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pter 24(1/2)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AD1
AD4
    贺英柏这次十分不幸地垫底了。

    因为爬着爬着,他就感觉到了上面祝延冷冰冰的视线,于是手指发麻,四肢僵硬,踩空了好几次。

    连带着舒明悠也差点给他扔下去。

    舒明悠灰头土脸——

    看看祝延看看贺英柏,感觉人鬼有别。

    但是仿佛仅仅是一个开始。贺英柏爬得意外频出就算了,中间门还绳索差点裂开一次,好不容易上来了,他的衣服就撕拉一声,被山崖给挂烂了。

    一抬头,还下雨了。

    完美复刻那次舒棠的遭遇,而且他还是被全网转播的,肉眼可见即将被做成表情包传遍大江南北。

    他也不明白,为什么今天能够这么倒霉呢?

    弹幕上嘲笑了一会儿贺英柏,有开始讨论海棠花cp:

    【这是保安么,这是特工吧?】

    【嘿嘿嘿,体型差,体力差嘿嘿】

    ……

    他们还抽空给贺英柏取了一个外号:爱情保镖。

    指在别人的爱情里面发挥不怕苦不怕累的精神,为别人的爱情保驾护航。

    舒棠看了看狼狈的贺英柏,感觉人果然是要有梦想的,你看,她当时想要日他祖宗,这梦想不就快要实现了么?

    于是幸灾乐祸毫不掩饰的舒棠,高高兴兴地和神扬长而去。

    这天夜里,贺英柏下了直播,发现自己更倒霉了。

    他郁闷至极之时,接到了一个电话。

    贺英柏虽然出身贺家,却很少和本家的人有联系,所以当贺英基联系他的时候,贺英柏很是受宠若惊。

    贺英基年纪轻轻就接手了家业,如今不过三十岁,可是同辈看见他,都要恭恭敬敬叫一声大哥。

    这样的大家长接班人,对于家族中人而言,地位是远远凌驾于其他成员的。

    所以贺英柏有些受宠若惊。

    贺英基发过来了一张照片。

    照片上,有一个有点模糊的侧脸。很奇怪,你明明看见那五官,却像是脑海里有云雾遮罩,让你无法辨认、无法识记,只是依稀知道,这照片上的人长得十分好看。

    贺英基:“我听说你现在a国这边的海岛上拍节目?”

    贺家自从几十年前一场海啸将神庙冲毁之后,一直在孜孜不倦地寻找那座神像。重新将神供奉在贺家的神庙里。

    乃至于到了贺英基这一代,他的使命就剩下了一条:不择手段、不计代价,一定要找到神、侍奉神。

    但是大海又是何其辽阔?

    这任务如同海底捞针一般艰难。

    唯一值得安慰的就是,贺家供奉的那位神,已经苏醒。那张模糊的照片,就是唯一的希望了。

    贺家耗费了巨大的心血去寻找海神,请了无数专家,复刻当时海啸的场景、计算海神像可能出现的地方。

    好巧不巧,正是贺英柏所在的a国孤岛一带。

    本来,贺英基完全没有必要联系贺英柏,可是来不及了。

    今天不一样——

    这是几十年里,第一个满月的潮汐之夜。

    “你可知道上任家主的弟弟,在海难中去世?你就以替家族寻找小叔叔的名义,去寻找照片上的人。”

    这也是他们多年来寻找海神的借口。

    贺英基道,“今天夜里,去找,我会派人派飞机过来配合你,但是今天夜里,你必须出现!”

    他的语气突然间门空前地变得严肃庄重起来,

    “祂名义上是你的小叔叔,但是若是真的见到了祂,要叫祂先生!一定要足够恭敬、足够谦卑。”

    贺英柏听得云里雾里:怎么找个小叔回来,感觉像是请了一尊神回去?

    “祂喜怒无常,最厌恶人欺骗与隐瞒,若是你做出了让祂不喜的事,祂会随时要了你的性命。”

    贺英柏脖颈一凉,听起来这个小叔叔像个黑手党/教父之类的狠角色,他懵了,“现在这是法治社会……”

    贺英基极为轻地,笑了一声,像是自嘲。

    其实某种意义上,他们和普通的信徒不一样,他们是主动成为神的“家臣”的。

    几十年前,贺家家主贺海翔企图将神庙私藏,惹得海神发怒了,当时进了神庙、跟着贺海翔动了手的人,全都无一例外死于心脏病发作。

    侥幸活下来的几个人,此生都不敢提起“海神”二字。

    当看见那些诡异无比的记录的时候,贺英基都一阵发凉。

    贺英基生怕毛小子不知轻重,开始和贺英柏谈起那些侍奉神的注意事项。

    贺英柏本来还是提心吊胆的,但是越听越不对劲。

    比方说侍奉祂需要露水或者纯净的雪水;

    比方说给祂的食物,要焚香沐浴之后才能够烹饪,送上去的时候要心中虔诚;

    听完之后的贺英柏:……

    这还是人么?这是什么古墓派出来的仙男?

    “要是你侍奉得好,可以趁机与他拉近关系,若是可以的话,你可以叫他一声……”

    “叔叔?”

    贺英基恨铁不成钢:“叫爷爷啊!”

    “叫他一声爷爷是你-->>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AD2

章节目录

AD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