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8.(1/2)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AD1
AD4
    逃出去从一开始就是游戏目标。

    但不知道中间发生了什么变故,席茧总觉得系统变得着急起来,好像急着让自己出去,敷衍也变成了谨慎。

    他不喜欢这么快的节奏,他想和沈奢在这儿待久点。

    万一出去之后沈奢没了,变成了这里面的npc,不仅是假的,以后永远都见不到了,那怎么办?

    席茧绝不允许这种事发生,他拉着沈奢的袖子就走,怂的还只敢捏一个边。

    “咱们还是先回去休息,等找到一个安全的方法再走也不迟。”

    沈奢没反对,顺着他的力道跟着离开,“好啊,安全第一,我赞成。”

    其实一个是想把梦做长,一个是想多赚点钱。

    剩下俩人还在针对游戏瞎分析。

    “既然只有死人能登上升降机,那曾先生是怎么上去的?”

    “难道他是僵尸?”

    路微最讨厌猜来猜去了,也想回去休息,“走吧,帮我把尸体处理掉。”

    徐刀刀整个人都有点不好,“这里有监控啊!处理什么尸体,这不是多此一举吗,你的脸现在估计都在通缉榜上循环播放了。”

    路微瞥他一眼,“处理他们是我个人习惯,杀完人不收拾就跟上完厕所不擦屁股是一样的,会让我感觉不舒服,懂吗?”

    徐刀刀点头,“懂。”

    这条路暂时走不通,只能先干点别的打发时间,正常副本来说,都会有一大堆的任务放出来,又要了解背景又要搞清楚角色心境状态或者真实身份。

    这局任务少的好像是给小孩玩的连连看,除了得琢磨怎么上升降机,其他时候就闲得很了,玩家也少,唠嗑都唠不到一起。

    路微和徐刀刀把尸体搬到了医疗室的柜子里就走了,还顺走了两份盒饭。

    席茧和沈奢直接回了宿舍,刚准备进门,席茧停下步子,往左边的走廊看了一眼,“我想去看看阿唇。”

    沈奢也跟着看过去,“嗯?她怎么了?你不是集过卡了吗。”

    席茧说,“我给她织了一双手套,感觉她不太喜欢,想帮她取下来。”

    沈奢直接把他拉进了屋,“你先躺一会儿,等营养液灌完再去,总是跑着可不行。”

    他提起热水瓶,“我去给你接点热水。”

    席茧坐到床上,自觉脱了外套,“你要给我擦身体吗?”

    沈奢脚步顿了一下,眼神甚是难以理解地看向他,“......是给你擦脸。”

    席茧收回了要脱卫衣的手,往床上一躺,叹了口气,难掩遗憾,“好,班.....沈奢你真好。”

    他偶尔冒出来的奇怪想法真是让人摸不着头脑。

    根本抓不住点的沈奢大步走出房门,拿出手机翻开了微信,上面发来一大串消息。

    -没有查到他任何活动信息,他也从来没进过游戏。

    -以前同校的人对他印象都不深,可能会有记得清的,也都死游戏里了,问不着。

    -虽然没查到,但我发现这几天城里的杀人鬼很奇怪,几乎全出来了,还守住了好几个游戏出口。没见他们杀玩家,就只是在那儿等着。

    -你什么时候出来?

    沈奢“啪啪”打字。

    -海底副本的出口应该在海边,你们去港口等我。我十小时后就出去。

    -这么快?

    -不然呢,在这儿修仙吗。

    -席茧你打算怎么弄,他到底从哪冒出来的?你该不会要把他带回家吧?你以前跟他很熟吗?我就奇怪了,我记性挺好啊,怎么就是想不起来关于他的事儿。

    -我也记不大清,但是有一点记得还挺清楚的。

    -什么?

    -他早就死了。听说是为了躲避高考,吃了几个鸡蛋,把自己噎死了。

    -......

    接了热水回去,刚坐到床边,沈奢就习惯性抬起他的头,往下面垫了个软枕头,动作自然的好像做过无数遍。

    连擦脸这种亲密的接触都习以为常。空气静谧,一个安静地擦,一个安静地看。

    温热的毛巾摩擦着席茧的额角,暖洋洋的。

    他舒服地都想闭上眼睛再睡一觉。

    沈奢看着他颜色浅淡的眉毛,视线又落到他同样淡色的嘴巴,突然开口,“你看着像被洗了好几遍,都褪色了。”

    席茧的睫毛动了动,眼底的自卑一闪而过,“以前听同学说,你很喜欢鹦鹉孔雀锦鸡啊什么的,五颜六色闪得刺眼那种。”

    他想问问,是不是自己这样的就很不招人喜欢。

    但没敢问出来。

    沈奢并没有上下关联,很诚实地回答,“嗯,我确实喜欢花哨的。”

    席茧叹了口气,都不知道自己遗憾多少回了。

    “我想再去看看柳叶子。”

    沈奢看向他,“现在?”

    席茧说,“现在要是不去,我怕他人就没了。”

    沈奢笑着问,“你想把主线剧情做完?”

    席茧“嗯”了一声,“做完可以拿奖励呀,也不算白来一趟。”

    沈奢觉得他说得非常有道理,“打算怎么做?”

    席茧说,“先去看看阿唇,如果她状态还好,咱们就去找柳叶子,说不定就能看到黑洞里的东西,然后拍照集张卡,就能赚钱了。”

    “别急,你现在更应该好好休息,等睡一觉起来我陪你一起去。他暂时死不了的,那可是个重要npc,就等你去问剧情了。”

    他点着头,专注地看沈奢给他擦手。

    手指一根根碰在一起,温热的触感让席茧整个人都颤抖起来。

    “冷吗?”他问。

    席茧点头,“冷,我太虚了,时不时就抖。”

    其实是激动的。

    沈奢垂眼看他,“你手背上有很多小孔,是什么?”

    席茧说,“啊,之前在医院的时候经常输液,说是给我增强免疫力的东西。怎么了?”

    “只是觉得这针孔也太大了,位置不仅在血管上,连其他地方也有。你不觉得疼吗?”

    席茧想了想,“没什么感觉。”

    沈奢又问,“你进游戏前在医院?”

    席茧又不知道怎么回答了,“嗯.....不算吧。我当时刚翻墙跑出去,还没出大门呢,就直接翻进来了。”

    沈奢捏了捏他的手指,又松开,“什么医院?”

    “市中心那个。”

    沈奢说,“那地方我知道。你在里面住了多久?该不会......一次都没出来过吧?”

    席茧很惊讶,“你怎么知道?”

    “猜的,当上班长可不仅是因为学习好,心地善良,或是想象力丰富。我还很聪明,还很关心同学。”沈奢的自夸明明又嚣张又中二病,但怎么看都是认真的,认真的有点可爱。

    ......他是真的很欣赏自己。

    席茧听着他说话,像在听一首美好的催眠曲,突然有点困了。

    沈奢给他盖上被子,还细心地掖了掖被角。

    “睡会儿,营养液灌完了我叫你。”

    席茧缩在被子里,的确虚弱得很,“好,谢谢班长。”

    称呼还是没能改掉。

    不一会儿他就睡着了。

    沈奢看着他的脸,眉毛颜色很淡,嘴唇有点厚,还有点红,皮肤却显得很薄,里面的毛细血管都看得清楚。明明是副弱气的长相,眉眼间却总弥漫着死气,阴冷的像是被雪泡出来的。

    沈奢看了一会儿,突然掀开被子看向席茧脚踝的地方,那里有一圈很深的勒痕,像被坚硬的东西绑了很久,痕迹都长成了疤。

    他把被子又重新盖上,坐到窗户下开始雕那块红珊瑚,雕刻时的他显得认真又小心。

    没了那股子散漫劲儿,看起来真实了许多。

    不知道睡了多久,席茧迷迷糊糊的醒过来,营养液已经灌完了,机器泵放在一边,鼻饲管也恢复了之前的样子。

    他肚子饱了,没有任何不舒服的地方,沈奢把他照顾的和之前一样好。

    他也睡了,平躺在床上,呼吸平稳,似乎是刚刚睡下。门外的灯是灭着的,现在是表演时间,但是很-->>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AD2

章节目录

AD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