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五十九回:久违謦欬(1/2)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AD1
AD4
    谢辙他们遇到了一位十分特别的熟人。

    “是你?!”寒觞的反应比谁都快,“你怎么在这里?呃,莫非,是这座城要发生什么事吗……”他的语气很快变得不安。

    “自雪山阔别后,我们的确是很久没见了。但……正如寒觞所言,你为何来到此处?”

    要认出这位老朋友可太容易了。街上绝对不会有谁随随便便戴着半副青铜的面具,这未免也太惹人注目。不过他似乎施加了什么障眼法,寻常人等是绝不能看到那张面具的。何况这艾绿的发色,若不加修饰,也会被人当做妖怪呢。

    虽然晓本来就是。

    “这是什么话?”他笑了一下,“怎么,我就不能专程来找你们?听你俩这语气,我像个灾星似的,走哪儿哪儿出事。你们倒也不难找,现在可是大名人,打听起来并不困难。”

    “我还以为您自个儿知道我们在哪儿呢。”寒觞开着玩笑。

    “那倒未必。我还未取得我的真身,它还躺在雪砚谷呢。”

    谢辙感到迷惑:“可一路上也并没有什么人注意到我们……我想,我们当是低调的。”

    “啊,那是自然。你应该还记得,你体质特殊,并不那么惹人注意。但即便如此,还是有很多门道能打听你们的消息,毕竟在暗中依然有不少人注意你们。呀,别紧张,并不都是坏人哦。”

    寒觞耸耸肩:“你这话说的,不知道的真以为我们有多大功绩。”

    “不大么?那可是邪神摩睺罗迦。”

    “你的消息可真灵通啊。”

    “那是自然。即便没有镜体,我也能打探到许多消息,何况这一条已是江湖皆知了。”

    “但我们还是什么都没做成。”谢辙无奈地摇头道,“十恶祸世,红尘间暗潮涌动,敌暗我明,无头苍蝇般四处乱撞,却不知该做些什么,能做些什么。就连……”

    “就连找人也找不到。”寒觞轻飘飘地提了一句。

    于是大家都看向他。他显得那样无所谓,但他们都知道,寒觞心里最不是滋味。

    “令妹……罢了,有些话,我便也不多打听。但你放心,”晓宽慰道,“我在来时便听说有人见过一只白色的狐妖,以人类的姿态行走江湖。虽不知是不是问萤,但我已经派人去打探。我们相处过一段时日,我亦将她视作妹妹看待。”

    “……她若没事便好。不过,你下了山,家中的老人——”

    “过会儿给你解释吧。不过不用担心,老人家平平安安。她称自己能照顾好自己。”

    寒觞苦笑了一下。他本以为,自己听到妹妹的消息会更激动些,但并非如此。从没有神力的云外镜付丧神口中听到这话,寒觞依然没有什么实感。就当是对方安慰自己,他还能更好受一些。晓紧接着将目光挪到另一人身上,笑着说道:

    “这便是你说的与你妹妹相仿的姑娘了。”

    “啊,呃……您、您好!”

    聆鹓有些不知所措。她坐在桌角,对这个突然打断饭局的陌生人感到困惑。可看样子,两位朋友与这戴着一小片面具的怪人是认识的,还很熟。她先前只是听着,也并不敢插话,直到晓对她正式打招呼时才敢回应。

    “这是我们……在寒觞老家认识的。你知道,我与你说过。”

    谢辙有些尴尬地介绍起来,聆鹓抿嘴笑着,她其实早就想到了。晓与她亲切地聊了几句,不外乎夸赞她的可爱聪慧。虽然话很客套,不过就当他是发自真心罢,反正也没有说错。直到最后,晓才幽幽地叹了口气,用不高的音量说:

    “我算是知道为何你会觉得她们相似了。我本想说,叶姑娘似乎比问萤腼腆些。可最初我与问萤相识时,她也是这般放不开的。不过只要熟络了,想必都是活泼的好姑娘。”

    是没说错,三人都笑起来,唯独聆鹓有些不好意思。寒暄已经结束,就该切入正题了,毕竟晓费尽力气找到他们,可不是来打声招呼就准备走的。实际上若不是时间紧张,晓还能再与聆鹓姑娘唠上好一阵呢。他觉得很有趣,因为他逗叶姑娘玩的时候,谢辙的表情有些复杂。他很少这样,或者说,他很少有表情,更别提这么精彩的了。虽然对很多与他不熟的人来说,他的表情几乎没有什么变化。不过细心的人总能发现他与以往有所不同的……

    倒也不是生气,就是——挺“别扭”的。

    “好了好了,不招惹你们了。言归正传——”

    晓终于严肃起来,那又有点活泼又有点死气沉沉的矛盾的气氛可算是结束了。这-->>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AD2

章节目录

AD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