法度又有新意。”

    越品越觉得字好, 大家于是又把视线转向任星流,不过此时眼神已经全然不同。

    尤其是柯方颂, 初时与他说话,还有几分长辈的客套,这会却是真真切切的热情,连称呼都变了:“小友,你这字练了多久?”

    任星流含糊道:“有些时日了。”

    “一定下了不少功夫吧?”柯方颂道。

    任星流:“是认真练了一阵子。”

    在大盛那会,大家都用毛笔,想学出点名堂, 可不得下点功夫。

    好在那时候名师也多, 他作为一代权臣, 愿意教他的人多了去了。

    所以前头他们夸他的字有法度传承,这点倒是说对了,他的字还真是高人指点过的。

    “真是难得啊。”柯方颂越发感慨, “这年头,能有你这般心志的年轻人不多了。”

    会写点毛笔字不算什么,关键是字里透出的一个人的秉性。

    柯方颂不是陵城人,对这边的圈子不了解,但纨绔子弟是见过不少的。先前见大家的反应,又听宋老话里话外的贬低,还以为任星流也是那些让人头痛的浪荡公子哥。

    不过见他态度谦逊,又有向好之心,才多说了几句。

    但这会,他却是彻底推翻了前面的想法。

    任星流这字力透纸背,浑然一体,既有古法传承,又有开阔意象。这不仅是下了功夫去练,还得有天赋有感悟。

    别说是纵情声色的公子哥,即使是到了他这个年纪的人,没有一定是历练与胸襟,都很难写出这样的气势。

    像是今日邀请他过来的这几位老爷子,练书法的年头都不少,论造诣,却是没一个比得上这年轻人。

    柯方颂对任星流是越看越喜欢,若说一开始站出来,主要还是想和事,这会却禁不住为他感到不平。

    便看向边上已经懵住的老者,道:“宋老,我看任小友字意豪迈,心性也很豁达,绝对不是什么乱七八糟的人,你既为人长者,有什么不快的,直说就是了,何必跟个小辈这么计较。”

    这话里的意思,却是暗指宋老心胸不如任星流,还有编排小辈的嫌疑。

    宋老一听,顿时脸都憋红了。他倒有心自辩,但前头话说得太满,这会多少有些尴尬。

    这还不算,柯方颂接着又看了宋承凯一眼,意有所指道,“真要说起来的话,我倒觉得,年轻人多跟任小友来往没什么不好。”

    宋老这下是真的差点把鼻子都给气歪了,但偏偏还不好反驳。

    他刚才维护孙子,对任星流极尽嫌弃,一副不屑与他为伍的样子。

    但实际的情况是,宋承凯刚来的时候就表现得不情不愿,接着又躲起来玩手机,连应付一下长辈都不肯。

    反倒是任星流,态度漂亮,字写得更漂亮。

    两相对比,高下立见。

    可不就显得宋老方才那话太护短,太狭隘了。

    宋老心胸确实不甚宽广,但要他承认是不可能承认的,当即一甩手,悻悻道:“不就是会写几个字……”

    这次不待柯方颂表态,其他人先不赞同了。

    “老宋,话不是这么说,星流这字可不只是会‘写’啊。”

    “可不是,我觉得柯老说得有道理,这字一看就知道是下了功夫的,光是这份心性,就很难得。”

    “看来星流说在修身养性,还真不是嘴上说说啊。”

    “说得对,别说年轻人,我觉得我们也应该多跟星流往来……星流,来,给你叔爷也写一幅。”

    “对对对,再写一幅,我也要。”

    几人说着说着又把任星流围了起来,又是研墨又是递笔,言语间更多了几分平素少有的亲和。

    宋老:“…………”

    别以为他不知道,他们就是想哄任星流继续写字!

    这些人也真是的,一把年纪了,见了几个好字就晕了头。

    可即使心中再不忿,有一点连宋老也不得不承认。

    任星流这字确实是好,由字可见,他怎么也得好好练上那么一段时间。

    这说明什么,说明他刚才说的不止是漂亮话,是真的在修身养性,宁静致远啊!

    再反观自己的孙子,这些日子天天耳提面命,愣是一点长进没有,今日还叫人看了笑话。

    宋老越想越气,终于没忍住,一巴掌拍到宋承凯脑门上:“丢人现眼!”

    宋承凯还沉浸在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的光辉里,冷不丁一巴掌抽下来,他都懵了,委屈道:“爷爷,我又做错什么了?”

    “你还敢问?”宋老一听更气,“啪啪”又是两掌,“明天起,你一天写二十张大字。”

    他说着指了指任星流方才写的字一眼,“就写这个,不写完不准出门。”

    “……???”宋承凯脸都绿了,但看到他爷爷吹胡子瞪眼睛的样子,又不敢反驳,只能含泪认下。

    宋老气得头顶冒烟,任老却是心潮澎湃。

    任老不了解书法,不知道任星流这手字得练多久。

    但他跟其他人一样惊讶,惊讶之余,更多的还是欣慰与感动。

    说实话,他不是没有后悔过当初太溺爱孙子,把孙子养成了这个心性。可任星流已经到了这个年纪,想再重新管教,实在难上加难。

    尤其这几年,任老每每为任星流收拾善后,是越发担忧。

    任星流其实并没有真的做过大奸大恶的事,只是心绪不稳,太容易受人唆摆,又气盛自负,听不下良言。

    但光这一点,将来进了公司,就够让那帮股东吞得骨头都不剩。

    再就是,随着孩子长大,再闯祸就不能用不懂事遮掩过去了。

    任老狠不下心责怪孙子,却也不免感到脸面无光。

    任老没想到,有朝一日,居然能听到这么多人夸赞任星流,何况还是他的这些老朋友。

    要知道,这些个,可都是些吃过见过,眼高于顶的人物。

    他们各自家里的小辈,有出息的不少,大家平时听了,也就是一句“不错”。

  &nbs-->>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AD2

章节目录

AD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