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章 三章合一(1/2)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AD1
AD4
    何熙就知道何国强会来。

    倒不是对她关心,  要知道,本来的何晴晴是晕死在路上的,如果不是她穿来,  已经死了。

    可这些天,何国强有过任何关怀吗?

    他是觉得惊诧自己居然出现在这里,  来质问的。

    果不其然,  一开门,何国强严肃着一张脸,劈头盖脸的问:“我还猜了半天,  不敢相信,  原来真的是你?”

    他现在真是一肚子的惊疑,推开何熙大步走进了屋子里,  :“你怎么住在这儿?真是海州厂的房间,  你是什么身份?”

    何熙力气是没有何国大的,  所以也没拦着,  不过她扭头也没把门关严实,而是留了条缝隙。

    这才扭头回答:“你都找来了,不是知道了吗?”

    何国强的确知道,他回屋就翻了这次参赛名单,找到了海州厂那一栏。

    上面倒是有几个女孩名字,  顾问何熙,铣工张慧丽、余芳华。第一感觉他就知道应该是何熙。

    可他不能相信,这上面可是写着顾问。

    顾问是什么人都能当的吗?就算海州厂水平一般,也得是位教授吧,何晴晴是个初中毕业生!

    何国强盯着她看了一眼说:“对啊,  知道才震惊呢,  你能当顾问?老实交代,  你到底干了什么?”

    何熙都听不懂了:“我能干什么?”

    何国强说道:“从你回到张庄镇到现在也就是两个多月时间,你天大的本事能当顾问?我是你爸爸,你老实说,你干了什么不要脸的事儿!

    何熙简直就是震惊!

    她以为何国强是怕她来告状,才来质问她的。

    谁能想到,亲爸爸居然能问出这样的话!

    这是什么意思,他怀疑自己的亲生女儿卖身吗?!

    何熙真没想到,何国强这样的丧心病狂:“你出去,这是当爸爸的人说的话吗?我没话跟你聊。”

    何国强却并不觉得自己有任何问题,他按着自己的思路问:“你当我傻子,如果不是这样,你有什么本事站在这儿,凭你初中毕业,海州厂再烂,也不可能用你的!”

    “还有,我被告也是你干的吧,我说怎么这种事情这么快就落实了,原来有这层因素!”

    他简直疯狂,甚至猜了起来:“这人不是徐海信,他在部委里面没这个本事!到底是谁?”

    何熙都气笑了,不为自己,她又不是何国强亲生的,有什么好生气的,她为的是死去的何晴晴。

    “你是当爸爸的吗?别人恨不得维护自己女儿的名声,就算何晴晴不是你期盼的养大的,她也流着你的血?你怎么能这么糟蹋她?“

    何熙用的是第三人称,但在这个时候,何国强没有感到任何的不适。

    他以为何熙是气坏了。

    可他有自己的理由:“那也要你行的正坐得直。否则,我当爸爸的怎么会无缘无故的怀疑你!“

    何熙直接骂他:“你是自己行不正坐不直,以为别人都跟你一样,靠着美色□□上位!我没你那么无耻,也没你那么下作!”

    何国强哪里想到何熙这么言辞犀利,他那点里子面子这会儿是全部没有了,他倒不是觉得自己错了,而是恼羞成怒,指着何熙就骂了起来:“早知如此,我当初就不该生你。”

    何熙言语更加犀利:“那你应该反思一下自己,为什么明明有这样攀龙附凤的大志向,不好好的守身如玉做个入赘女婿就行了,偏偏还要跟我妈结婚。不是因为你好色,你控制不止自己吗?”

    “你还不如那些真攀龙附凤的呢,人家起码知道,自己的志向是什么,不糟蹋无辜的人。而你呢,为了自己的私欲,耽误了我妈一生,是什么东西!”

    何国强只觉得心头怒火熊熊燃烧,却偏偏一句话都说不出来,瞪着何熙:“好!好!“

    “你这么辱骂你的爸爸,行啊,那我就告诉你,我的确从来没喜欢你妈,也不喜欢你。如果可以的话,我一定不会选择你出生!既然名字都改了,连姓也改了吧,我们何家不要你!“

    这如果真的是何晴晴的话,肯定会伤心的。

    但是对于何熙来说,她又有什么呢,她笑着说:“我是挺恶心你这个何字的,但是我的姓跟你没关系。我非但不会改,我就这个名字了,我要让全行业的人都知道我何熙,还知道我是谁。”

    “你不是说我没本事吗?你不是想通过这次比赛重新获得信任吗?何国强,我一定会赢的,我就要所有人知道,我,何熙,就是你抛妻弃子的那个子。我何熙,就是你为了前途不择手段的证据。我何熙,一定会走到行业的顶端,我站在那儿,就是活生生的证据,你对不住李红梅,你没良心没道德,你这辈子别想翻身了!”

    “我真感谢你,前面二十年努力,让行业里所有人都知道何国强的大名。也感谢用于当小三的方美云,一家两代努力了几十年,有了这么大的名声!”

    何国强是万万没想过何熙是这个反应。

    她真有本事?还是靠山真有这个本事?

    这都不重要了。

    重要的是何熙话里他的结局!

    行业就这么大,他不是没名气的人,如果真的让何熙成名了,那这一切都是真的。

    何熙越风光,他就越耻辱,他后半辈子不要见人了。

    哦对,方家恐怕也会受到牵连,他们就是这个行业的笑话。

    何国强眼神顿时冷了下来,如果刚刚他还怒斥过何熙,那是因为他在摆当爸爸的架子。

    但现在,他是真的把何熙当对手了。

    他很严肃又认真地说:“你想多了!就算你背后有人,但我告诉你,大比武不是闹着玩的,我劝你别走捷径,否则难看的是你!”

    他说完,就打开门拂袖而去。

    何熙一点都没意外,两个人会有这样的针锋相对。她知道,她可以伏低做小,叫声爸爸,将何国强哄走。

    但她不愿。

    她又不是没实力,她已经站在全国行业大比武的平台上了,她干嘛还要考虑这些。

    何熙直接去关门,准备等会去找徐海信,跟着他一起去办专利的事儿。没想到,刚到门口,就瞧见对面屋子的房门开了,徐海信出现在门口。

    他冲着何熙说:“东西收拾好了吗?走吧。”

    何熙就嗯了一声:“在屋子里,我拿上。”

    等着她拿了东西出来,徐海信已经等在走廊里,瞧见她跟上,就直接往楼下走去。他一路无话,是少有的安静。

    何熙想了想,就觉得八成是屋子不隔音,徐海信听到了什么。

    果不其然,等着出了招待所,往公交站走,徐海信才说话了:“刚刚何国强过来,我听到声音了。怎么回事?”

    显然这是让何熙自己交代。

    何熙也没客气,直接说:“那我就不瞒您了,何国强是我血缘上的父亲。我就是那个抛妻弃子的子。不过我没骗您,我的确是在江城厂待了两年,不过不是当工人,而是我妈去世了,我舅舅想着给我找个出路,把我送到了何国强那里,他让我当了两年小保姆。”

    有些事情大家都传开了,譬如何国强出轨。

    可有些细节是没人知道的,譬如何熙十八年没见亲爸爸,却当了小保姆。

    徐海信本就是风风火火的性子,这会儿沉默不过是在想何熙的事情,现在可沉默不下去了。

    他直接停在了马路上,不敢置信:“保姆?”

    何熙点点头:“对,保姆。就是洗衣做饭买菜收拾家这种。本来这样我也想继续待下去的,可是后妈给我介绍了个残疾人,我不是歧视,但真的不想嫁,就偷跑回来了。”

    徐海信这会儿的眉头都已经皱成疙瘩了:“这不是混账吗?方美云给你介绍,他不管吗?”

    何熙说:“如果我不反抗就不管。我反抗了当没事。”

    徐海信直接骂起来了:“就这样的人,怎么还能当父亲!什么东西!这就是没有人性!”

    不过,徐海信虽然愤怒,可也是有疑问的:“你当了两年小保姆,这些本事是哪里学的?我记得你是初中学历?”

    这是何熙好久之前就料到的,何晴晴本身学历不高,年纪又轻,履历干净,她的这份本事拿出来,怎么都不会合理。

    何熙原先是打了个地域差,说她在江城厂待了两年,但现在,身世明了这个原因也不可信了。

    好在她早就想好了:“何国强家对门,住了位八十多岁的老爷子,他儿子牺牲了,老伴去世了,自己一个人生活。”

    “我在何家做保姆,经常看他吃力的买菜做饭,就买菜的时候帮他买一些,洗衣服的时候帮他洗一洗,一天去一趟帮他打扫一下卫生,做顿饭。”

    “老爷子人很好,就劝我说不能刚做保姆,拿了书给我看,让我学习。我就跟着他学了两年。”

    徐海信立刻问:“他叫什么名字?”

    “胡广熙!”

    何熙没骗人,何国强住的是家属院,对门的确住的是退休下来的高工胡广熙。何晴晴也的确帮他做饭洗衣服,胡广熙很喜欢何晴晴,劝过她读书。

    倒是徐海信听了这个名字,忍不住惊呼一声:“胡广熙!古月胡,天地广阔的广,日月明亮的熙!”

    何熙点点头:“是!”

    “怪不得!怪不得!我说你年纪轻轻这么厉害?如果是胡广熙,那我就理解了。你这位老师可真是了不得啊!”

    一提起胡广熙,徐海信都忍不住侃侃而谈:“你知道方美云的爸爸方建华为什么出名吗?”

    何熙自然知道:“建国初,顶着压力攻克了小型柴油机项目。”

    徐海信立刻点头:“是,但方建华只是项目的领导者,真正的功臣,是你的老师胡广熙啊!”

    何熙也没想到,自己找了个理由,没想到找的这么巧。

    她在心里忍不住跟胡广熙道歉:老爷爷,我不是故意的,我一定不会辱没您的名声。

    可她显然太小看自己的运气了,徐海信接着说:“你是胡广熙的徒弟,这专利的事儿也好说了。你知道今天我们见得是谁吗?”

    何熙眨眨眼。

    徐海信就笑了:“看样子你老师什么都没跟你说,也是,老人家高风亮节,当年这么大的功劳都可以让出去,怎么可能在意这些事呢?!”

    “见得是我的老同学,美丽国大使馆的参赞葛天望,但你不知道的是,他的父亲葛长亮是你老师的弟子。闹了半天,都是一家人!”

    这简直有点太巧合了。

    徐海信本来也是担忧何熙,哪里想到,这丫头吉人自有天相,他是很欣赏何熙的,这会儿也替她高兴起来:“走吧,去看看你师侄!”

    何熙:……

    不过徐海信说的是真的。

    虽然葛天望本来就要帮忙的,可原本的何熙来路不明,有着惊人的才华,葛天望还是很慎重的。

    结果等着这次过去,徐海信将何熙的身份背景一说,葛天望第一重顾虑就没有了——一是何熙说胡广熙对得上,二是何国强的事儿大家也都有所耳闻。

    而且何熙将要申报的专利资料拿出来,他再一看居然是关于转子发动机的,就更没什么好顾虑的。

    葛天望的爸爸就是机械部的领导,他还是对这个行业很熟悉的。

    夏国的确前几年上过转子发动机,不过大家试了试就发现——国外几乎所有的内燃机厂都放弃研究转子发动机是有原因的。

    同样的缸径,四冲程发动机做功一次,而转子发动机可以做功三次,的确输出马力大,但搁不住它油耗高,零部件磨损严重,很难维修。

    夏国在造了一批转子发动机卡车,上路实验后,就彻底放弃了。

    现在何熙拿出来的是这方面的专利,显然不会泄露国家的秘密,他没有什么怀疑的,直接点了头:“你把资料留下吧,到时候会有审查,通过就没什么问题了。”

    当然,谈完了正事,他还问了问胡广熙:“老爷子怎么样了,我爸前两天还提了恩师呢。”

    还好何熙有记忆,笑着说:“还是那个样,早上六点雷打不动起床练太极,然后吃一碗稀饭一个素包子,早上时间都在看书,十一点半吃午饭,一般都是炖豆腐或者土豆,下午午睡醒了就出去跟院子里的朋友下下棋,晚饭吃的不多,早早就睡了。”

    葛天望点点头:“我小时候跟着爸爸去过几次胡老家,都这么多年了,胡老还是这个作息。我正好可以告诉我爸,也免了他担心了。”

    等着出了门,连徐海信都说:“真没想到,这事儿办的这么顺利。”

    当然,他也是有疑问的:“转子发动机现在就樱花国在研发,而且没什么成果,你申请的这个专利咱们也用不上啊?”

    他其实也是为何熙考虑:“这一套操作下来,费用那么高,不太合算。”

    何熙自然有自己的道理:“就是因为小众才申请的,您放心吧,我不会赔的,我要拿它换条生产线!”

    徐海信都愣了。

    饶是他已经见识过何熙的厉害,这会儿也不怎么信:“生产线?什么生产线?”

    何熙就不能细说了:“到时候您就知道了。我保证有好处先考虑海州厂。”

    徐海信直接笑了起来,说了他这辈子最打脸的一句话:“何熙啊,我知道你厉害,但这个玩笑你开大了,你看看我们引进ts1号费多大劲儿,你一个专利就顶一条生产线?我谢谢你考虑海州厂,但不可能!”

    何熙也不在意,笑笑不解释了。

    反正拿回来就知道了。

    不过,等着往回走的时候,徐海信专门叮嘱何熙:“何国强是你爸的事儿,还是提前告诉大家吧,否则都在一个赛场,早晚也要知道。我看他心思不正,不要被他打个措手不及。”

    何熙也是这么想的。

    一晚上休整后,第二天大比武正式开始。

    按着会务流程,大比武共分为两天,第一天是技术考核,分为上下两场,上午是理论知识考核,下午是动手能力考核。第二天是产品考核。

    不过在上午开始前,有一个简短-->>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AD2

章节目录

AD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