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22 章(1/2)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AD1
AD4
    第22章

    因为这句放肆话, 靳一进门时候,胳膊上又挨了老太太一巴掌:“你今天怎么回事,诚心气我是不是?”

    “没有。”靳一没躲, 淡定挨完巴掌就探身去柜子里取了吹风机, 递给盛喃。

    先进门的盛喃正在玄关里面手足无措地看着, 望见大拽比很自然就递过来的吹风机,她愣了下。

    靳一下颌微抬,示意她:“头发吹一下, 湿着容易感冒。”

    “…好。”

    盛喃接过吹风机, 进到卫生间。

    老式房屋的门板薄薄的, 就一层,即便打开的吹风机在耳边嗡嗡作响,她还是能隐约听见卫生间门外玄关里的祖孙两人的交谈声。

    “栾钟海走了?”

    “是栾老师, ”靳一奶奶听起来还是有点不高兴, “还说不气我, 傍晚老师和你那小朋友都在的时候, 你看你那是什么态度。”

    “谁让他来扰您清静。”靳一声音微凉。

    “对,如果你老师不来那我都没办法知道,你这每天早出早归, 全是演戏给我看?”

    靳一沉默了会儿:“您就别管这些破事, 当他没来过。”

    “你老师费心说了好久, 让我做你思想工作, 你真不肯去学校?”

    “不去。”

    “……”

    盛喃本以为这里免不了一通训斥, 就算靳一奶奶性格温和, 至少是要说两句的。然而她没想到, 这话题到这儿就这么停了, 老太太似乎完全没有继续规劝的意思。

    这是什么神仙家长。

    盛小白菜流下了羡慕的眼泪。

    门外。

    靳一趁话隙回了一趟卧室, 他脱下被细雨淋得湿潮的衣服,听过两秒浴室里吹风机的动静,还是放弃了冲澡的想法。靳一从大抽屉里拿出毛巾擦干身体,兜头套上件有连衣帽的黑色薄款卫衣,又拎出条长裤换好。

    从卧室出来以后,他对上客厅里奶奶若有所思的目光。

    埋进毛巾和碎发间的修长腕骨明显一停,靳一抬眸,有点莫名:“您那是什么表情?”

    靳一奶奶问:“你没听到栾老师走?”

    “嗯。”

    “那你是什么时候出的门?”

    “……”

    对奶奶想问的靳一已经了然,他顶着那坨毛巾走到冰箱旁,拎出来一罐易拉罐装的苏打水,单手屈指扣开,懒洋洋道:“我觉得您最好别问。”

    “嗯?”

    靳一灌了两口,一抬罐尾:“容易对您老心脏不好。”

    靳一奶奶:“……”

    老太太对自己这个在身边长大的孙子还是很了解的,何况她之前几乎没离开过客厅,也没见靳一出门,答案如何她很快就琢磨明白了——

    没走门,那自然只能“走”窗了。

    “你啊,”带着老一辈脱不掉的又惯又气的口吻,老太太瞪他,“你就找刺激吧。十八.九的人了,净出洋相。”

    靳一转过身,半靠到冰箱门上。

    湿得透黑的碎发搭过他眼睑,长睫半垂,淡色小痣在眼尾微烁:“嗯,冲动了,”停了几秒他蓦地笑了,垂着眸闷了口苏打水,“没忍住。”

    “……”

    老太太闻声,有点古怪地望了他一眼。

    这一眼末尾是要转向浴室的,也恰是这时候,门内吹风机的声音停了,门缝拉开一条,小姑娘吹得毛茸茸的脑袋慢慢探了出来。

    靳一靠在冰箱门上,闻声回头,笑还未尽地撩眼:“吹干了?”

    “嗯。”盛喃被热风吹得脸红扑扑的,眸子沾了雨水似的,透着晶亮的黑。

    靳一放下苏打水罐,走向卧室:“我给你拿衣服。”

    盛喃不确定地问:“你有女孩衣服吗?”

    “没有。”

    “?”盛喃茫然,“那你要给我拿……”

    靳一已经从卧室里出来了,手里拎着件白色的连帽卫衣,眼神和语气一般的平静淡定:“我的。”

    “……”

    盛小白菜后退半步,身心表情都充满了抗拒。

    靳一似乎是读懂了她试图抗争的眼神,懒懒散散地补上一句:“或者你也可以选我奶奶的,老年款红牡丹针织衫,怎么样,喜欢吗?”

    盛喃:“…………”

    盛喃:“太客气了,我穿你的就行。”

    说着,小姑娘嗖地一下拉开门,把他手里那件白色卫衣勾进怀里,然后又嗖地一下缩回去了。

    门也被关上。

    靳一看着空了的手掌,不意外地一笑,垂手插进口袋里,他踱步回到冰箱旁。

    骨节分明的手指刚搭上苏打水罐,他察觉什么,回眸。

    老太太正端详他:“我什么时候有过红牡丹的针织衫了?你买的?”

    靳一眸里笑意更盛:“您要是喜欢,明天我就去给您买。”

    “我看是你喜欢。”靳一奶奶拿起放在茶几上的茶碗,过去几秒,她突然像随口问,“你真喜欢?”

    靳一抬苏打水罐的手一停。

    半晌过去。

    他抿了一口,细凉的泡沫在他唇间碎开:“没喜欢过,不知道。”

    老太太没抬头:“知不知道的,可都不许再欺负人家。”

    “嗯。”

    “更不能像今天一样,再把人弄哭了。”

    “……嗯。”靳一垂眸似笑,“以后就算我哭,也不让她哭,这样行么。”

    老太太瞪了他一眼。

    没过去多久,盛喃换好衣服出来了。

    靳一递给她的这件本来就是宽松版的卫衣,他又是那种肩宽腰窄的衣架子身材,还有187的身高,盛喃在161群体里都偏瘦的骨架不知道比他小了多少套,肩线更是完全撑不起,快要耷拉到胳膊肘了。

    于是最后软塌塌挂在她身上的卫衣,比那天穿他的夹克外套还要显得再长一截。

    ……手指头尖都够不着袖口。

    盛小白菜由衷感到羞耻而绝望。

    不过难得大拽比目光一扫而过,几乎没在她身上停留,嘲讽就更没有了:“好了?”

    “嗯。”

    靳一放下苏打水罐,拿起置物台上的钥匙:“我送你,走吧。”

    “…哦,”盛喃捏着袖子里面,往前走了两步,朝客厅沙发上的老太太躬了躬腰,“奶奶再见。”

    靳一奶奶笑得很慈和:“嗯,再见。”

    “……”

    靳一扶门站着,等盛喃拎着她的湿衣服走过去。

    尽管竭力避开视线了,但余光难免掠及——还没到他肩膀的小姑娘沮丧又蔫地走出去,卫衣盖过腿根,又拖下来几寸,衬得腿细瘦白净,很小一只。

    拦腰抱进怀里的话,应该能完全被他的身影裹住吧……

    “咳…咳。”

    意识到自己在想什么的靳一眼神难得慌乱了下,他勾起门后的棒球帽,扣到头上,又往下压了一点。

    “奶奶,我走了。”

    “路上小心。”

    “嗯。”

    “……”

    已经走下去几级台阶的盛喃茫然回头,她听着大拽比的声音语气好像都有点和平常不一样。

    但那只棒球帽给他遮下半张脸的阴影,什么都看不出。

    只在那人转身关门时,盛喃瞥见他环着耳骨钉的白皙左耳上,泛起一圈淡淡的红晕。

    ·

    盛喃不是没意识到靳一拿的那把似乎是车钥匙,但直到坐上副驾驶座了,她还是觉着不太真实。

    抱着系好的安全带迷茫了好几秒,盛喃终于在发动机启动声里回过神,扭头问:“你竟然会开车?”

    “嗯。”

    “你……不会是无证驾驶吧?”盛喃把安全带抱得更紧了。

    靳一瞥她:“你不觉得这个问题问得有点晚?”

    “?”

    话声落时,车身蓦地后退,腾挪转向。

    盛喃:“等等等等!”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AD2

章节目录

AD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