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4章 认亲(1/2)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AD1
AD4
    七月里,烈日当空,蝉声愈燥。

    柔嘉这几日总是格外昏沉,不知不觉便靠在窗边睡着了。

    自那晚之后,他便变得格外爱扰人,睡前总是要抱着她反复折腾一通。

    虽则没有实质的接触,但每每被他捉弄到欲哭无泪的时候,柔嘉都恨不得让他直接开始算了,也能少一些折磨。

    但她到底面皮薄,怎么都开不了口,便只好咬着唇,由着他捉弄。

    也不知是不是小日子快来了,她最近总觉得胸口微微发胀,小腹隐隐发坠,连身体都沉重了许多。

    她想找徐慎之问问,但徐慎之挨了罚,被打了一顿板子,好几日没上值,给她请平安脉的换成了另一位头发花白的老太医,请完脉一句闲话也不多说。

    她一问,翻来覆去都是那几套老生常谈的说辞,柔嘉便也住了口。

    没几日,舅舅回京的消息一传来,柔嘉暂且压了压心底的疑虑,食不下咽,寝不安席,急切的想见舅舅一面。

    宫外

    一辆马车疾驰地驶在羊肠小径上,坐在马车里的是一个略显沧桑的老翁,那老翁虽坐在马车里,但脚踝上却带着锁链,看着格外古怪。

    江怀攥着手中的信,忽有些近乡情怯,又觉得天意弄人。

    此次去找那营妓,他们顺着那营妓当年留下的户籍从她老家开始查找,好不容易在一处花楼里找到了现在已经是老鸨的那营妓。

    可还没来得及盘问,一只暗箭便不知从哪里射了出来,将那半老徐娘一箭穿喉。

    且先不说那营妓知不知道,但这一箭穿喉无意是把他最后一点希望也破灭了。

    放冷箭的人消失的无影无踪,江怀顶着周围人或审视,或怀疑的目光苦笑了一声,只觉得有口难辩。

    可不多时,他却接到了皇帝的来信,信上并没有像往常一般对此事怀疑,反倒心平气和地叫了他回去。

    江怀攥着这来信,一路上忧心忡忡。

    马车进了宫,入了太极殿,皇帝却并没像上次一般冷言冷语。

    眼眉一低,看到他脚上带着的沉重的镣铐,萧凛眉头微皱:“来人,把秦大人的镣铐解开。”

    秦大人。

    这话一启,江怀猛然抬头,怪不得萧凛突然叫了他回来,又待他突然客气了些。

    沉默了片刻,江怀才干涩地开口:“陛下是何时知道的?”

    “前不久。”萧凛声音低沉。

    那日发现了一些端倪之后他又让人去查江怀的牙牌,才最终确定江怀就是当年的秦宣。

    舅舅成了爹爹,到底是什么原因?

    沉重的锁链一打开,又换了身衣服,江怀看起来才不那么狼狈。

    萧凛又吩咐人给他拿了套干净的衣服换上后,才定定地开口:“秦大人,她很想你,这几日吃不好也睡不好,你先去见见她,当年的事我们稍后再议。”

    皇帝叫的这般亲密,江怀瞬间就明白了他口中的“她”说的是谁。

    他视线朝那太极殿深处的朱门看去,心里无限的悲怆。

    又是这里,当年他的夫人就是这样被困在了深宫里,如今,他的女儿又要重蹈覆辙了吗?

    一步步穿过盘龙柱,绕过水晶帘,每走过一步,江怀心上便扎了一刀,脚步也愈发沉重。

    他真的恨不得直接冲进去把人带走。

    可是他不能。

    他的冤情还没洗刷,他不能让女儿继续背负着罪名。

    江怀站在门口深深吸了口气,又攥紧了拳,才控制住自己。

    柔嘉坐在殿里,心里亦是乱成一团麻。

    她父亲早逝,这些年一直是舅舅在陪着她,教导她。

    她既想见舅舅,又生怕被他看见如今被关在太极殿里做了别人禁.脔的模样。

    当大门被宫人缓缓推开的时候,柔嘉看着他沟壑纵横的脸庞,声音几近哽咽,一把扑了进去:“舅舅!”

    江怀抱着她颤抖的双肩,粗糙的双手几乎不敢落下去:“雪浓,你还好吗?”

    “我……我很好。”柔嘉泪如泉源,吸了吸鼻子,才颤抖着眼神打量着他,“舅舅,你身体还好吗,你的旧伤有没有犯,你的咳疾有没有加重,雪浓真的很想你,雪浓一直在等你回来……”

    “舅舅也很想雪浓,你写的信舅舅都收到了,你做的香包舅舅也用上了,舅舅好了很多。”江怀摸着她的脸颊,再环视了一眼这富丽堂皇的太极殿,只觉得心痛无比,“他对你好吗?”

    柔嘉眼泪瞬间刹住,她点了点头,又摇了摇头,没有直接回答,只是突然扑进了他大哭:“舅舅,我想走,你带我走好不好?”

    江怀拍着她的肩,老泪纵横:“好,舅舅这回一定带你走,舅舅不会再让你像你母亲一样。”

    “我相信舅舅,雪浓一直都相信舅舅。”柔嘉抱着他哭的难以自抑,“那舅舅这次有查到真相吗,当年到底是怎么回事?”

    一提到旧案,江怀长叹了一声,摸了摸她的头:“舅舅已经猜到了,只是还有一个疑点需要解释,舅舅会跟他说清楚,雪浓你不要担心。”

    舅舅一脸笃定,柔嘉本该高兴的,可她一看见舅舅脸上的风霜,强忍住的眼泪又忍不住掉了下来,抱着他哭了许久。

    张德胜看着日头一点点偏西,虽是不忍,还是不得不出言打断:“江大人,公主,来日方长,陛下还在外面等着呢。”

    正事要紧,江怀心疼地抹了抹她眼角的泪:“雪浓放心,舅舅一定会带你走。”

    柔嘉生怕他又出事,抓住他的袖子不肯放手:“舅舅,我想跟你一起出去……”

    但此事牵扯到旧事,江怀不愿让她再背上上一代包袱,忍着不舍将她的手拉下:“雪浓,再给舅舅一点时间,舅舅会把当年的事一件一件跟你解释清楚。”

    当年的事……

    难不成舅舅还有什么瞒着她吗?

    柔嘉哭红了眼不放手,可江怀硬了心肠还是将她的手拿开:“雪浓再等一等。”

    “舅舅!”

    大门重新关上,柔嘉站在里侧,看着舅舅的背影心里忽然一阵阵地发紧。

    平复了许久,她一低头,看见了一个舅舅掉落在门边的印章,将欲掉落的眼泪忽然悬在了眼眶里。

    这不是当初她在庐州时帮二娘修补过的那个印章,怎么会出现在舅舅身上?

    柔嘉擦了擦泪,颤抖着手将那印章捡了起来。

    难不成二娘当初说的那个从河里救上来的重伤之人是舅舅?

    可这印章分明又是父亲的手笔。

    舅舅,父亲……

    柔嘉手腕一抖,脑海中长久以来的奇怪感觉豁然开朗——

    她难以置信地看着那佝偻的背影,鼻尖一酸,想冲上去抱住他,想彻底问个清楚。

    可是她刚跑出去几步,想起舅舅说还需要时间,又不得不停下了步。

    那背影一点点消失,柔嘉到底还是忍不住,强忍下了泪,小心地抱着膝躲在了屏风后面。

    江怀一步步走出去,当看到那个与先帝相似的背影时,沉寂了多年的悲痛忽然又被唤醒。

    他身形一晃,差点站不稳,一瞬间气血上头他恨不得冲上去杀了这个凌.辱囚.禁他女儿的人!

    可他只是脸上稍稍有了些不恭,御前的侍卫便齐刷刷地盯紧了他,攥紧了手中的刀。

    萧凛大约也发觉了他的怒火,眼神一低,制止了那侍卫,仍是颇为客气地赐座:“给秦大人搬把椅子来。”

    江怀却并不领情,冷冷地拒绝:“不必,罪臣习惯站着,受不起这御赐的椅子。”

    他声音不甚恭敬,萧凛倒也不恼,只是掀了掀眼皮:“那看来秦大人是查出了证据了?”

    营妓被暗.杀的事信中不是已然通禀过了吗,他如今又装作不知,不过是想给他个下马威罢了。

    江怀攥着拳,不得已,还是吐出了几个字:“尚未。”

    虽然几经摧折,但他身板还是挺的刚直,

    萧凛不由得对这位曾经清风朗月的大理寺主簿微微侧目:“既是尚未,那秦大人又为何这般语气,难不成有什么猜想了?”

    的确是有。

    但当着一个晚辈的面,让他把隐忍蛰伏了这么多年的心酸苦楚一一道来,江怀沉默地站着,半晌也未出声。

    萧凛扫了一眼,挥退了侍候在一旁的侍卫。

    室内一时间极为安静,只留了张德胜在。

    萧凛端坐上面,睥睨着下面的人:“现在秦大人可以开口了吗?朕倒是着实很好奇,当年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他顿了顿,目光忽转:“尤其是,秦大人又为何成了江大人?”

    江怀被这锐利的眼神盯着,不由得抓紧了手心。

    为何?

    若不是逼不得已,谁也放弃自己的姓名呢。

    良久,江怀移开了眼,只是苦笑了一声:“当年?大抵是造化弄人吧。”

    他长长叹息了一声,才动了动干裂的唇,将隐忍了这么多年的悲痛和凄苦一一道来:“当年我只是一个大理寺主簿,一个从七品的小官,因为一桩案子不肯按照白家的意愿处处被针对,机缘巧合之下入了前来巡视的先帝的眼。当时庐州突发水灾,明明已经拨了灾银,但百姓还是民不聊生,先帝便派我以巡防之名暗中查探。

    我在庐州待了快一月,终于查到了那灾银原来是被白家私吞了。凭借着从前在白家当过门客的交情,我从熟人手里偷来了账簿,准备连夜回京复命。可谁知,我都已经上了船,即将渡河的时候却被突然冲出来的白家人围堵截杀!我寡不敌众,身中数刀,面目尽毁被丢入了河中。当时被冰冷的河水冲刷着,我原本以为自己已经要死了,幸好天不亡我,我侥幸被一个乘船路过的当铺老板捡了回去,才保住了一命。

    受伤太重,我躺了很久才清醒过来,可那帮人下手极重,我嗓子毁了不能说话,手筋被挑断,又没法执笔,只能一日日地躺在床上当一个废人,没法给亲人报信。等我身体稍好,终于能开口的时候,却听见我的夫人成了先帝最受宠的贵妃,我的女儿受封公主的消息!一夕之间妻离子散,我当时如遭雷劈……”

    江怀情绪一激动,忍不住咳嗽了几声。

    柔嘉躲在屏风后,亲耳听到这一切,眼泪瞬间涌了出来。

    果然,从来都没有什么舅舅,陪在她们母女身边的,一直都是她的爹爹!

    怪不得他从小便对她这么好,怪不得她出了事,舅舅宁愿冒着被发现的风险也要去救她……

    柔嘉死死咬住唇,隔着一道屏风看着前面那朦胧的人,心里又酸又胀,拿帕子把嘴捂的严严实实的才没哭出声。

    坐在上面的萧凛也顿了顿,示意张德胜递了盏茶水过去。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AD2

章节目录

AD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