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0.(1/2)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AD1
AD4
    席茧故作镇定,“我是怕伤到它,这不是你的宠物吗?我......”

    章鱼已经爬上了他的膝盖,他连站都站不稳,赶紧扶住了桌角。

    而眼前的沈奢还一脸悠哉,享受般欣赏他的窘迫。

    席茧觉得头晕目眩,腿上的触感让他回想到了一些极其反感的画面。

    死亡,污秽,黏腻,血腥和恐怖的欲.望。

    “我很不舒服。”他闭了闭眼睛,“我晕这个。”

    沈奢支着脑袋,不慌不忙地“嗯”了一声,“我知道啊。”

    席茧意识混沌,应激反应让他眼前一黑,再也撑不住倒了下去。

    沈奢这才开口,嗓音轻柔。

    “忘了告诉你,在游戏里最该提防的不是npc,也不是怪物,而是,你的队友。”

    .

    此时的路微和徐刀刀还在走廊上瞎逛。

    “病人竟然一个都不见了。”徐刀刀一边吃面包一边琢磨,“这么多人能去哪呢。”

    路微看了他一眼,“你去找武器时有什么发现吗?那俩玩家真的是被吓死的?”

    徐刀刀说,“对啊,身上一点伤口都没有,也不知道见到什么东西了,死相特恐怖。”他想了想,“这种副本应该就是精神折磨,按理说难度不高的,撑死也就三星。”

    路微冷哼,“三星本你就表现这么废物,再高点儿你是不是也开场就死了。”

    徐刀刀正要反驳,就看到前边走出来几个医护,身上裹的严严实实,脸上还戴了防毒面具。手里的喷管明显是冲他们来的。

    招呼都没打就举起管子喷了过来,黄色的雾气瞬间蔓延开来,刺鼻得很。

    这种时候什么武器都没用了。

    路微反应很快,赶紧捂住了鼻子,“别吸进去!”

    但还是晚了,徐刀刀的面包掉在了地上,跑都跑不起来,腿都软了,他赶紧提醒路微,“别管我!你快走!”

    路微竟然一点没跟他客气,跑得飞快,眨眼间就只剩下一个背影。

    徐刀刀有气无力地喊了一句,“你好歹回个头装一下舍不得我啊!”

    他一屁股坐到了地上,看着那些人推了个轮椅走过来把他抬了上去。

    “这是.....要去哪啊。”他昏昏沉沉。

    没一个人理他。

    他瘫在轮椅上被推着走,不知道走了多久,抬头一看,又是那个水疗室。

    里面的水雾更浓了,池子里的白卵看上去竟然变大了不少。里面还多了一些黑色的东西,仔细一看,全是头发。

    徐刀刀后背直冒冷汗,“你们不会是想把我放进去泡吧?”

    倒是没被放进去,因为那些头发突然就被顶出了水面,竟然是一颗头颅,眼睛睁着,面色发青,看着像死了,嘴巴却一直在蠕动。

    这人头就这么出了水,头下面却不是人类的身体,而是八.九根细长的虫子腿,颜色漆黑,上面还长着一层细密的小刺。就像是从蜘蛛身上长出了一颗人头一样。

    这种诡异可怖的东西越来越多,一个接一个的从水池里爬了出来。

    每张脸都不一样,表情也不同,全是活的,还能做出微笑的表情,如果没看错,好几个都觉得面熟,是刚来时在剧场看到的“死人”。

    他们径直往一个方向爬,排着队,格外有秩序。

    徐刀刀颤着声音问,“这到底是什么东西?”

    推着他的医护终于开口道,“是你的病友。不要着急,你很快也能接受治疗了。”

    徐刀刀被这堆怪物头簇拥着送进了那个透明的玻璃罩,柳叶子不在,里面的池子里还是一堆白色卵蛋,他被毫不客气地掀了进去,池子底的器械瞬间抓住他的身体,把他固定在了上面。

    滚烫的水把他烧的浑身皮都红了起来,那些卵也一个个聚集过来,紧紧贴上了他的身体。

    徐刀刀被恶心的想呕吐,却怎么都挣脱不开。

    医护们像是完成了任务,转身就走了,只剩那些人头,围成了一个圈,虎视眈眈地盯着他。

    那些滑溜溜的卵已经爬上了徐刀刀的身体,还伸出一条条透明的触须直接刺进他的皮肤,刀割般的痛感让他忍不住叫出了声音,仿佛被凌迟,虫子一样在他皮肤下拱来拱去。

    徐刀刀的额头上很快就滴下了汗珠,整个人都在发抖。

    除了无法形容的疼痛和恐惧,他还听到了墙壁上那个巨大黑洞里传来的诡异声响,像是有什么东西摩擦着地面缓缓朝他逼近......

    .

    席茧做了个梦。

    似乎回到了过去,耳边全是陌生的热闹。

    蝉的叫声,男孩女孩的笑闹声,堆叠在一起就像被热疯了的合唱团,扯着嗓子此起彼伏的嚎。

    他站在树下,躲在阴影里,一身长袖长裤,外头还套了件大褂,不符合季节的穿着和整个世界都格格不入。他死死盯着操场上的一个人影,手里攥着瓶牛奶,很凉,冰的他手指头都有点疼。

    操场上的学生很多,笑声吵闹声奔跑的脚步声混杂头顶的蝉鸣,席茧被这些充满活力的气息包围,闷的难受。

    校园是彩色的,操场更是聚集了所有青春洋溢,那群泼了彩墨的少男少女仿佛故意在遮挡他的视线,都围在篮球场边缘,离那个人那么近,近的让人烦躁。

    “班长!班长!老师叫你!”

    身上聚集多道目光的瘦高男生停下步子,动作随意地把球投进篮筐,“来了!”

    他走到场边拎起地上的书包,从里面掏出一瓶矿泉水,边跑边往嘴里倒。身上灌了风的短袖短裤显出他健康的少年躯体,肩膀很宽,小腿又长又直,绷紧的肌肉线条漂亮的像被剪弯的月。

    旁边接球的人冲他喊,“灭老师又要给你派发什么任务?赶紧拒了去!下周可是篮球比赛!没你怎么玩?”

    男生转身倒着跑,对着喊道,“我为社会献爱心!树立新风做好人!这可比篮球比赛重要多了!”

    场边人笑倒了一片,“班长加油!班风全靠你了!”

    愈发多的“加油”声昭示着他的好人缘,席茧不自觉跟着他跑走的方向走了几步,手里的瓶子都被捏变了形。

    他自己有水,肯定不会喝这个了。

    额发挡住了眼睛,席茧的情绪都缩在阴影里,沉默了会儿,他鬼鬼祟祟跟了上去。

    暗恋是件很刺激的事。

    就像只围着灯泡一直打转的虫,翅膀快烧没了还一个劲往上凑,自毁一般恨不得把整个身体都当成发光的燃料。

    尽管灯泡根本用不上它。

    席茧跟变态一样在树下站了两个小时,那是测量过的除了篮球场边,离他最近的地方。

    得更近才行。

    席茧拉上口罩,挡住了没有血色的嘴唇和插有鼻饲管的鼻子,自欺欺人的好似驱散了所有病态和死气。

    他静静等在楼梯拐角,不管怎样都得把手里这瓶营养奶塞给他。

    办公室里隐约传来对话。

    “其实这次献爱心活动你不用去的,平时学习就够辛苦了,你的成绩我完全不担心,就-->>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AD2

章节目录

AD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