壬字卷 第四十二节 站队伊始(3)(1/2)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AD1
AD4
    “嗯,他行色匆匆的模样,我也不太明白他是在做什么。”卫若兰随口道:“就看他心神不宁的样子,这就算是要去徐州几年,京中物件也没有必要就要处置吧?难道他老爹还能当一辈子淮扬镇总兵?不迟早还是要回京么?”

    冯紫英一时间有些迷乱,总觉得这里边有些什么问题,但脑子里有些混乱,还没梳理清楚。

    “他是要把京中宅邸都卖掉么?”冯紫英迟疑着问道。

    “应该不是吧,只是处理宅邸中的一些老物件,我听他随口一说是说有些东西老旧不堪了,处理了也好,但那个和他说话的人我见过,姓冷,好像是荣国府里哪个下人的亲戚,原来是替石家、马家处理过一些宅邸物件的,紫英,你有印象么?缮国公石家和治国公马家前两年垮了,也只能发卖各式物件宅邸来维系生活,就是哪个姓冷的,……”

    卫若兰的话让冯紫英心中一动,“你是说冷子兴?”

    《红楼梦》书开篇不就是借冷子兴这个古董商之口向贾雨村介绍荣宁二府么?这个冯紫英还是记忆很深的,周瑞的女婿嘛,而周瑞夫妇是王氏的陪房过来的,也最得王氏的信任,也就是说这周瑞夫妇应该是王家人。

    “具体叫什么名儿我可不知道,但我知道他姓冷,和荣国府里有些瓜葛,在城中主要是帮忙捣鼓古董为生,这两年好像改换门庭跟着一个大人物了,很是吃得开,古董、田庄、宅子都在做了,……”

    卫若兰摇摇头,“我可和他们这些人没什么交道,不过你也知道去年京营大溃败之后许多人都得要去蒙古人那里去赎人,不少家里其实都是马屎皮面光,其实屋里都没有积蓄,只能把家里老家底儿拿出去发卖换银子,那个姓冷的应该在里边挣了不少,……”

    冯紫英还不知道这里边居然还有如此一出,他还以为只有王熙凤、贾赦、贾瑞他们几个从中捞了一笔,没想到这产业链衍生到典当发卖这些要赎人屋里的老家底儿,还能让冷子兴也从中挣一笔。

    看样子去年內喀尔喀人的这一战的确把京营这帮人给坑惨了,许多人都是穷尽家底儿来赎身,这始作俑者却是自己。

    只不过自己也是无奈,那等情况下如果不给內喀尔喀人一个足够的回报,真的可能会演变成一场灾难,几万京营将士被屠戮大半也不是不可能的事儿,冯紫英宁肯选择付出一大笔银子来拯救这帮废人烂人,也不愿意见到那种事情的发生。

    对冷子兴冯紫英没什么印象,去了荣国府那么多回,一次也没见着过,以前也没有在意,但是今日卫若兰这么一说,倒是让他有些警惕起来了。

    周瑞是王家人,冷子兴却是周瑞女婿,这二者之间关系有多密切,现在不好说。

    王子腾若是真有反意,只怕京中这些家底只怕也有准备了,当然也不排除王子腾更谨慎,早早就已经处置得差不多了,留下的都是一些难以出手的死硬老件儿,也能遮人耳目。

    照理说陈继先不该如此才对,听齐师话里话外这陈继先不该是皇上和朝廷授意而出镇淮扬的么?怎么这陈也俊却悄悄溜回来处置起家中物件来了,而且还是找的周瑞女婿?

    这里边似乎有一条若有若无的丝线牵连起来,让冯紫英总感觉要捕捉到其中一些什么,但是又还差一点儿什么,始终堪不透。

    一直到卫若兰离开,冯紫英还深深陷入在沉思中梳理这里边的关节。

    ******

    把甄应嘉送到大门上,看着对方登车离开,贾雨村才若有所思地回到花厅中,重新端起那杯残茶,慢慢品起来。

    还是家乡的茶好啊,若非甄应嘉来,贾雨村还真不愿意用这种茶待客。

    这甄应嘉是个心胸狭隘的小人,贾雨村知道今儿个的事情谈不好,对方肯定又会扫兴而归,所以提别将家乡的紫笋茶拿出来待客,不出所料,甄应嘉对此茶赞不绝口,临行前,还专门送上一袋,可对方却是冷着脸气冲冲地走了,当然,茶也没撂下。

    “大人,甄公走了?”一直站在一旁的精干男子小心翼翼地问道。

    “唔,走了,能不走么?谈不好,谈不下去了,坐在这里作甚?他也是要面子的人,总觉得顾天峻来没谈好,朱国祯来也没谈好,他来谈好了多大的面子,回去之后自然就有邀功之资了,没想到还是没谈好。”贾雨村淡淡地道。

    “那大人是不打算和他们……”精干男-->>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AD2

章节目录

AD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