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 章(1/2)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AD1
AD4
    “终于到天域城了。”

    “坐了两天船,晕死我了。”

    寒江之上,一艘用灵力驱动的法船缓缓驶进天域城渡头。

    天域城渡口人头攒动,数名长工在搬运货物。

    两个身着雪衣腰间挂玉珠的归心宗主峰弟子,站在法船船头,盯着天域城渡口低声抱怨。

    江渡口泛着寒意,呼吸说话间,肺腑浸入水汽。

    两人抱怨了会,踩着甲板,转身走向法船上的船舱,抬手敲最左侧船舱门。

    “大师兄,天域城到了。”

    毫无反应。

    两人蹙起眉,抬手又敲:“大师兄,天域城到了!”

    两人在月折枝舱外敲了半天,也没听到响动,不耐烦皱起眉,他们抬手就破开舱门,径直进入舱室。

    “我说大师兄,你在做什么?这两日你不出来看着御船也就罢了,怎么天域城到了还缩着不动……”

    两人没说完的话卡在喉间,皆错愕地看着蜷缩在舱室床上的青年。

    舱室光线充足,青年跟他们一样,身着雪衣,衣袍上绣着大片蔚蓝火花,细腰间上挂着一枚红线串过的玉珠。

    他没有戴那张全白面具,背对着他们缩成一团,乌黑头发像墨水凌乱在雪白绸被,侧着头边的手紧紧攥住绸被,似乎在痛苦忍受什么。

    两人心下一惊,反应过来,收起错愕,立刻朝床边快步走去。

    月折枝虽为归心宗大师兄,修为却只有筑基初期,普普通通,还比上一个内门弟子。

    ——据说月折枝年少时天纵奇才,但不知哪一日起,或许是耗空天赋,他一落千丈,再没有年少风光。

    归心宗大部分人现如今都不怎么认可这个月折枝这个大师兄。

    包括他们两个,也不怎么认可这个大师兄。

    但不认可归不认可,好歹多年同门情义,不能眼睁睁看着对方明显难受而不管。

    两人刚快步走到床边想要查看月折枝的身体状态,放在床柜上的白色面具却在这时飞起,赶在他们看到月折枝脸之前遮住了月折枝脸。

    两人:“……”

    “大师兄这都什么时候了?”两人见状,蹙眉道,弯身去揭月折枝面具,“还遮着脸,就不怕身体受不了?”

    月折枝总是戴着面具,从来没人见过他真面目,有传闻他长得奇丑无比,因而不敢示人。

    “林师弟,北师弟,我没事。”

    月折枝急促喘/息,手指更加攥紧被角,很快又松开,他从床塌上起身,阻止了林朝、北安生揭他面具。然后,打了个响指,一根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的雪色发带三两下胡乱挽住头发,拂干汗湿的鬓发。

    “只是有点晕船,睡会觉而已。”月折枝声音带着点倦意,仿佛真的在睡觉。

    “这样么……”林朝和北安生的目光在他身上无声巡视。

    月折枝被他们巡视的目光看的心里发毛,一种难以想象的难受涌上心头,他运转灵力,强行压下身体难受,故意打断他们巡视的目光,问道:

    “你们叫我做什么?”

    林朝和北安生听到他问做什么,撇撇嘴:“到天域城了。”

    “这么快?”

    北安生摆手,道:“整整两日,哪里快?慢死了,这辈子没这么晕过。”

    月折枝没跟北安生扯快还是慢,他拿出一张纸条,纸条上工工整整写了两个字。

    [已到天域城,地点:天香楼]

    “走吧,去天域城天香楼,小师弟在哪里等我们。”月折枝扬了下手中纸条,拿上剑,率先走出舱室。

    林朝和北安生见他快步走出舱室,也要跟上去,就在这时,他们嗅到一丝香气。遁着香气,两人抓起床上的绸被。

    绸被上沾着馥郁的香。

    这香说不出是什么香,清清淡淡,有点甜,细细闻,还有……些让人口干舌燥。

    香气不过几息便消失了。

    “这香……哪来的?”林朝和北安生彼此对视一眼,皆看到对方眼中的不解。

    想了会,两人依然想不到这香从哪里来的,只能放弃解答,放下绸被,转头也走出舱室。

    ……

    月折枝和李朝、北安生是奉师尊之命前来天域城接小师弟的。

    多年前,师尊出宗灭魔,收了个小师弟。

    小师弟一直在外历练,归心宗所有人都没见过他,甚至不知道他叫什么。

    或许师尊说过他叫什么,但时间太久,又只是个名字,谁也没放在心上。

    月折枝同样也没把这个小师弟的放在心上,如果不是师尊说他不出宗接历练结束的小师弟就去参与秘境历练,他打死也不会出宗接小师弟。

    他都五年没出宗了。

    不出宗不是因为喜欢窝在宗里,而是为了躲主角容衍。

    十五年前,月折枝从现代穿回来,发现自己是《无上》中一个命运极差、毫不起眼的炮灰。

    又蠢又毒,在被人发现炉鼎体质,利用至死后,不辨是非,想吞路过办事的男配成为鬼王,最终没吞成功,反被挫骨扬灰。

    月折枝突然发现自己命运,自然不甘心被杀,也不甘心被挫骨扬灰,他踌躇许久,心一黑,大着胆子决定去骗容衍气运改变自己悲剧命运。

    他找到年少的容衍,摘下面具,精心给自己捏了个散修假身份,刻意靠近容衍,对容衍各种乖顺讨好。

    容衍冷漠梳理,不近人情。

    月折枝勤勤恳恳,讨好陪伴十年才得以近身。

    得以近身的当晚,月折枝就把容衍灌醉了,乘容衍意识不清,运转秘法,偷亲容衍,骗走了一些气运。

    月折枝不是个贪心的人,他骗到气运就跑。

    跑回宗前,还绞尽脑汁编造了封回家成亲的信,企图迷惑容衍,自己有未婚妻,没有偷亲骗他气运,他是喝醉在做梦。

    .

    容衍,无情道男主,读者戏谑容千万,长达千万字的《无上》里没有手软过一次,堪称无情道最佳演绎者。

    月折枝怕他发现自己偷亲骗气运,翻脸无情,杀他以示正道。

    .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AD2

章节目录

AD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