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85 章(1/2)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AD1
AD4
    第185章

    韫玉看着棺木中的尸骨, 到底还是红了眼眶, 她记得当初跟沈陆离的点点滴滴,也是真的帮他当做亲人,怎么就成了今天这样?

    但是他做下的错事太多, 哪个受害者不是无辜的, 都有亲人,因为他的私欲,成了永世不得超生的亡魂。

    韫玉看着棺木中的尸骨好一会儿, 才从背包里取出朱砂,然后开始画起阵法。

    等到阵法画成已经是半个小时, 画好破魂阵,韫玉把沈陆离的尸骨搬到阵法中央, 然后她用刀划开手臂,血迹开始滴落, 滴落在阵法之上,说也奇怪,那些血迹顺着地上阵法的纹路缓缓流动着。

    血迹滴滴答答的往下落,几分钟韫玉脸色就有些发白。

    好在这个破魂阵不需要献祭,但是需要她的鲜血,等到血迹走遍阵法的每个纹路, 韫玉在手臂上点了几下,止住伤口的血迹, 然后随便包扎了一下。

    虽然要不了她的命,不过需要的血却不少, 她有些失血过多。

    她喝了些灵泉水,稍微歇息了一会儿,然后把沈陆离的尸骨摆在阵法中央的位置,取了背包的定魂钉,这是用百年桃木制成的,制成钉子后她放在灵泉谭中泡了至少七七四十九日,上面都是灵气。

    而阴邪之物最怕的就是这个。

    魂属阴,秦南麒是鬼修,他现在的修为太高,正面打上,她没有任何胜算,鬼修唯一怕的就是尸骨被毁,越是厉害的鬼修越是害怕这个,能够打败鬼修的方式大约就是两种,一种直接同鬼修打斗,打的它魂飞魄散,另外就是就是灭了她的尸骨,尸骨毁去,鬼修的一生修为基本也差不多散去,就算不灭,也是虚弱至极。

    所以一般鬼修都要妥协保存自己的尸骨,以免被敌人找到毁尸。

    韫玉也没想到,沈陆离这两千年并没有动过他的尸骨,依旧让它埋在这里。

    两年前,两人也只是肉身没了,尸骨却还是完好无损的,应该是他曾经又回来用设置阵法保存的。

    韫玉盯着沈陆离的尸骨看了会,把手中的定魂钉刺进尸骨的脚底板。

    两枚定魂钉刺入尸骨双脚的脚底板后,韫玉继续把两枚定魂钉刺进尸骨的掌心。

    然后是腹骨,再就是胸骨中,最后头骨上。

    从腹骨开始,定魂钉就很难刺入,到了胸骨的时候韫玉脸色已经煞白,这些都要耗费体内灵气才能把定魂钉刺的进去,勉强把定魂钉刺入胸骨后,韫玉开始喘气,身上甚至有些脱力,她补充了些灵泉水,然后准备把最后一枚定魂钉刺入尸骨的头骨中。

    这一枚定魂钉却是极难刺进去,哪怕是用尽全力,也只是勉强刺入一丁点,必须整颗定魂钉完全没入头骨,把头骨刺穿的。

    “玉儿,你就是这样恨我!”身后突然传来秦南麒阴沉沉的声音。

    韫玉顿住,然后回头,看见秦南麒脸色煞白的走了过来。

    她淡声道:“你当初做下那些事情,害人性命的时候就该知道会有这么一天的。”

    秦南麒走到她面前停了下来,居高临下的看着她,“你记起之前的事情了?”

    “是。”韫玉并没有反驳。

    生下安安后,她每天都会做梦,慢慢的会梦见一些事情,都是她身上发生过的,渐渐的,她就记起来一些事情,直到半年后的现在,她已经完全记起她到底是谁,当初到底是怎么回事。

    她是福玉公主,可是也是韫玉。

    当初龙脉献祭死后,她成了韫玉。

    韫玉也是主动把肉身献祭出来的,所以她瞬间成为韫玉,替她继续活了下去。

    夺舍跟献祭是完全不同的。

    夺舍是夺取别的身体继续活下来,对象可以是任何人,只要术法成功就能成功夺舍。

    但是献祭需要的条件会多很多,献祭之人是在知道无法继续活下去的时候,主动把生命献给别人。

    她与韫玉长相差不多,按着科学一点的解释就是气场差不多,所以她醒了过来,成为韫玉。

    之后会所里发生的事情,跟秦予绥的认识,到相知结合,还有亲人们,以及河清村,她都慢慢记了起来。

    也因为如此,她必须想法子对付秦南麒,她没打算被他囚一辈子,这辈子,她想要的生活其实很简单,跟秦予绥一起,育有一儿一女,住在河清村,守着那些山头湖泊,守着度假村,偶尔出去帮人看看风水什么的,这样的生活是她一直向往的。

    也差不多实现了,可偏偏出现了沈陆离,他害死这么多人,也的确是因为她,他才有了这样的执念,可这不是他害人的理由。

    因她而起,就由她结束。

    秦南麒的脸色白了两分,眼神透出了绝望,“玉儿,你当真不愿意跟我在一起?我那么爱你,追寻了你两千年,你却半分机会都不肯给我。”

    韫玉淡声道:“沈陆离,我不是你变成这样的理由,不过是你自己自私罢了,既然你追到这里,今日我们便做个了断吧。”

    她说罢,退后两步,掐了个诀,一道灵气朝着秦南麒缠了过去。

    沈陆离的尸骨七处被定了六处,所以他的修为大减,这会儿抬手推开那道灵气,也只是勉强挥开,后退两步,他站在离韫玉几米远之外,沉沉的看着她,目光悲凉。

    韫玉又是甩出两道五雷符,五雷符朝着秦南麒射了过去,他闪身躲开,脸色又白了两分。

    韫玉知道现在两人也就是旗鼓相当,他的修为大减,他体内的灵气也是所剩无几,唯有符篆还有挺多。

    他本身是鬼修,比较害怕灵气的攻击和五雷符。

    她这段日子存下不少五雷符,全都一道道的朝着秦南麒扔了过去。

    秦南麒到底还是受到一些影响,其中一道扔在他的手臂上,将他的手臂被炸的血肉模糊,血迹滴滴答答落在地上。

    韫玉看着他手臂的伤口,抿了下唇。

    “你倒是真的狠心。”秦南麒眉头都没皱半分,仿佛受伤的不是他,对手臂的伤没有半分在意,他只是紧紧的盯着她看着。

    韫玉手有些抖,刚才定魂钉的时候,她已经耗费不少修为。

    天空中轰隆隆响起打雷声,还伴随着闪电,豆子大的雨点噼里啪啦的落下来。

    周围树木挺多,不过这块倒是没几颗树木遮雨,两人都暴露在雨点中,这场突如其来的雨,把两人浑身上下浇的湿透。

    韫玉任由雨水顺着额头脸颊滴落,雨势有些大,两人站在雨幕中对视起来。

    手中已经没有五雷符,韫玉握紧拳,脚尖踮起,朝着秦南麒冲了过去,一拳砸向他。

    两人瞬间颤抖起来。

    两人的修为都所剩无几,现在也只剩拳脚功夫缠斗在一起。

    韫玉的拳脚功夫到底不如他,体力也不如他,打斗好一阵后被他掐住了颈子。

    韫玉抬着头,死死的瞪着他,秦南麒苦笑一声,“玉儿,你当真这么希望我去死。”

    “不是我希望,而是你自己不惜命。”两人是从小一起长大的,若有可能,她又哪里愿意去杀他。

    “为什么他就行,我却不行,明明也是我先遇见你的,到头来因为他替你守护了大魏朝,所以你喜欢上他,这就是天注定吗?”

    他不甘心啊,明明把她当宝贝疼爱的是他,为什么最后她却跟顾诳在一起。

    韫玉看着他道:“他跟你最大的不同就是,他不会去害人性命,亦不会辜负自己的性命……”

    她一边说着话,悄悄的把袖子里的定魂钉慢慢移到手中心,继续说道:“他有责任心,就算我这次跟你同归于尽,他依旧会照顾好木木跟安安,照顾好韫家人,好好的陪伴他们过完这辈子……”

    秦南麒一手捏着她的颈子,低头看着她,目光却没什么恨意,有的只是无尽的茫然与不解。

    他以为的感情就该浓烈似火,她死后,他也不愿独活。

    可这样是错的吗?

    最后一字说完,韫玉突然出手,引着灵泉潭水中的灵气聚在手中的定魂钉上,速度极快的把手中的定魂钉刺入秦南麒的额头。

    定魂钉刺入秦南麒额头时,噗嗤一声,温热的血液溅在韫玉脸颊上。

    秦南麒却是对她温柔一笑,“玉儿,原来你当真很想我死。”

    他的脸色已经惨白,这枚定魂钉刺入他的头骨里,这具身体没有活着的可能,定魂钉连他的魂魄和身体钉在一起,他甚至能够感觉到定魂钉带给他的那种深入骨髓的疼痛,可是却远远不及这两千年他寻不到她的那种疼。

    只是寻到了又如何,她恨他入骨啊。

    雨水渐渐停了下来。

    韫玉身上湿漉漉的,脸颊下却不停的有水珠淌下来。

    秦南麒用尽最后的力气低头看她,温柔的说道:“玉儿,你哭了。”

    他的眉眼都是温柔的,仿佛回到了两千年前,穿着锦袍,总是偷偷领着她出宫出玩的少年。

    “玉儿,你爱我过吗?”他的声音渐渐消散,整个人朝着后面倒去,掐着韫玉颈子的手却没松开,连带着韫玉也跌落在他的身上。

    他的眼眸中只剩下最后一丝丝的光亮,却专注的牢牢的,看着她。

    韫玉脸颊的水珠越来越多,她的脑子里面嗡嗡作响的,浑身都在颤抖着,她颤着嘴唇道:“沈哥哥……”

    这声沈哥哥似乎足以,他也知道她后面想说的话,轻笑一声,慢慢松开捏着她的颈子,用尽全力去握住了她的手,“玉儿,对不起。”

    说完这句,他-->>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AD2

章节目录

AD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