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6章 女孩子的心你猜不透(1/2)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AD1
AD4
    如同蚁穴般隐藏于‘光明城’地下的黑市,因为联邦总部雷霆般地清剿,各个隐藏在地面之上的入口和据点都被扒开,就这么赤/裸/裸地浮现在阳光之下,仿佛一切阴霾和黑暗都被一扫而空。

    元幼杉一路上看到了好几个被清空的据点处,空洞洞的大门口深处,是连接着地下黑市的长廊,从外向里看仿佛是巨兽的深渊巨口;

    然而离奇的是,流言中被处刑者总部一锅端了的这些入口,到现在都有说笑着进进出出的男女,勾肩搭背吆五喝六,仿佛一点都没被传说中‘异形者’出没影响。

    这让元幼杉不由怀疑最近流言的真实性。

    她走到当初进入黑市的那条巷子,巷口处标记的眼球图纹仍然刻印着,刚一拐弯儿,她就猛然顿住脚步,身体又缩回了墙壁后面。

    巷里的入口传出隐隐约约的人声,她刚刚一眼扫到两三个人影,都穿着处刑者的制服罩衫,其中就有她很眼熟的人。

    “什么声音?徐哥你听到了吗,刚刚好像有什么动静……”

    “吓唬谁呢,什么都没有啊,外面那么吵嚷你能听见啥,赶紧过来给我搭把手!”

    “……”

    元幼杉呼出一口气,心跳有点快。

    她怎么也没想到竟然会这么巧,正在这个黑市入口据点调查搜集证物信息的处刑者,竟然是一个月没见的老徐!

    刚刚要不是她闪得快,恐怕会被他逮个正着。

    好在外面街道和酒馆□□来往都是行人,说笑和音乐声盖过了她弄出的动静,她贴着墙壁离开了这个据点,沿着这条街巷继续摸索。

    如果猜得没错,附近的商贩估计对黑市的存在心知肚明。

    果不其然,在其中一个自动贩卖昂贵药物的小店门前,元幼杉又看到了那个熟悉的、歪歪扭扭仿佛幼童刻画的眼睛形纹路,里面空空荡荡没有一个人。

    她刚想踏入,旁边守着烤糖推车的老太太努着没牙的嘴,说出来的联邦语含糊不清、还带口音。

    老太太说:这个机子里的药不是真的,是掺了假的违禁品贩卖机,里面的东西都被搜查过来的处刑者清空了,现在已经没东西了。

    元幼杉低头看看自己的身上。

    为了掩人耳目,她没穿觉醒者的制服,换了一身遮遮掩掩的灰色罩衫,看起来确实不像什么好人,像是个来买毒/品的大烟鬼。

    趁着周围没人注意,她闪身钻进了店里,于是外面抱着手坐在推车上的老太太,就这么看着她消失在店铺中。

    穿过这个据点的长廊一直向下,元幼杉重新来到了地下黑市中。

    闪烁的霓虹灯长街上,那些挂着兔子玩偶或小丑笑脸的灯牌,依然在城市的地底闪烁着缤纷的冷光。

    「欢迎来到地下马戏团」

    再一次踏入这个巨大的地下城,显然要比几个月前冷清许多,但令元幼杉惊讶的是,它仍然在运作。

    不远处最大风俗店仍然开着,明暗交替的灯光下有人进入,但门口已经没有了当初穿着毛茸茸的‘异形者’玩偶服、站在外面招揽客人的少年们;

    酒馆和赌馆中外放的音乐也都噤了声,带着各式各样鬼怪和哭笑面具的人掩着身行,鬼鬼祟祟推门而入……

    一眼望去,整个黑市区中关门的店铺竟然没几家,除了揽客的动静小了许多,其他竟像是没受到什么影响。

    让元幼杉感到尴尬的是,入口据点被清剿后,周围的这些人不知从哪儿拿的面具,此时她周围的人都带着面具,只有她没有带,仅仅用围巾和衣领挡着面孔。

    每走一步,那些带着面具的人仿佛都在看她,她不由得加快了脚步。

    看到熟悉的店铺后,她眼前一亮。

    黑市角落的维修店仍然开着,那位脸上带着外凸目镜、远远看去眼球像突出的蛙眼的女人还在铺子里,此时正低头摆弄着桌角的零件;

    她那条标志性的嫁接‘异形’手臂,此时被长衫的袖子完全掩住,只从袖摆中露出一截间隙的爪子,仔细看去每一根骨节中都有细小的、隐藏在黑色绒毛中的机械钉。

    察觉到有人靠近,女人警觉抬头,外凸目镜的眼眸冷冷盯着元幼杉。

    “这段时间不修东西。”

    元幼杉径直坐在了正对着铺子门口的高椅,从怀里掏出一枚金币放在桌面上,发出‘吧嗒’一声响,“修理不接,消息卖不卖?”

    她表面老成而平静,心里其实有点忐忑。

    当初她在此处修理中级‘刑具’,临走时前来取时,正巧碰上一个带着面具的男人刚进来不久,就是像她现在这样以金币询问,当时她虽然有点好奇,但出于礼貌不想去偷窥他人隐私,拿了东西后便离开了。

    现在想来,‘光明城’中的处刑者并不多,并且他们的‘刑具’一旦有损坏,也都有后勤部门提供修补服务,而普通觉醒者的‘刑具’大多都是初级‘刑具’,损坏后基本没必要修补;

    一些能够拿到中级‘刑具’的觉醒者,大多都是家里显赫的‘贵族’子弟,自然也有门路进行修葺。

    要不是元幼杉的孢丝融合度高得离谱,她也没有机会拿到这个无人能用的中级‘刑具’。

    也就是说,‘光明城’中对于‘刑具’的需求其实是很少的,那么这么看得话,这个黑市中的店铺就很耐人寻味了。

    它长期开设在黑市的一隅,似乎并不想被人注意到,也没有多少订单,那么老板是靠什么赚钱开店的呢。

    当时的元幼杉并没有对一个修理铺深思,现在她明白了,这个铺子根本就不是修理‘刑具’的。

    贩卖消息,应该就是这家店的主要生意之一。

    但这是她推测出的结论,到底是不是她也没底,只能赌一把。

    金币彻底停摆后,女人如鹰般的视线才从元幼杉的身上挪开,她看了眼外面的街角,“门关上吧。”

    关上门后,室内一下暗淡无光,她吹了下身后的烛台,里面不知道是用什么油脂当的燃料,吹一下灯芯便无火燃起,登时整个逼仄的铺子便被一团昏黄的光晕笼罩,四周货架上装满了老久的皮革,看上去不像是兽类的皮毛。

    她属于人类的手指干瘦如柴,将脸上的凸目镜取下,露出一张目镜下的面孔。

    元幼杉瞳孔一缩,神情未变。

    女人笑了一下,声音带着阴冷上挑的尖细调子,“客人想买几级的消息。”

    只见她的面孔在跃动的烛光下被照亮,令人诧异的是她只有半张脸是人类,笑时唇角上挑,另外半边脸从太阳穴一直到鼻梁骨,都是一条蜿蜒扭曲的缝合线。

    线条的走势硬生生将一块不属于人类的光滑白色骨面,同她的皮肉连接在一起,那半颗眼珠处也空空荡荡,是一个无物的黑洞。

    怪不得她要一直带着目镜遮掩。

    要不是元幼杉更骇人的画面也见过不少,恐怕还真的要被吓一跳。

    不知是不是她神色如常取悦了女人,她主动开口道:“每一级别的消息精准度和深度都不同,价钱自然也就不同,只要你出得起金币,哪怕你想知道‘光明城’检察官的私密事,也能买到。”

    “关于‘马戏团’团长的动荡,你知道多少?”

    女人勾着半边唇角,“全部。”

    “先给钱,后提问。”

    几乎将存了半年多的小金库中的四分之一都给了出去后,元幼杉有些肉痛,但她如愿听到了地下黑市的全部动乱和目前的情况。

    约始于八年前的地下黑市,最开始只是一个地下交易的集会,后来这个雏形逐渐扩充壮大,先是变成了黑市,而后随着黑市中开始兴起一种猎奇的、身体上拥有不可逆的‘异形’躯干的娼/妓后,‘马戏团’的雏形也就成型了。

    经过了几年的发展,它以极快的速度向外延伸,并且和不少联邦的高管权贵相勾结,为他们提供各种黑色边缘的违禁品和享乐。

    到这个时候,这位地下黑市的幕后团长已经十分神秘了,见过它的人少之又少,谁又能想到掌控着人类‘希望之城’地下王国的幕后黑手,竟然是一个‘异形者’。

    女人说:“你要知道,有一种‘异形者’能够伪装成人类的样子,它们和人类没有任何差别,很多蠢货过来买消息又不愿意相信,但我却和那种东西真真切切地打过交道。你永远不会知道,和你海誓山盟的未婚爱人在结婚的那天夜里,变成了一个长满獠牙的狰狞怪物是什么感受。”

    她声音有些阴冷,黑洞般的珠空透出冷光。

    “当然了,这位团长就是这样一个隐藏得极好的‘异形者’,具体为什么对此处进行清剿,我得到的消息是最近黑市中消失了几个酒鬼烟鬼,而后在附近的巷子里发现了血迹,不像是人类的手笔,于是处刑者部门开始彻查,将这位团长揪了出来,只不过让它给跑了。”

    “你看到现在的黑市表面平静,实际上每隔一条街就有几个伪装成客人的处刑者,恐怕全城三分之一的处刑者都在黑市周围了,这里倒是安全得像个铁桶。”

    元幼杉恍然大悟。

    怪不得明明跑了一个‘异形者’,黑市中的这些人不慌反而悠闲自在,她不解问道:“可是这些赌场、还有风俗店……按城池公约和律法不是违禁的吗,怎么被查处后还开着?”

    “哼,天真。”女人嗤笑一声,“我说过了,这个地下黑市如今已经成了一个巨大的利益场,每天运转下来的流动资金是非常可观的,后面牵扯了一大批联邦高层和‘贵族’世家,黑市的存在就是经他们允许并默认,如今他们怎么能容许处刑者毁了这个敛财窟!”

    “再者说,这群的‘贵族’在这里的账可比你们想象得脏多了。‘地下马戏团’最为捞金的业务就是猎奇‘异形馆’,那些被送来的半人半‘异形’都是‘贵族’里娇滴滴的少爷小姐,‘基因’高贵相貌出众,每一个都能拍出天价。而花费高昂价格购买他们的,也正巧是那些‘贵族’,你觉得这其中会有什么腌臢事呢?”

    她仅剩的一只眼瞳死死盯着元幼杉,语气中带着毫不掩饰的讥讽。

    盯着这样的眼睛,一种令人作呕的猜测涌上元幼杉的心头,她神情陡然变了。

    “看来你猜到了,没错,这群高贵的、优等的‘贵族’,带着一张挡住了脸的面具,却脱下了廉耻和道德,台上展示贩卖的或许是他们的孩子、兄弟姐妹……他们高举着叫价牌,一次次跟着抬升价格,这样的事情每时每刻都发生在‘异形’馆中,而他们每一次的进出记录都写在‘马戏团’的花名册中,你觉得他们可能让处刑者接管此处、再将这些事情公之于众吗?”

    女人低声笑着,“你觉得这就算完了吗?那个团长败露后,处刑者在各大风俗店、赌馆酒馆等处搜查到了大量的违禁烟酒,这些东西在黑市中高价难求、被炒到了天价,因为吸食服用后会让人恍若在梦中,长期服用会让上瘾,并且对身体具有不可逆转的伤害。可笑的是这人人的追捧的东西,竟然是一种拥有幻视能力的‘异形者’的体\液!”

    “太可笑了哈哈哈!!‘贵族’和高官,我们人类的掌权者,竟然有一大半的人都染上了这种来自‘异形者’的瘾,为了他们可怜的面子,他们必须将这一切都压下来。”

    在元幼杉惊愕的目光中,她用干瘦的指尖擦了下湿润的眼角。

    “目前的现况,处刑者部门只负责抓捕团长,并将城池内部的‘异形者’全部清理,剩下的事情,恐怕他们就管不了了。”

    “好了,第一个消息结束,客人还有什么想问的么?”

    元幼杉忙道:“你知道现在那些‘异形’馆中的孩子怎么样了吗?上面会怎么处置他们?”

    女人冲她勾-->>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AD2

章节目录

AD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