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7章 番外五(2/2)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AD1
AD4
来,晏潮生警觉睁开眼,就见她哭成泪人:“夫君,你疼不疼呀……”

    他无言注视着那双泪蒙蒙的眼睛,他就算要死时,也没人为他哭得这么难过。他冷冰的心里,生出几分无奈,伤口都没那么疼了,却依旧不忘威胁她:“再擅闯无情殿,丢你去喂小鬼。”

    她抱着他脑袋,眼泪糊了他一脸。

    他摸着小仙草软软的脸颊,把她眼泪擦去,话语依旧冷漠:“不许压着本君。”

    从那以后,他每次受伤,她就哭得止也止不住,比他还疼的模样。

    他有时候撑着下巴,好笑地看她哭,恶劣得从来不哄她。

    春去秋来,晏潮生过了人生最美好的一段日子。直到第一次给她淬心的药,那一次她痛得近乎昏迷,他看了良久,捏开她咬破的唇,让她咬自己。

    “夫君,我没事,不疼……”

    她别开头,不愿伤害他,轻轻的、安慰的声音,有一瞬,令他的心窒闷,如同被一只手攥紧。他抱着她,表情阴郁沉冷。

    许久不给他造梦的梦姬,如今又频繁地给他造梦,让他一遍遍看着族人惨死。看着那些人为他的降生,付出了怎样的代价。

    晏潮生冷道:“你不必如此,我不会爱上她。”

    梦姬说:“你最好这样,永远记住自己的身份。”

    有一日鬼域刮着风,她靠在晏潮生怀里,甜甜问他:“夫君,若有一日我们有了孩子,你想要小皇子还是小公主。”

    他心里猝不及防一疼,眸色阴郁,没有说话。晏潮生再明白不过,他们不可能有孩子,他也不会让她有孩子,她本来……也不可能于他长长久久生活下去。

    她在他怀里,处处都暖,然而若取出徽灵之心,她就会变成一具冷冰冰的尸体。

    那一夜他有些失控,抱紧了她,要了一遍又一遍。她原本还有些害羞的,后来被折腾得生了气,他睡得不安稳,在梦里重复:“我不在乎你,一点儿都不在乎你……”

    醒来,发现她不见了,他衣服都顾不及穿好,赤着脚仓惶走出去,最后在长欢院子找到了她。

    他听见她和长欢说:“我最近几日都不回去了,和你睡好不好。”

    她想起什么,有些后怕地小腿儿微颤的模样,晏潮生心里沉甸甸的情绪散去,微不可查升起几分好笑。

    最后他懒得和她废话,把人扛了回去。恶劣之心忍也忍不住,故意吓唬她,她又挣扎又踹,累得小脸通红。

    后来发现妖君故意耍她,气得半日不和他说话。

    他静静看了她许久,心里升起细细密密的笑意,旋即伴随的,是无尽的寒冷。

    徽灵之心总有一日会淬炼完成。

    他开始避开与小仙草相处,在外征战的时日多了,还让宿伦送她回去。她却总在擎苍山等他,一日复一日,一年复一年。

    宿伦叹了口气:“她不愿走,说要陪着你,不怕鬼域苦寒,妖君,何不强送夫人回去。”

    他沉默许久,说:“强送,她会哭。”

    哭了他哄不住。

    宿伦深深看他一眼,晏潮生却久久没有说话。晏潮生明明清楚意识到,自己对她越冷漠越好,可是总也迈不出那一步。

    直到徽灵之心淬炼的最后一年,他整个人像笼罩了一层寒冰,在战场疯狂杀戮,几乎令仙兵听到名字就落荒而逃。

    连伏珩都觉得他不对劲,他收了兵刃,决心快刀斩乱麻。

    然而当晏潮生坐着赤鸢回去,她站在擎苍山顶,灿烂冲他笑,他几乎赤红了眼,盯着她胸腔下那颗心脏,最后哑声说:“回去吧。”

    梦姬问:“为何还不动手?”

    “还差最后一次淬炼。”他平静地撒谎。

    梦姬死死盯着他,当天晚上,再一次让他体会到族人被炼狱火灼般的痛,他冷汗涔涔醒来,看着身边的琉双,骤然阴冷笑了。

    第二日,他问宿伦:“有什么法子可以逼走她。”

    宿伦起初以为他开玩笑,便笑道:“让女子心碎离开,不外乎移情别恋。”

    “好。”

    恰逢宓楚向他求救,说忍不了风伏命的冷漠与残暴。

    晏潮生接回了宓楚,盯着那张与小仙草相似的脸,他皱紧了眉,几乎想把这张脸从宓楚脸上揭下来。

    如宿伦所料,计划进行得很顺利,琉双最后伤心离开了。

    与她解灵那日,他远远地,看着琉双一点点走出自己的生命。指甲把掌心掐出血来,他自始至终,无动于衷看着。

    宿伦问他:“陛下既然舍不得,为何不把她追回来。”

    他笑了一声,透着一股子狠意:“谁给你说,本君舍不得?”

    宿伦噤声。

    *

    伏珩说:“夫人在鬼域外,求道想见妖君,他们苍蓝好似出了事。”

    他饮下杯中酒:“赶走她。”

    “可是……夫人不愿走。若她硬闯,属下……”

    晏潮生饮了一杯又一杯,几乎吼道:“那就对她动手,还要本君教你吗!”

    伏珩连忙告退。

    晏潮生望着跳动的烛台,酒打湿衣襟。他闭了闭眼,出门,也不看鬼域外的她,飞了很远的路,冷冷俯瞰众生,一抬手,燃尽整个苍蓝。

    他身上黑气层层叠叠,是滔天罪孽,而足下,是一片炼狱红尘。

    晏潮生握住手中碧绿的珠子。

    这是她最后的生机,纵然没有徽灵之心十分之一效果。

    梦姬歇斯底里:“你把她藏哪里去了!你竟让她逃了,你撒谎,你为了她撒谎,你忘记你的族人了吗?这种珠子能顶什么用!”

    她化作厉鬼,就要向外追去,晏潮生死死禁锢着她,眉目冷然。

    他冷冷地笑。

    “你也配动她?”

    一笑间,晏潮生身上魔气森然,梦姬僵住,骤然泪下。

    *

    然而世事无常,晏潮生算无遗策,却忘了琉双愿意为苍蓝舍生忘死。

    她捏碎了那颗他发了疯,入了魔,也要保住的徽灵之心,堕入滚滚红尘。

    那个清晨,他知道琉双不想见自己,她撑伞在等着少幽。

    乌篷船摇呀摇,她不知道少幽已经死了百年,同样为了昆仑,化作绵延的灵脉。

    晏潮生笼住一身魔气,化作少幽模样,想最后看看她。

    她却认出了他,连死,也不愿死在他身边。

    她踉跄着脚步离开,人间朝阳升起,他一身魔气,看着水中面无表情的自己,几乎握不住碧绿的珠子。

    *

    晏潮生本是想要成全她的。

    可最后当他跌跌撞撞,发了疯似的赶过去,却见她已经闭上了眼睛。

    人间一场春雨下得真大啊,他握不住她虚幻的手指,骤然吐出一口血来。

    *

    那些事,他已经遗忘许久了。

    今日,鬼域下着雪。

    长欢推开门进来,用冷冰冰的语调说:“院子里的凤凰树再次枯死。”

    他睁开眼,一语不发,挥了挥手,凤凰树再次变得生机蓬勃。长欢讽刺地看着他:“何必如此,妖君还记得她吗?”

    她?

    他冷冷地想,不记得了。早在万年前,他亲自抽出自己情丝,将之封印那一刻,已经不记得她。他已然忘记了她的名字,也快忘记她的样子。

    如今相繇一族沉冤昭雪,妖族与鬼修,都能过上正常的日子。他作为八荒之主,一日复一日,守着空荡荡的大殿,做着应该做的事。

    长欢见他冷淡神情,愤愤离开。

    傍晚宿伦回来了,摇头:“依旧没寻到新的使人复生的魂器。”

    晏潮生停笔,淡道:“那就别寻了。”

    宿伦望着他,许久说:“是。”一万年过去,什么办法,晏潮生都试过了。但凡还有一线希望,也不至于无奈放弃。

    “妖君可曾后悔?”

    “悔?”晏潮生笑道,“本君从不后悔!”

    宿伦松了口气,抽出情丝那么久,再多的不舍,也该放下了。如今四海升平,八荒之主晏潮生,被天下人爱戴,他会有更好的将来,彻底忘了那个人。

    宿伦离开后,晏潮生踩着厚厚的积雪,回到了琉双曾住过的院子。

    回廊风铃轻响,他垂眸笑了笑。

    依稀有个模糊的影子,会从另一头,跑入他的怀抱,唤他夫君。

    当夜八荒天雷引动,紫雷密布整个鬼域,宿伦等人胆战心惊看过去,只看见银色八足蛟龙在紫雷下奄奄一息。

    晏潮生在阵法之中,强引天雷,蛇身化蛟需要万年,蛟身化龙也要万年。

    那时候晏潮生离蛟身化龙,只剩最后一步,便可成神。

    他抽出情丝,本该无欲无求,可蛟龙的眼睛,温柔地看着院子里唯一的那棵树,他把它保护得很好,纵然滚滚天雷下,它依旧毫发无损。

    宿伦意识到,晏潮生并没有在渡劫,银龙拽着天雷,引它鞭笞自己全身,他愿化灰烬,也要强破时空,逆了天道。

    滚滚紫雷中,晏潮生记起很早以前。

    那一年她初初嫁给他,重伤归来,怕她发现难过,便一个人躲在其他宫殿疗伤,她泪眼潸然,委屈站在门口,傻里傻气问他:“你是不是不要我了?”

    银龙鳞片寸寸化作灰烬,晏潮生骨头碎裂,神脉尽断,大口大口吐着血。

    却依旧不忘温柔地冲她笑:“要啊,别哭。”

    我从不曾屈服于世间柔情,你若哭了,我哄不好的。

    【全文完】
AD2

章节目录

AD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