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四章(1/2)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AD1
AD4
    卫韫皱眉下意识地拉开了距离。后退了一步, 彻底远离了郁月琛的范围。即使是郁月琛救过他,但是这样的距离还是叫他有些不适。

    郁月琛似乎也只是开玩笑一样,并没有一定要让他回答。在转头看了卫韫一眼之间就直起了身体。

    然后十分坦然的将手机递给卫韫, 摇头有些无奈。

    “手机挂了。”

    “应该是刚才不小心按到了吧。”

    卫韫耳边还回想着郁月琛刚才反问的话, 这时候见到手机被挂了。很难不怀疑他是故意的, 故意气谢宙。

    他算是看出来了,谢宙和郁月琛之间的关系不怎么好。刚才郁月琛的举动有百分之八十就是有目的的。

    在收回手机之后, 卫韫突然开口道:“不要拿我开玩笑。”

    他指的是刚才忽然靠近的事情。

    郁月琛恢复绅士模样之后, 说了声“抱歉”,语气十分温和。

    卫韫这时候反倒是不知道该说什么。

    郁月琛于是自然道:“去楼下走走吧。”

    “今天太阳不错。”

    他这时候表现的像是什么也没有发生,卫韫便也顺着台阶点了点头。

    今天外面太阳确实很少。环境不错的私人医院里能够看到几个病人零零散散的在外面散步。

    呆在狭小的走廊里只两个人面对面叫人有些尴尬, 还不如下去走走。

    卫韫心底微微松了口气。

    ……

    就在卫韫和谢宙下了楼时,另一边, 听着忽然挂断的电话声,谢宙面色难看了起来。最后郁月琛问卫韫那一句还在耳边。

    不怀好意?

    他对卫韫做了什么?

    谢宙微微收紧手, 眼中彻底冷了下来。

    他第一次这么厌恶一个人。谢宙下意识地想要查查卫韫现在在什么医院。

    但是在拿起手机之后却又停顿了一下。卫韫并不喜欢别人查探他。

    这一点谢宙一直知道。

    这也是之前卫韫厌恶迟澜等人的原因。

    他目光沉沉地看了会儿手机,最终又放了下来。

    他在这里。

    卫韫迟早会回来。

    至于郁月琛……他们会见面的。

    ……

    一墙之隔。

    迟澜在第二天的时候发现卫韫居然还没有回来。

    他早上心脏不舒服的感觉愈加强烈。

    在喝了口水平缓了会儿之后,迟澜皱起了眉。卫韫从来没有露宿在外的情况,除了外出出差,他一直在回家的。

    但是从昨天到今天将近三十六个小时,卫韫都没有回来,难道是出什么事儿了?

    迟澜有些奇怪。

    但是想到谢宙现在在隔壁, 就没有敲门去询问他。反倒是犹豫了一下, 打了一个电话。

    没过多久。

    昨天晚上发生在文丙路上的事情被查了出来。迟澜先是听到卫韫和郁月琛一起回来就先是皱眉。

    后来听到车子坏在路上半天, 两人失踪了一个小时,这才觉得不对。

    卫韫是遇上灵异事件了?

    因为有几次经验,迟澜很快就猜到了。这时候眉梢倒是松了下来弄清楚了整件事, 只是没有想到这次和卫韫一起撞鬼的还有郁月琛。

    他这时候倒是有些后悔自己没有投资那个文化节目,去参加劳什子聚会了。

    “迟少爷,你查这个做什么?”

    电话那头犹豫了一下。

    “这件事不简单。”

    迟澜语气恢复了平常。

    “没什么,我只是随便问问。”

    “放心我不会掺和进去的。”说完迟澜就挂了手机。

    他皱了皱眉低头,看了眼自己心脏的部位。不知道为什么,刚才一瞬间又有些心悸。

    不过……卫韫现在在医院里的话。

    他倒是可以预约一个检查的套餐。他这样想着,又拿起了另一个电话。

    ……

    卫韫参加完座谈会就消失了,狗仔们在座谈会上没有蹲到卫韫。但是却有不少人拍到了卫韫在座谈会结束后参加聚会的照片。

    其中还有卫韫和郁月琛晚上一起离开的,本来这也没有什么。

    两人是朋友,而且还是青梅竹马。路上遇见了顺便送一程也正常。

    然而叫人古怪的是在当天晚上郁月琛和卫韫一起离开之后。

    第二天郁月琛就请假了。

    对于环宇的员工来说,郁总请假是几乎没有的事情。自从郁月琛接手环宇以来,这还是第一次正常时间没有来上班。

    员工内部群里一下议论纷纷。

    这件事也不知道怎么的走漏到了网上。

    网上的网友结合卫韫最后和郁月琛离开,又看到环宇郁总请假的消息。不知道怎么回事竟然有些古怪。

    而更引人热议的是,网上有人爆料,郁月琛和卫韫都没有回家。

    那这两人去哪儿了?

    之前郁月琛和卫韫的cp粉们瞬间兴奋不已,只觉得自己抓住了苗头,这两人妥妥地去约会了啊!

    微博上暗搓搓的。

    “果然,郁韫就是真王道!”

    “我就说这不可能是单纯的朋友之情!”

    “啊啊啊,难道我真的要磕到真的了吗?”

    郁韫cp粉们激动不已,但又害怕这是竹篮打水一场,只能暗暗的克制着。

    而这时,距离两人离开。郁月琛已经两天没有上班了。

    他手上有伤,这段时间在发生一些事情之后便没有着急再处理公司事务。两人下了楼之后,坐在花园旁边晒太阳。

    郁月琛靠在一旁。见卫韫似乎有些无聊,只是单纯的来陪他这个病号。这时候忽然开口:“阿韫要是无聊,不如在这里给我画幅画?”

    “算是纪念一下我难得不用上班。”

    卫韫有些诧异。“在这里?”

    郁月琛笑道:“我听说阿韫给谢宙和迟澜都画过。”

    “这不是朋友应有的待遇吗?”他故意模糊重点。

    卫韫看了他一眼,不过他虽然这会儿也确实无聊,但还是开口:“没有工具。”

    “我总不能凭空给你画。”

    “这个简单。”

    郁月琛目光不变,打电话给助理之后。

    不到二十分钟卫韫需要的东西就送来了。

    卫韫原本以为对方只是随口一说,却没有想到他那么认真,不由有些诧异。

    在助理将画具摆好之后,走过去看了看。发现颜料什么都都是他常用的牌子。

    “这些你怎么知道?”

    他有些奇怪。

    自己从来没有和别人说过这些。但郁月琛却表现的像是对他很了解一样。

    在卫韫奇怪的时候。郁月琛只是道:“我一直都知道阿韫的喜好。”

    “阿韫不知道吗?那幅《镜像》就是我买的。”

    “我很喜欢艺术。”

    卫韫对于艺术这个话题向来很敏.感,此时看了郁月琛一眼。

    然而郁月琛平和自然的表情却又不知道该让他说什么,这时候只能道:“你站好吧。”

    郁月琛垂下眼来,看着卫韫拿起画笔。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AD2

章节目录

AD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