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二八(1/2)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AD1
AD4
    一二八:

    季乐鱼眨了眨眼, 慢慢从他的抽屉里拿了瓶胶水出来。

    “这个胶水他们说粘的很牢,你说,它能把人的嘴巴粘住吗?”他好奇的看着林非, 漂亮的凤眼里满是纯净的无邪。

    可偏偏说出的话充满了邪气。

    林非:……

    林非心里默默扶额, “放回去。”

    季乐鱼不太愿意, 他撅了噘嘴,“他说话那么讨厌, 就该不要说话啊, 粘住了就可以不说话了。”

    林非:“放回去。”

    季乐鱼瘪了瘪嘴,不太满意的把胶水塞了进去,他还本来打算加到林洛泾的水里呢, 虽然不知道能不能粘住他的嘴巴,但是可以试试啊。

    说不定就粘住了。

    “嘴巴被粘住只是不能说话, 又不会死。”季乐鱼替自己辩解道。

    林非:……

    林非冷漠道,“不行。”

    季乐鱼没了办法, 从抽屉里拿了个小盒子出来,“那这总可以了吧?”

    林非低头去看,“这是什么?”

    季乐鱼打开了盒子,里面是很薄的碎玻璃。

    “我少给他放一点。”他讨好道。

    林非:……

    “你打算放在哪里?”

    “就他的饭里啊。”季乐鱼的声音软软糯糯的,带着稚气未脱的奶味,像奶糖一般,“他吃饭的时候吃进去, 嘴巴应该会受伤吧?”

    林非:……

    林非看着他, 心道你一天到晚脑子里就想这些吗?!

    难怪你没心思学习!

    “不行。”

    “这也不会死人的。”季乐鱼据理力争, “而且也不是水、火、刀子之类的,就是会流血而已,但是我摔倒了有时候也会流血啊, 没什么的。”

    “不行。”林非再次道。

    季乐鱼觉得他要求好多啊,他又拿出了一个小盒子,“这个总可以了吧?”

    林非:……你到底还有多少宝贝是我不知道的?!

    林非觉得自己不用看了,他把季乐鱼拉了起来,“今天晚上你不写作业。”

    季乐鱼狂喜,“真的?”

    “你去好好看看《思想品德》。”

    季乐鱼:……

    “那我都会。”

    林非对此很怀疑,他觉得季乐鱼肯定没好好上过《思想品德》课!

    “那你就再看一遍。”

    季乐鱼:……

    林非帮他把桌上的小盒子收了起来,放进了抽屉里。

    季乐鱼看着他,低低道,“你看,我要是提前告诉你,你根本不会允许。”

    “因为你做的不对。”

    “可他做的也不对啊。”季乐鱼振振有词。

    “你那天在商场,真的是要想上厕所吗?”林非问他。

    季乐鱼没有说话。

    “你想做什么?”

    季乐鱼稍稍沉默了片刻。

    “快说。”林非催道。

    “也没什么啦。”季乐鱼小声道,“他们应该是要去坐电梯的,我如果跑过去,就正好可以撞到他们,让他们摔下去。”

    林非:……

    “电梯是很危险的,你知道吗?”

    季乐鱼明显不那么知道,“不就是可以动的楼梯吗?”

    “当然不是,电梯比楼梯危险,你以后不准有这中想法。”

    季乐鱼:“哦。”

    他似是被林非的这个不许,那个不行打击到了,有些丧丧的,低着头,不说话。

    林非看着他,想了想,摸了摸他的脑袋,他说,“乖。”

    季乐鱼抬头看他,他难得的坦诚道,“可是我本来就不乖啊。”

    “那就乖一点。”

    季乐鱼不太愿意,他说,“我讨厌他。”

    “你可以骂他,可以打他,可以做其他事情,但是这些不行。”

    “那什么可以呢?”季乐鱼问他。

    林非一瞬间有些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他和季乐鱼是截然不同的两中性格。

    季乐鱼睚眦必报,谁伤害他在乎的人,哪怕就是一句话,他也能记十几年,报复回去。可是林非骄傲不屑,他看所有人都隔着距离,不在乎也懒得在他们身上耗费时间精力。

    林非的世界,是一个世人如何,都和他无所谓的世界,他只需要自己成长,自己长出坚硬的刺,保护自己。

    可季乐鱼的世界,是一个谁也不能触碰他逆鳞的世界,他不允许任何人触碰,谁碰他就会撕下伪装的乖巧,用刺刺伤对方。

    他们本不该有什么交集,各自生活在各自的世界。

    林非不能理解也不在乎季乐鱼。

    季乐鱼只要林非不主动招惹他,他也不会去打击报复林非。

    就像书里那样。

    可现在,他们却因为林洛清和季屿霄的婚姻,意外生活在了同一个屋檐下。

    林非看着面前的人,他并不是不知道自己做的不对,他也知道,他是在干坏事,可是他也并不觉得自己需要改。

    林非没办法让他改,从他亲眼看到季乐鱼把季鑫推下水的那一刻,他就知道,季乐鱼表里不一,虚伪狡诈,心狠手辣。

    他天生就是这样,就和自己天生不喜欢搭理别人一样,没法改,也不想改。

    所以,他只能约束。

    小刀会划伤手,但是如果塞进刀鞘里,就不会了。

    “你以后,每次做这中事之前,都提前和我说一声。”他轻声道。

    “那你一个都不会同意。”季乐鱼撅着嘴道,“就像现在。”

    “也不一定。”

    季乐鱼抬起眼睛盯着他,抿了抿唇,想说什么又没说,委屈巴巴的。

    他其实很想和林非说,“我就是这样,我从来都是这样,我本来就不乖。”

    又想问他,“你是不是现在觉得我讨厌了?”

    可是他却怎么也说不出口,问不出来。

    大人都喜欢乖巧的孩子,季乐鱼也想做他喜欢的人心里最乖巧的孩子,所以他总是在他爸爸妈妈叔叔面前乖乖的,单纯懵懂,没有一点坏心思。

    可是他其实有一抽屉的坏心思呢,他本来就不是什么乖孩子。

    所以他才喜欢林非和他说“乖”,就仿佛他应和着说“我乖”,他就会真的变乖一样。

    “我肯定要让他不开心的。”季乐鱼低着头没有看林非,“他说了我叔叔的坏话,那他就不可能好好的,什么都不付出。”

    这是不可能的,他如果找不到,遇不到还好,既然能找到,那怎么会让他好好的呢?

    季乐鱼不敢去看林非,他低着头,看着地面,想着林非这一次,应该会彻底看清楚他的真面目了吧。

    他推季鑫的时候,林非虽然撞见了,但是也因为是第一次,所以他可能觉得他能变好,可是他就本身就不是乖小孩儿啊,他不可能变好的,他就是很坏,打从心-->>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AD2

章节目录

AD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