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5.(1/2)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AD1
AD4
    陈旧的木箱,散发着森林的潮湿味。

    刚好能供一人站进去。

    这是原本曾先生要参与的魔术表演,刀割进箱子,他再从里面完好无损的走出来。

    因为是恐怖秀,所以充满意外和危险。

    席茧很担心自己,但还是同意了。

    他想让沈奢玩的开心点。

    箱门外的沈奢逆光站着,轮廓耀眼,语气异常柔和,“怕黑吗?”

    还是这句淡淡的询问,却和过去某个瞬间重合到了一起。

    席茧突然想起高三的最后一次文艺演出。

    同样的位置,也是同样的音乐剧舞台。故事是一部经典的童话,还要全员反串。

    沈奢因为蛇系美人的长相被直接定为恶毒继母,另外两个男生也不情愿的做了他的恶毒女儿。

    女生们要开心很多,不仅选了王子和侍卫,还亲自指定让席茧当灰姑娘。

    因为他不仅能弹琴伴奏,样子也苍白虚弱。用她们的话来说,就是惹人怜爱,适合被欺负。

    原本孤僻的席茧罕见的没有拒绝,还很积极的去参加排练。

    其他人不知道什么原因,只有他自己清楚。

    这群表演专业的学生很快就把剧本捋了出来,还去借了道具服装。

    母亲坟头的许愿树是一棵不知道从哪砍来的破木头,轮椅代替南瓜车,囚禁他的阁楼也凑合用了木柜。

    沈奢套着颜色华丽的欧洲贵妇大裙子,里头还穿着校服裤子,裤腿卷着,脚上的高跟鞋格外扎眼。

    他一点也不尴尬,步子迈的相当霸气,不完美的诠释了优雅的贵妇仪态。

    席茧就艰难很多,水晶鞋和裙子都让他感到难受,满身抗拒。

    为了班长,他硬生生忍了。

    第一场戏就要演灰姑娘被恶毒继母狠心关进阁楼的情景。

    这是他们离的最近的时候。

    班长扶着柜门问他,“怕黑吗?”

    席茧紧张地摇头,“不怕。”

    班长笑着说,“那就好。”

    他关上柜门,仍然细心的留出了一道缝隙。

    温暖的灯光透过这条缝盖在席茧身上,暖洋洋的,好像有温度。

    身处黑暗,却并没有被外面的热闹隔绝。

    席茧听到了自己的心跳声,比平时快了好几秒。

    少年时的班长变成了魔术师,他还在耐心的等着席茧回答。

    “......不怕。”席茧说。

    沈奢点点头,“那就好。”

    “砰”一声,他把门紧紧关上了,光尽数消失,好像把席茧推进了黑暗,明明白白的告诉他。

    我不是你的班长,我和过去不一样了。

    席茧轻轻叹了口气。

    嘴角向下,全是难过。

    舞台上,沈奢居然真的拎出了一把大砍刀,他懒洋洋地扛在肩上,绕着箱子走了两圈,似乎在找合适下手的最佳角度。

    台下的路微眉头紧皱,“如果我没看错,那个戴面具的是席茧吧。”

    喝了药已经缓过来的徐刀刀有气无力道,“太明显了,剃那么短的头发,还背着装毛线球的小挎包,谁认不出来啊。”

    路微很生气,“他傻吗?沈奢让他干什么就干什么?都快被砍了,还在里头配合?”

    徐刀刀很淡定,“蛇哥这操作我也理解,他最喜欢搞这种没啥用的个人秀,表演型人格你知道吧,肯定不会真的砍下去啊,那可是他高中同......”

    话还没说完,就看到沈奢站定,胳膊甩了甩,对准箱子就挥了过去,一看就用了不小的力气,台下都听到了他身上那堆金属链条撞击的脆响。

    他对准的是席茧的脖子。

    不是表演,这根本就是要毫不留情的虐.杀。

    刀刃即将碰上的那一刻,一声枪响。

    路微开了枪,射的极准,正对沈奢的胳膊,子弹冲击让他歪了方向,只砍去了箱子一角。

    血滴在舞台上,沈奢像是没感觉到疼,抬眼看向台下。

    路微还举枪对着他,这次对准的是他的头。

    席茧听到枪声,赶紧推开箱门走出来,看到一群惊慌失措的客人,和受了伤的沈奢。

    剧场里一片混乱。

    暴露的路微和徐刀刀也被医护缴械抓了起来。

    曾先生出现在剧场出口,是被医护抱过来的,还是公主抱,看着又娇又好笑,他脸色铁青,表情狰狞,“把这三个人都给我抓了!挖眼睛割舌头!锁白婴池泡一年!”

    那群医护正要冲上去抓席茧,沈奢上前一步挡在了他前面,语气淡淡的,“曾先生,这几个人可是在剧场闹事的,特别是我身后这个,还敢冒充你。只是关进池子里泡泡,惩罚未免有点儿轻了。”

    曾先生看着他,很是信任,“那你说,怎么处-->>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AD2

章节目录

AD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