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3章 举世皆浊郭嘉:气成河豚.jpg(1/2)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AD1
AD4
    秋高气爽,  万里无云,正是蟹肥菊黄时。

    再不久就是秋分时节,  到处都在忙秋收、秋耕、秋种,今年的秋分比中秋早十多日,民间的老说法,秋分早收成,明年必是五谷丰登之年,青壮劳力们在田里干活干的是格外卖力。

    孙策几日刚从庐江舒县出门,他爹起兵讨董之,他们一家住在扬州寿春,他爹加入讨董联盟之后,他们一家就搬去小伙伴周瑜家附近,  在庐江舒县住一年多。

    两个月,  他爹忽然传信让他们举家搬迁到冀州中山郡,家里的长辈看着那封信商量几天没搞明白他爹究竟是什么意思,怕他爹那边出事不敢轻举妄动,  是派去中原打听消息。

    不打听不道,  一打听还真吓一跳,  他爹不愧是他爹,勇猛不减当年。

    孙氏在江东不算大族,乌程侯以军功封候拜将已是难得,  自他率兵追随袁术征讨董卓,  便再没见妻儿,不是不想见,实在是没工夫大老远跑回去。

    孙策年纪小不能随军,能在家老实待着,听到他爹骗袁术一波后扭头就踹,  光跑去兖州不算,还得个兖州刺史的职位后,整个都惊呆。

    他爹就是他爹,比年轻的时候还要彪悍。

    他以他爹在讨董的时候追着董卓打已经够猛,结果没有最猛,有更猛,连袁术那等出身的都敢得罪,不愧是他那天不怕不怕的爹。

    如今的孙策还不是那个威震江东的小霸王孙伯符,年轻气盛和他爹如出一辙的天不怕不怕,道他爹在外得罪一不担心,反而蠢蠢欲动要去兖州给他爹帮忙。

    他爹十七岁能杀的水匪海盗扔掉财货狼狈逃窜,他两年马上要十七,他爹能干的事情他能干。

    小老虎在家和小伙伴商量一番,准备先去兖州看看到底是什么情况,他爹明明是兖州刺史,却传信让他们去冀州中山,这冀州和兖州虽然挨边,但是中山郡和兖州治所昌邑离的还挺远,大老远的让他带着一家老小去中山是不是有不对劲?

    孙策自小被孙坚寄予厚望,从小在兵营里『摸』爬滚打,模样俊俏『性』情活泼,赞一句青出于蓝而胜于蓝绝对不。

    十五六岁的英俊小伙儿单枪匹马从庐江跑到昌邑,找到他爹后还没来得及夸他爹治理的,就被劈头盖脸骂一顿,年纪不大胆子不小,兵荒马『乱』的一个不带就跑那么远,路上出事儿怎么办?

    他的家书送出去两个月,信上说的的让一家都来,结果不光晚那么多天,还来臭小子一个,庐江就那么合他们心意?

    江东猛虎发起脾气来气势惊,若是寻常士兵,被他眉头竖起虎目圆睁的模样瞪着怕是要腿软,但是他家的虎崽子却是一儿不怕,非但不怕,还敢和正在气头上的虎爹呛声。

    当爹的年方十七能假装官兵打的水匪落荒而逃,当儿子的单独出个远门怎么,他这叫虎父无犬子,是深得亲爹真传。

    这话说的没『毛』病,就是当爹的听着不太高兴,捏捏拳头拎到没的角落里又是一顿胖揍。

    等父子俩能心平气和坐下来说话的时候,虎崽子那张唇红齿白的英俊脸蛋儿已经变成龇牙咧嘴目全非。

    有亲爹能这么照脸揍。

    程普、黄盖等跟在孙坚身边十几年,可以说是亲眼看着孙家的几个孩子长大的,对孙策这个大公子的『性』子清楚的不能再清楚,十几年,爷儿俩就没怎么消停,打完之后勾肩搭背该怎么还是怎么。

    他们最开始看到他们家将军揍孩子的时候还会拦拦,后来发现这孩子三天不打就上房揭瓦,习惯之后不拦。

    孙策在兖州待两天,从他爹口中道许多之没打听到的消息,比如他爹那骗粮草就跑的神来之笔并不是想一出是一出,而是已经找退路。

    他爹新投靠的老大明上姓原名焕,实际上却是袁绍袁术的嫡长兄袁基,有这么个后台在,袁术就算道他爹反能打碎牙和血吞,不然他还敢转头和他亲哥叫板吗?

    不话是这么说,什么兖州外还有个“讨孙联盟”呢?

    虎崽子眨巴着眼睛问问题,然后成功得到来自虎爹的亲切“爱抚”,一巴掌下去直接拍没声儿。

    乌程侯不道袁术什么发神经搞出个讨孙联盟,兖州被黑山贼劫掠的时候吕布来帮忙,朝堂上下京城内外,明眼都道吕布已经改换门庭投那位原大,他当时脑子没转来弯儿,一时间没想到原焕就是袁基,他想不到可以原谅,袁术这个亲弟弟想不到就分吧。

    袁公路气势汹汹挑起个讨孙联盟,他孙文台不是吃干饭的,有打来他就能打回去,反正兖州现在粮草充足,最终耗不起的肯定不是他。

    结果他都准备和袁公路反目成仇,那讨孙联盟却没动静,跟逗玩儿似的,实在让窝火。

    臭小子哪壶不开提哪壶,欠收拾。

    孙策在亲爹得不到更多消息,扭头就扔到脑后,转而纠缠那几位跟着他爹征战四方的叔叔,短短两天的时间就隔壁曹营混熟悉。

    再然后,就被亲爹赶出兖州。

    乌程侯对宝贝儿子是又爱又气,臭小子能从庐江一路来到昌邑,本事胆量都随他这个爹,兖州境内有他和曹孟德,山贼盗匪不敢『露』头,冀州境内经吕奉先的大肆扫『荡』,更没有劫匪有胆子拦路恶。

    他们家这臭小子自小跟在他身边,兵法武艺都极其出『色』,就算遇到劫匪,那些吃不饱肚子能四处流窜的家伙不够他一个打的。

    虎崽子被亲爹骂骂咧咧赶出来,嘻嘻哈哈和他新认识的几位将军打招呼告别,带上大家伙儿给他准备的干粮,这才策马飞驰而去,让城门处出来送他的曹洪夏侯惇等忍不住感叹少年就是有精神。

    从昌邑离开,大野泽一直往北走,穿清河郡、安平国,越郡界之后就是中山郡安国县的界儿。

    孙策艺高胆大,路上没闲着,想着兖州刚经战『乱』,境内肯定不像他爹说的那样太平,单枪匹马不耽误他侠仗义,没准儿还能挑几个贼窝来邀功。

    他一直在家陪着母亲照顾弟弟,对外的事情不甚清楚,却不代表一无所。

    关东联盟十八路诸侯讨董,他爹那么猛的都没能董卓拿-->>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AD2

章节目录

AD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