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章 学院首席是我哥(1/2)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AD1
AD4
    首、首席阁下怎么突然询问他这种问题?

    算起来……塞缪尔家和楚家,都很清晰的只有一位继承人。如果非要联姻的话,好像也只有他们能——

    楚见微见塞缪尔垂首,沉默不言,苍白的耳廓处透出很轻微的淡粉色来,也微微顿了一下,意识到自己的问题或许显得很有些奇怪。

    “……抱歉。”首席轻声道歉,“失礼了。只是随便询问一下。塞缪尔,不必把我的话放在心上。”

    塞缪尔怔了怔。

    心底巨大的空虚与失落感席来。

    塞缪尔下意识抿了抿唇,开始反省是不是自己“犹豫”的太久所以才错失了机会——但不管怎么样,他的嘴上已经本能地维护起楚见微来。

    “您不必道歉。”塞缪尔微微抬起头,脸上还荡漾开来一层很淡的粉色,目光略微扑朔,不是很敢和楚见微对视,但还是固执地道,“您的询问没有任何失礼的地方。虽然现在两世家没有什么姻亲关系,但或许以后——”

    提到这里,塞缪尔差点要将自己的舌头都咬掉了。

    他从没有做出过这样嚣张的、像是示爱似的直白举动,贵族间对于“爱情”这种表达,似乎总是要弯弯绕绕含蓄内敛些,对于傲慢的塞缪尔小少爷而言更是如此。但他依旧咬着牙,竭力保持着频率正常的呼吸声,厚着脸皮补充完毕:

    “以后,说不定会有缔结两姓之交的契机。”

    塞缪尔非常地想将这个以后锁死在未来的十年内。

    不过小少爷当然没好意思直接说出这个想法来。

    楚见微似乎还有些惊讶。

    首席阁下很宽容地笑了一下,似乎将这当做了塞缪尔家小少爷的一种社交辞令,并没有反驳,轻声而礼貌地道:“好的。”

    “塞缪尔?”

    阿斯一脸惊恐地望着他。

    “你流鼻血了?!”

    塞缪尔:“…………”

    很好。

    他上次说宁愿被阿斯见到自己流鼻血,也不愿意在首席阁下面前出丑的愿望,似乎终于被哪位神明听见了——只是这神明硬是耳背的只听了一半,也只给他实现了一半。

    楚见微顿了一下。还以为塞缪尔是再次调动了超过身体负担的魔力本源才如此——他当然不会因为这件事苛责这名优秀的二年级级长。毕竟塞缪尔不是因争强斗狠损伤自己的身体,而是为了从高等级魔物手中活下来,使用了过于强大的魔咒的话,也是无奈之举。

    这种损伤还不好用简单的治愈术处理。楚见微将自己长袍中携带的巾帕再一次递给了塞缪尔,让他捂住正在细细流血的高挺鼻梁。

    塞缪尔:“……”

    ——顺便一提,这已经是楚见微借出去的第二块巾帕了。

    第一块被塞缪尔相当珍惜地封存在了自己的魔法匣当中。

    塞缪尔手腕简直都在颤抖。

    他接过来,闻到了上面很清新淡雅的、属于楚见微的气息。

    这本来应该是很美好的一件事,但是两次……两次他都在恶狠狠地流鼻血,异常丢脸,还弄脏了首席阁下的随身物品。

    “……谢谢您。”

    他说。

    在这种哀莫大于心死的窒息意味中,塞缪尔的宽大袖袍遮掩住了通红的脸,他低着头,睫羽不停地颤动着——像是灵魂出窍一样,跟着那些负责调查和详细检查的老师们离开。

    其他人看见塞缪尔略微僵硬的身体,也只以为是遭遇了那样可怕的事情的后遗症。

    至于阿斯——

    好吧,其实阿斯没塞缪尔想象中那么刻薄。至少他现在是没什么嘲笑小少爷的心思的,毕竟两人刚刚还“并肩作战”过。

    他也和塞缪尔一并被带离的时候,忽然听见楚见微首席轻声叫住了他。

    阿斯听话地回头:“?”

    楚见微沉吟地看了他一眼,低声询问了一下阿斯的家庭环境。他的声音很轻,又因为楚见微是微侧过身,做出的倾听交谈模样,动作隐秘,总之他们这边的动静倒是不会被人听见,除了塞缪尔看向他的目光很如芒刺背。

    阿斯微微怔了一下,觉得有些一头雾水。

    他的家庭出身?

    阿斯虽然对其他贵族都很有提防警惕的心思,但唯独楚见微,是不一样的。

    首席阁下救过他两次。

    而他又的确是一位非常优秀、且品格出众的前辈。所以阿斯倒也不会觉得楚见微有什么坏心思,不怎么顾忌地回答了。

    他是一名孤儿,挺常见。贫民窟附近有很多他这样被抛弃的孤儿。

    小时候就住在救济院——不过阿斯其实也没有什么在那里的印象了。他从记事起,就是被他现在的养父母收养的记忆了。

    那是一对很温和的夫妇,孩子在一次探险当中牺牲。后来他们在悲痛当中收养了他,但并不把阿斯当成一个替代品,而是视为真正的孩子来对待。

    他们带阿斯度过了一个物质不算丰裕,但非常温暖的童年,教导了他很多做人的道理和最开始对世界的认知。

    也是因为这种和谐的亲子关系,后来母亲的身体状况恶化,需要昂贵的魔法草药治疗,阿斯才自愿成为了雇佣兵,去大陆的各个角落探险,赚取钱财,也在这一过程当中认识了亚瑟。

    后来母亲身体好转,并不需要阿斯再冒着危险去接任务了,也写过几封家书让他回来。只是阿斯回到偏僻却静谧的家乡后,却并不习惯——他的骨子里,似乎都是流着想要变强、想要冒险的热血的。

    养父母其实很舍不得阿斯。

    但最终还是做出了妥协,他们毕竟年纪大了,希望阿斯以后一个人也能过得很好,成为强大又受人尊敬的大魔法师,便默许了阿斯外出求学的事。而阿斯也几经辗转,又和亚瑟进入了阿瑞格亚。可以说,在他们那个村庄当中,阿斯已经是父母和所有村民眼中、不折不扣的大魔法师了。

    楚见微若有所觉地听完,又很温和地询问了阿斯的家乡。那个被叫做“托诺”的、不算很有名气的小镇是什么样的。天气、特产、风土人情——这些细节性的小问题,似乎让首席阁下觉得很感兴趣。

    托诺小镇实在是太小太小了,没出过什么有名的人物,在一些大型地图的绘制上,甚至不会有这个小镇的标记,而是含糊地划分在附近的城邦当中。

    阿斯很惊讶,为什么首席阁下这样看上去很……尊贵的高高在上的人,会对这样普通的小镇感兴趣。

    一开始,他甚至是有些羞涩的。

    他很爱自己的家乡,但也不妨碍这么一个小镇实在没什么可提的地方,或者说没什么新奇的地方。只能结结巴巴、绞尽脑汁地想出一些值得夸奖的细节来。

    比如托诺小镇的气候温和,大部分时候都是微风天气,站在田野里会很舒服。

    种有一大片的油菜花,很壮观地连绵几里,金灿灿的很好看,成熟季节,隔壁城镇的年轻人都会特意跑过来旁观。

    托诺小镇虽然没什么特产,但是黑麦种植的都很好,粗壮饱满,所以他们那的黑麦面包还不错,酿的麦酒也香甜。

    要说人情环境,那就是镇民们人很好,每家每户都很热情,阿斯家里经常能收到隔壁邻居婶婶送来的酿香肠和黑面包什么……

    楚见微很温和地和他一边走路一边聊天。阿斯绝对不是一个很好的介绍者,言辞不够吸引人,又很紧张,所以基本是想到什么说什么。

    但楚见微却绝对是个很好的聆听者,他几乎全程都是温润的神色,也绝不会打断阿斯,只偶尔做出礼貌的回应,让阿斯知道他在听,甚至在阿斯大力夸奖托诺小镇的麦酒的时候,还会若有所思地点头,用期待的语气道,“如果有机会的话,我也想去品尝那样香醇又不醉人的麦酒。”

    ——就好像以楚见微的身份,没喝过大把比一个普通小镇的麦酒要更高品质许多的昂贵美酒似的。

    只能说,当楚见微想要和一个人聊天的时候,和他交谈就变成了一种相当享受的事。

    阿斯从最开始的紧张局促、甚至还有些因为莫名而生出的不安,在楚见微的引导下,已经变得介绍非常流畅起来……可以说没几句话,就将自己从小到大的生长环境给抖了个干净。

    直到安格院长似乎有什么事,要找楚见微,首席阁下才礼貌地和阿斯-->>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AD2

章节目录

AD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