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7.(1/2)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AD1
AD4
    钢笔完整插进了头部,只留一个圆圆的小坑洞。

    这种力度已经不能用魔术表演去解释了。

    但席茧的注意力却不在钢笔身上,他看到沈奢还带着那个机器泵,还很贴心的加着温,好像在等他找过来一样。

    沈奢从兜里掏出一根新钢笔,转身打算赚第二笔奖金,刚要出手就发现了池子边的席茧。

    他的确很淡定,无比自然的打了个招呼,把笔收了回去。

    “我一直在等你们。”

    徐刀刀急忙问,“不是没到关灯时间吗?这人怎么就发疯了?”

    沈奢走过来,“应该是温泉池的问题,刚变异的人会很难控制自己。”说着他停在席茧面前,“你.....”

    席茧看着他,“刚才那里太黑了,我没跟上你。你见到柳叶子没?他好像被送到这儿了。”

    没生气,也没追问原因,至于是不是被故意丢下的,更是完全不在意。

    "没见到,这地方太大了。"沈奢面不改色的装着萌新。

    徐刀刀再次提建议,“咱们赶紧走,另一个指不定什么时候就醒了。”

    沈奢不舍的看了眼池子里已经开始动的医护,好像看到了一堆被吹走的人民币,“......走吧。”

    漫无目的的往前也只是兜圈子,徐刀刀无比希望能跟他们一起原路返回,安全保障就相当于加了两层。

    沈奢和席茧却都没同意,就非得冒个险。

    徐刀刀没办法,只能跟着走,但是头铁着要冒险的两个人好像都很路痴,根本就是在瞎走,他实在看不下去了,就再次提建议,“.....你们先等等,看看雾气的飘向,全都朝一个地方涌的,可能那边就是风口,走那儿试试。”

    席茧赞叹,“你真聪明。”

    沈奢也跟着竖拇指,“真厉害。”

    徐刀刀的表情千变万化,总觉得怪,又说不出哪里怪。

    向来在游戏里当毒蛇靠无耻通关的沈奢居然变得含蓄起来,简直含蓄过了头,太渗人了。

    几个人沿着弯弯绕绕的路走到了深处,没有看到出口,只看到一个区别于其他水池的地方。

    要大很多的池子靠着墙,里面坐着一个人,身上爬满了白色的虫卵,吸附在他的皮肉上,像呼吸一样蠕动,好像,是在吸食什么。

    墙面上还有个黑黢黢的大洞,冷风呼呼的灌在里面,洞口全是黏腻的不知名胶体,很恶心,里头还散发着一股浓郁的腐臭和鱼腥气。

    跟阿唇身上的很像。

    池子周围圈着玻璃罩,外面站了一排医护,他们中间还有一个坐轮椅的男人,骨瘦如柴,脸色发紫,鼻梁上架着着黑框眼镜,像个严肃正经的老师。

    “曾先生,已经检查过,阿唇没有大碍。”旁边的医护开口道。

    曾先生“嗯”了一声,抬手敲了敲玻璃,“你到底为什么要把她推进去?”

    柳叶子平静地看着他,“兄妹之间的小吵小闹而已,这难道也要向您汇报吗?”

    曾先生扶着轮椅把手咳得昏天黑地,终于缓过来,靠在那儿半死不活地说,“当然不用,只是觉得困惑,这已经是这个月你第十一次把她扔海道了。你是想跟她闹着玩还是想把她喂鲨鱼?”

    柳叶子这回没说话。

    一个齿轮转动的声音突然在他身下响起,他一点点漫出水面,露出了整个上身,竟然是被固定在一个电椅上的,还绑满了铁皮扣,根本无法自己动弹,只能僵硬地坐在那儿。

    滚烫的水烧红了他的皮肤,跟煮掉一层皮似的,胸口上全是绽开的皮肉,里面也长满了密密麻麻的白色卵蛋。

    “那到底是什么?”席茧小声问。

    沈奢说,“看起来像寄生虫,说不定,就是你在瓶子里看到的那个四不像。”

    席茧“哦”了一声。

    徐刀刀也问,“这个曾先生是不是什么重要角色啊?”

    沈奢:“有可能。”

    徐刀刀眼睛一亮,“boss线要是打通了,奖励肯定不少。”

    沈奢分析道,“这种主线一般都又臭又长,剧情多,浪费时间,钱还少。没那个必要。”

    突然,其中一颗卵蛋居然出现了裂痕,软壳脱落,很快就露出了里面的东西,皱巴巴的五官,青蛙一样的四肢,上面竟然,还有人为的缝线。

    这真的是那个玻璃瓶里的东西,却不是人做出来的,而是真的孵化。

    原来这游戏还是个玄幻向。

    “怪物”趴在柳叶子身上,从吸取血液变成了撕咬,像发了疯的畸形虫一样,对人类的血和肉有种惊悚的执着。

    “我妹妹呢。”他声音颤抖,像在强忍疼痛。

    曾先生说,“已经送回去了。那可是你亲妹妹。你平时在她身上做些乱七八糟的研究我就不说什么了,不过火就行,这次真的太过分了。”

    他皱着眉,很不认同的样子,“居然还给她戴了什么破套.子,那是手套吗?那根本就是又丑陋又不实用的垃圾。”

    席茧:“......”

    柳叶子或许想说什么,却只能张着嘴,一个音节都发不出来,仿佛被鬼掐住了脖子。

    曾先生轻轻叹气,“你就在这儿泡上几天吧,希望有天你能想明白,亲情可是比任何东西都要重要的东西,别再执迷不悟了。”

    接着他又咳了几声,“别躲着了,在自家疗养院怎么还跟做贼一样呢。”

    他没有转过身,自顾自说着,“这可不是你们现阶段该来的地方,着急没用,还是要排着队一个个来。”

    徐刀刀指指自己,“他这是说咱们呢?”

    席茧点头,“应该是。”

    沈奢丝毫没反抗的意思,举着手就走了出去,“抱歉,我们不是故意偷听的。”他睁着眼说瞎话,“刚刚迷路了,不小心走到这儿的,请问出口在哪?”

    曾先生扭头看向三人,笑意慈祥,“新来的病人?我也得道个歉,都还没来得及跟你们见一面呢,这地方怎么样?住着还舒服吗?”

    沈奢一脸真诚地点头,“五星级享受,又舒适又刺激,充满趣味性。”

    徐刀刀:“......”

    席茧比较好奇那些“四不像”,直接问道,“为什么要把人放在水池里泡,那些卵是什么东西?”

    曾先生说,“啊,一种药膳而已。活血化淤的。”

    他根本就没费心思编理由,随口就扯了一个。

    话刚说完,他虚弱地抬了抬手-->>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AD2

章节目录

AD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