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十六(1/2)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AD1
AD4
    二十六:

    林洛清这才反应过来。

    也是, 季乐鱼从小就黏林非,林非一年级转学的时候, 季乐鱼只是因为他以后和自己不顺路, 不能再一起坐车上下学,就闹着也要转学,要去林非的学校,和他一个班。

    他那时候才刚刚上幼儿园大班, 季屿霄还十分担心他转过去跟不上, 没想到季乐鱼去了后在林非的监督下成绩直线上升, 最后冲到了年级第二。

    倒是让季屿霄高兴了许久。

    ——他虽然很能理解小孩子不喜欢上学, 也不觉得小学就必须要成绩好, 但是到底是做家长的,谁会嫌弃自己的孩子成绩好呢?

    如果现在, 林非真的要跳级或者冲击少年班,那么季乐鱼势必也要和他一起。

    可季乐鱼天生就不喜欢学习,他能考到第二, 靠的不是他刻苦努力, 而是他天资聪颖,这种天资可以帮他即使上课不听下课玩游戏,也依然取得好成绩。

    只是一旦跳级或者去少年班, 他短期内需要吸收别人一年、两年甚至几年的知识,他玩乐的时间势必减少,看书学习的时间势必会增多。

    偏偏他又不是一个喜欢看书学习的人,所以他确实不适合。

    林洛清很欣慰林非即使在这种时候, 也能想到季乐鱼, 但同时他也不希望林非为了季乐鱼委屈自己。

    “你能想到小鱼我很开心, 但是非非, 你自己也是一个独立的个体,你的想法和情绪也同样重要。爸爸不希望你为了别人而委屈自己,如果不考虑小鱼,只考虑你自己,你想去吗?”

    “我无所谓。”林非淡淡道。

    他说,“去不去都可以,可是去了小鱼会不开心,所以我不想去。”

    他说的很平静,没有一丝惋惜或者遗憾。

    他是真的不在乎,林洛清想,所以他选择不让自己的弟弟不开心。

    林洛清看着他幼小又稚嫩的脸,点了点头,“好,那我们就不去了。”

    “嗯。”林非应道。

    他还是那副无波无澜的样子,好像自己放弃的不是一个改变自己一生的机会,而只是路边的一根杂草。

    林洛清看着他这不以物喜不以己悲的样子,想逗逗他,故意道:“不过你这么替小鱼着想,小鱼却不知道,这也对你太不公平了,等一会儿我回去的时候,就把这件事和小鱼也说一声,好让他知道他哥哥为他放弃了什么。”

    林非:……

    林非转头看他,三分嫌弃三分无奈还有四分拒绝,“不用。”

    “为什么啊?”林洛清眨了眨眼,“你不想小鱼知道?”

    “没必要。”林非淡定道。

    林洛清捏了捏他的脸,教育他道,“你怎么什么都没必要呢?你不告诉别人,别人怎么知道你为他做了什么?又怎么会知道你的好呢?”

    林非不是很明白,“我做了什么,为什么要让别人知道?”

    他说,“是我自己要做的,又不是别人让我做的。”

    林洛清:……

    “那你这样岂不是很容易付出没有回报?”

    “为什么要有回报?”

    林洛清:????

    不是,崽,你认真的吗?!

    “你这也太高尚了吧。”

    “可本来就是我自己要做的,和别人无关。”

    林洛清:……啊这……

    “那他如果不知道,对你不好怎么办?”林洛清担心道。

    “那我会放弃他。”林非语调淡漠。

    林洛清这才松了口气,还好还好,虽然他付出不求回报,但是也不会受了伤还坚持付出。

    林洛清总算是放心了。

    那天晚上,林洛清最终也没有把跳级的事情告诉季乐鱼。

    林非不愿意,他也就不会违背林非的意愿。

    他在林非的脸上亲了一下,满意的看到林非别扭的红了耳朵,这才依依不舍的离开。

    没想到,时隔这么多年,一切竟然再次重演。

    而这一次,林非还是做出了同样的选择。

    林洛清笑了笑,转头看向季屿霄,“等晚上我们问问他,到时候就知道了。”

    “嗯。”季屿霄点头。

    他为着林非的事情高兴了好一会儿,一直到车子开了出去,才猛然反应过来,“我还没亲你呢!”

    林洛清失笑,“好好开车吧,又不急于一时。”

    那怎么行,季屿霄才不愿意,他趁着红灯停了车,转头凑近林洛清,毫不犹豫的亲了过去。

    林洛清哭笑不得,只得勾住了他的脖子,和他接了一个甜甜的吻。

    季乐鱼和林非全然不知林洛清已经提前杀青回了家,依然是不慌不忙的和往常差不多时间到了家门口。

    季乐鱼掏出钥匙插. 进了锁眼里,却发现转不动。

    估计是张阿姨又顺手反锁了,他想。

    他敲了敲门,等着屋里的人给他开门。

    没一会儿,他就听到了动静。

    厚重的木门缓缓在自己面前打开,门后站着一个人,阳光涌入,肆无忌惮的铺陈在他的脸上,渲染着他精致清丽的五官,照亮了他的眼睛,也让他的容貌愈发惊艳夺目——可不就是林洛清。

    季乐鱼怎么也没想到会在这个时候看到他,愣了一下,下一秒,就扑过去抱住了他。

    林非则眨了眨眼,眼底有着不甚明显的温柔与开心,他低下眸,长长的睫浓密的遮住了他的喜悦,他什么话也没说。

    季乐鱼抱着林洛清,软声软气的撒了好一会儿娇,这才依依不舍的松开他。

    “怎么你回来都不提前告诉我们啊?”

    “告诉你们了,还怎么给你惊喜。”林洛清笑着捏了捏他的脸。

    季乐鱼哼了一声,“你肯定和我父亲说了,你就是瞒着我和我哥,你们两个一起瞒着。”

    季屿霄点头,“怎么,我和你爸瞒着你们俩,有什么问题?也不能什么事情都让你们俩知道啊。”

    季乐鱼拉长语调“哦”了一声,“那确实,我们俩哪比得上你们俩呢~~~你们俩可是一对,晚上睡一张床~~~”

    季屿霄失笑,“你和你哥晚上还睡一张床呢!”

    他说到这儿,又想起什么道,“要我说,你现在年纪大了,那床也就两米,你们俩睡一起不挤啊?”

    “不挤。”

    “也就你说不挤。”季屿霄看着他,“你就是太黏非非了,这以后你们俩上了大学还能睡一张床啊?我看不如从明天开始,你就和非非分开睡,省的到时候你去了大学不适应。”

    季乐鱼简直不敢相信这么残忍的话是从他亲爱的叔叔嘴里说出来的。

    “你这是只许州官放火不许百姓点灯,你和我爸爸能一起睡,我和我哥就不可以,你也太双标了吧。”

    季屿霄哭笑不得,搂住了林洛清,“我和你爸爸我们是一对,我们本来就该睡在一张床上,你们俩又不是,就是我和你亲爸,在你这么大的时候,我们也是分开睡的。”

    季乐鱼见此,一把搂住林非,振振有词,“长江后浪推前浪,青出于蓝而胜于蓝,你就不允许我和我哥比你和你哥的关系更好吗?”

    季屿霄听着他这话,一个没忍住,笑了出来。

    他不知怎的突然想到了自己和季屿凌年少时的那段时光,那时候他的母亲不在,父亲又忙,整个家里只有他和他哥。

    偶尔两个人聊到深夜,他懒得回自己的卧室,就和季屿凌一起去卧室洗了澡,在他的卧室睡下。

    现在想来,那些回忆都历历在目。

    温馨又珍贵。

    他总是会在看着林非和季乐鱼时想起他和他的兄长,想起他们曾经的时光。

    所以他乐于看到季乐鱼和林非关系亲密,越亲密,他也越开心。

    “好吧。”季屿霄故作夸张的叹了口气,“那你们俩还真是厉害,长江后浪推前浪,你们俩已经把我和你爸拍在了沙滩上。”

    季乐鱼轻笑,林洛清也被这话给逗笑了。

    “行了,小鱼、非非你们去换衣服吧,一会儿吃饭。”

    “嗯。”季乐鱼高兴道。

    他欢天喜地的上楼和林非放了书包,换了衣服。

    林洛清叮嘱了季屿霄几句,让他别把林非放弃保送的事情告诉季乐鱼。

    “为什么?”季屿霄不解,“小鱼又不会嫉妒非非,他们俩关系多好你刚刚又不是没看见。”

    林洛清觉得他这时候就很不聪明了,“你就不能用你那分分钟几千万的脑子想想这其中的奥秘吗?”

    季屿霄:???

    “你觉得非非为什么不愿意保送呢?”

    季屿霄恍然大悟。

    他有些惊讶,又有些难以置信,“不会吧,这事关他的人生,他就这么为小鱼放弃,太可惜了吧。”

    “非非你还不了解吗?除了他在乎的人,其他的都是路边的野草野花,他看都懒得看一眼,还会觉得可惜?”

    “别说保送名额了,就是十个亿加哈佛的录取通知书放到他面前,他也不会接受。”

    因为他想要的他会自己去拿,他也觉得自己能拿得到。

    所以,他不觉得这些东西有资格让季乐鱼产生压力不安。

    “不过也没关系。”林洛清劝他道,“就非非这成绩,国内大学还不是随他选,所以也无所谓。”

    说是这么说,但季屿霄总觉得可惜。

    “还是劝劝他吧,到底也是人生大事。”

    “晚上再说吧。”林洛清笑道。

    季乐鱼很快就和林非换好衣服来到客厅。

    两人在林洛清和季屿霄身边坐下,林非安静的听着他们说话,季乐鱼则开心的和他们一起聊着天。

    没一会儿,张嫂走了过来,“饭好了。”

    季乐鱼连忙站起来,揉了揉肚子,“我都饿了。”

    林洛清看着他这颇有存在感的身高,又想起他刚刚进门抱自己时的情景,“小鱼,你是不是长个子了?”

    季乐鱼点头,“好像是长了点儿。”

    林洛清好奇的和他比了比,发现他隐约好像比自己还高一点儿。

    “你现在多高?”

    “一米八二还是八三吧。”季乐鱼回想道,“前一阵儿量的,这段时间长没长我也不知道。”

    只有一米八的林洛清:……

    他默默朝林非看去。

    林非:……

    “吃饭吧。”林非明显想跳过这个话题。

    林洛清上下打量着他,总觉得他好像比季乐鱼还高一些。

    “你多高?”

    林非:……

    林非说不出口——怕打击他。

    倒是季乐鱼心直口快,“我哥应该一米八七或者八八吧,我记得上次量的时候他好像比我高五厘米。”

    林洛清:!!!!

    好家伙,这还真是长江后浪推前浪,这后浪都已经把他拍在沙滩上了!

    之前明明还是可可爱爱一下子就能抱起来的小包子,现在长得都比他高了!

    厉害了,我的崽!

    一家人愉快的吃了一顿饭。

    晚上林非写作业的时候,收到了林洛清给他发的一条微信,让他一会儿到自己房间来一趟。

    林非看着微信,猜他应该已经知道了自己放弃保送的事情。

    他回了个“嗯”,继续写着手里的卷子。

    差不多十一点,季乐鱼写完了老师布置的卷子,转头看向林非,声音软软的,“我写完了。”

    “那你先去洗澡吧。”林非平静道。

    季乐鱼点头,站起身,打开林非的衣柜拿了件自己的睡衣,哼着歌朝浴室走去。

    林非听到“嘭”的关门声,不紧不慢的写完最后一道大题,这才合上笔帽,离开自己房间往林洛清的房间走去。

    林洛清正坐在床上看星熠上一季度的财务报告。

    然而和他出色的演技相比,他在经商方面则略逊一筹,总有那么几处,林洛清怎么看也看不明白。

    他把手里的报告递到季屿霄面前,疑惑道,“这段什么意思?”

    季屿霄放-->>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AD2

章节目录

AD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