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3章 我有所念人(终)(1/2)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AD1
AD4
    程述带苏小棠去了市区最大的医院进行了全面的身体检查, 除了有些营养不良以外,身体方面没有太大的问题。

    她的左眼几乎已经废掉了,医生说可以安装义眼,义眼就跟真的一样, 丝毫不会影响外观,她也不用总是戴着墨镜。

    程述立刻答应下来,给苏小棠安装最好的人工义眼。不过苏小棠心理方面过不去,所以即便是安装了义眼,她也会戴着的单眼的眼罩,并且总是避开程述的目光。

    疗养期间,程述绝大部分时间都会在家里陪着她, 两个人没有事情做,坐在沙发上大眼瞪小眼。程述便盯着她看, 也不知道看什么,嘴角不自觉地微微上扬, 冲她笑。

    苏小棠挺不好意思,抓着抱枕砸他:“你看什么看。”

    “我觉得你现在的样子挺酷,像海盗船长。”

    苏小棠知道自己有残缺,她稍稍垂首,背过身去不再让他看见。

    程述从后面抱住她,撩开她柔软的发丝,在她单薄的后颈项印下一记浅吻——

    “我给你联系了一所学校, 你先念着,念到高中毕业, 然后再看是想考大学,还是去美国,只要你以后能开心些,述哥怎样都会满足你。”

    苏小棠转过身,第一次抬起眼眸正视这个男人。

    这一年他仿佛成长了很多,眼底蓄积着如墨一般化不开的深邃。苏小棠能够想象,这一年他肯定吃了不少苦头。

    他还很年轻,鬓间却沾了些许微霜。

    她伸手,轻轻抚了抚他的发鬓,然后落到他的眉宇、眼眶,然后是薄薄的唇。

    “程述。”她唤着他的名字,然后轻轻吻了吻他的下颌。

    程述闭了眼睛,任由女孩亲吻自己,但他没有回应,至少,在他认为的她长大以前,他都不会回应她。

    但即便如此,苏小棠依旧能感受到男人满腔的柔情蜜意。

    **

    入学手续办得很顺利,江城排行前列的一所重点高中接收了她,在程述以一笔巨额投资用于捐赠学校修建基础设施。

    苏小棠已经满十八岁了,这样的年龄甚至都应该是高中毕业的年级,可是她才念高一。

    在学校里,苏小棠看着比那些高一稚气未脱的小女孩都要成熟些,当然,也更加漂亮许多,无论是身材还是模样,都已经是彻彻底底长开了。

    她戴着义眼,几乎没有人察觉她的左眼有问题。

    程述给她请了保姆,照顾她的衣食起居,甚至还有保镖接送她上下学。班上的同学都以为苏小棠是富家小姐,因为每天都有豪车开到校门口接送她上下学。

    不过程述露面的时间不多,他在寂家的地位还未稳固,所以绝大部分时候,他都是在忙公司的事情。

    偶尔苏小棠也会听见周围有人提及,说寂家那位三公子行为放肆,经常出入声色场合,身边各色漂亮女人换了一波又一波。

    苏小棠心底知道程述或许是有苦衷,可是如果让她真的一点都不在意,那是不可能的。

    她知道,他对她更多的只是怜爱和亏欠。

    她这样的女孩,宛如飘摇风浪里的一艘小船,轻轻一个浪花便能将她粉碎,能够得到一个像程述这样的男人终其一生的垂怜。

    她应该满足,不是吗。

    程述来私宅总是在深夜里,苏小棠本来都已经上床睡觉了,听到楼下有汽车驶入的声音,她又连忙起床,跑出房间,站在楼梯口转角的位置望着他。

    “还没睡?”

    “嗯。”

    女孩的声音轻轻柔柔。

    “我过来看看你。”程述换了鞋走进屋,坐到沙发边,揉了揉眼角,看起来很是疲倦。

    “最近学习怎么样?”

    “数学有些吃力,不过我会努力的。”

    程述沉思片刻,说道:“那我再给你请个家庭老师,补一补。”

    苏小棠走近他身边,却嗅到一股浓重的酒味,她望向他,他英俊的面颊稍稍染了红晕。

    “你喝酒了?”

    “嗯。”

    “那我去给你倒杯水。”

    苏小棠转身欲走,程述却忽然拉住了她的手,将她拉到自己身边坐下来,揽着她的肩膀,整个将她圈在怀里了。

    女孩只穿了一件单薄的白棉睡裙,白皙纤细的手臂被他温厚的大掌紧紧地握着,她的整个身子都燥热了起来。

    “陪我坐会儿。”男人声音低醇沙哑:“坐会儿就行了。”

    于是苏小棠趴在他的胸膛边,像小猫咪一样,乖乖地依偎着他。

    程述淡淡道:“走了个大姐,本来以为可以高枕无忧,没想到又来了个手段更厉害的小小姐,小小姐已经拿住我的把柄,老子现在真的是前有狼后有虎,不知道该怎么搞了。”

    苏小棠睁着眼睛望着他,虽然不太能听懂他是什么意思,不过她也知道他现在处境可能有些糟糕。

    “小棠,你说我该跟她斗吗,还是听她的话,乖乖给她当条狗呢。”

    “什么当不当狗的,真难听。”

    程述苦涩地笑了笑:“但事实就是如此,要么制于人,受制于人。”

    苏小棠正要开口说什么,程述却低头问她:“你想让我走的更远吗,只要你想,我可以放手一搏,哪怕最后鱼死网破”

    苏小棠连连摇头,用力抓着他的手臂:“不,我不想,如果你走得太远,我就找不到你了。”

    程述沉沉地叹了声,如果苏小棠不在身边,他或许还可以放手一搏,跟寂白较量较量。可是…身边已经有了这么个纤弱的小女孩,任何风险都应该规避,他或许应该走得更稳一些,哪怕最后得不到想要的,但至少,可以保住她现在的生活。

    他低头吻了吻小姑娘光洁的额头,柔声说:“去睡觉吧,不早了。”

    苏小棠抬头望了他一眼,手攥紧了他的衣角,良久,她忽然抬头,亲了他的唇一下。

    程述猛地一怔,随后连忙松开她,往沙发边上靠了靠。

    “你在做什么?”

    “我”苏小棠脸颊泛红:“不能亲你吗。”

    “快去睡觉了。”程述面上似乎流露出了烦躁不耐之意:“小屁孩。”

    “我不是小孩了!”苏小棠急切地说:“你答应我的,等你回来,我就可以和你在一起了。”

    “我说的是等你长大以后。”

    “我已经长大了!”

    他按住她的小脑袋,摇了摇:“我说你长大,才叫长大。”

    苏小棠眼角渗出了委屈的眼泪,可是她却不敢跟他闹,她现在的一切都是他给的,她还能有什么不满意?

    程述用衣袖给她擦了眼泪,笑着说:“难怪成绩不好,整天脑子里都想着怎么谈恋爱了是吧。”

    她置气说:“年轻小姑娘,就想着谈恋爱,怎么了!”

    程述脸上笑意更甚:“行,等再过两年,你再长大些,我这边情况稳了,再考虑这些事,好不好?”

    苏小棠不敢说不好,只能闷不吭声地回了房间。

    那日,有朋友约她去逛街,中途程述给她打了电话,问她为什么还没有回家。

    电话里,苏小棠听着程述那边的声音似乎很嘈杂,但也很熟悉,应该是在夜总会一类的地方。

    她料想是保姆给他打了电话,说自己放学之后没回家。

    苏小棠忐忑地解释道:“述哥,我和朋友去逛街了。”

    程述怔了怔,这是第一次小姑娘和同学约着出去玩,心情有些激动。

    看着她一天天从过去的阴霾中走出来,慢慢开始过上正常女孩的生活,程述觉得,所有的努力都是有希望的。

    “卡带了吗?”

    “带了。”

    “喜欢什么就买,和朋友们逛街,试试衣服裙子,我没时间带你,你要自己买。”

    “嗯,我知道的。”

    挂掉电话之后没多久,程述手机里便收到了付款消费的短信通知,小丫头倒是没有买衣服,反而是去肯德基吃炸鸡了。

    他有些无奈,又给她发短信,提醒她吃炸鸡不健康。

    绝大部分时候,程述在她面前都是扮演着父亲的角色,管着她的生活,也管着她的学习,虽然不常回家,不过丝毫没有放松对她的看管。

    苏小棠和班上同学逛完街,还能赶上最后一班公交回家,送走了同学以后,她站在公交站前等车,对面是盛唐夜总会。

    苏小棠正准备给程述打电话,说自己要回家了,却没想到就在这时,边上盛唐夜总会出来几个男人,她看到一抹熟悉的身影。

    “寂总,这么早就要回去了?”

    “白总交待了事情要去办。”

    几个穿西装的男人簇拥着程述,巴结地说:“现在寂总成了白总身边的红人了,也要帮我们多美言几句啊。”

    程述嘴角挑起一抹冷笑:“相信我,你让我帮你美言几句,永远只会起到反作用。”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AD2

章节目录

AD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