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九章奈何桥边不能忘记的味道(1/2)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AD1
AD4
    娜哈靠在哥哥腿边上,看着哥哥将挤出来的沙葱水倒进牛肉馅料里,偷偷捏了一些馅料吃了下去,立刻就愉快的闭上了眼睛。

    云初在她再次伸出来的小手上拍了一下,手上捏包子的速度更快了,不一会,两个芦苇盖帘上就蹲满了肥胖的包子。

    看着水开了,云初就把芦苇盖帘放进铁锅里,盖上盖子之后,就把娜哈放在腿上烧火。

    娜哈的小屁股冰凉,云初想了想,就把自己的短裤找出来给她穿上。

    很不错,云初的短裤穿在娜哈的身上,正好是一条肥肥大大的七分裤,正适合夏天穿。

    云初的包子正在上汽的时候,不远处的军寨燃起了冲天大火,看样子折冲府校尉已经决定抛弃这座不怎么坚固的军寨,准备全军进城了。

    哑巴马夫背着好多东西远远地看了正在烧火的云初,没有叫唤,跟痨病鬼更夫一前一后的向龟兹城走去。

    地平线的尽头已经有一股烽烟直挺挺的直上云霄,龟兹城头不断响起鼙鼓,响起长号,响起铜锣。

    每一种响动都在催促人们尽快进城,而地平线上出现的狼烟,则说明突厥人的大军已经出现在了视线可及的范围内了。

    如果可能的话,云初一点都不想进那座注定要成为血肉磨坊的城池,现在,他没有选择了,因为,东南西北四个方向都出现了狼烟。

    两万帐突厥人是一个什么概念呢?

    唐人将领一般听到这个数字,就会下意识的认为对面突厥人的控弦之士有十万众。

    这是一个非常非常严重的事情,自从李靖突袭了颉利的王帐,击败了金狼军,突厥人就很少有如此大规模的聚集了。

    如此大规模的聚集,就是为了一个小小的龟兹城?云初怎么想都想不通。

    要知道想要让本来就分散生活的突厥人突然聚集起来,就已经是一件非常困难的事情了。

    十万众,后面一定还有上百万的牛羊跟着,如此庞大的迁徙群? 会把一路上所有能吃的粮食,以及草都吃光。

    牧人的生活是极为有规律的? 春夏牧场? 秋冬牧场? 一样都不能缺? 牛羊吃什么样的草,吃多少天的草才能长膘? 也是有规矩的。

    如此规模的聚集,绝对会打破牛羊的生长规律? 一旦到了冬天来临之前,牛羊贴不上秋膘? 那么? 一旦大雪降临,肥膘不够的牛羊就会大片,大片的死去。

    等到春天……就该牧民被饿死了。

    所以? 阿史那贺鲁此行的目的到底是什么? 云初觉得应该好好地思考一下。

    灶眼里的火很猛? 锅盖位置就开始猛烈地冒气,云初用水打湿麻布? 将锅盖包围起来? 免得锅里面的正气不足? 蒸不好一锅包子。

    娜哈想要去碰那些白色的蒸汽,被云初打掉了手? 它有些恼怒想要离开? 又舍不得哥哥说的美味? 就发狠用嘴咬住哥哥的胳膊。

    阿史那贺鲁的发迹史是跟太宗皇帝分不开的? 这个逃难的特勤之子? 在长安生活了十年之后,获得了太宗皇帝的赏识,认为这个孩子已经成了大唐人,就给他封了一个瑶池大都督的官,还把唐军俘获的两千帐突厥人赏赐给了他,命他驻守庭州,觉得这样一来,天山以北的地方就应该从此安然无事了。

    现在看来,阿史那贺鲁确实很尊敬太宗皇帝,是一个很有情谊的人。

    所以,他的反叛,是在太宗皇帝死后才进行的。

    两千帐突厥人,如今发展到了两万帐,一个小小的瑶池都督府,如何能满足他的权力欲望呢?

    就像云初面前的铁锅,里面的蒸汽多了之后,就把沉重的柳木锅盖掀的噗噗作响。

    “哥哥,锅里面有妖怪。”

    娜哈还是很想去触摸一下那些看起来很漂亮的白气,觉得白气包围着自己的小手一定很好看,就假模假样的跟云初说怪话。

    “阿史那贺鲁是来毁掉龟兹,于阗这两座城池的,同时还想把围绕着这两座城池生活的胡人驱散,把天山以南人为的弄成一片无人区,好保证自己天山以北的老窝的安全……他甚至不想跟唐人结下血海深仇,只想安安稳稳的在天山以北的地方当自己的土王。”

    云初觉得这个可能性很大,一旦天山以南成了无人区,大唐军队再想奔袭天山以北就难了,毕竟,西域一年中短暂的春夏秋不足以让大唐军队从长安走到天山以北。

    漫长的冬天,浩瀚的戈壁,自然会让唐人的兵马停下前进的脚步。

    贺鲁是这样的,就是不知道刚刚当上皇帝的李治是不是也这样想。

    云初觉得自己好像把事情给想通了,锅里的包子也就应该熟了。

&n-->>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AD2

章节目录

AD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