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6章 番外四(1/2)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AD1
AD4
    如同当头棒喝, 方才张狂得想要杀人的晏潮生,在这一刻,慌张松开了琉双。

    琉双唇被他揉得泛红, 一双眼眸仿佛会说话似的, 一眨不眨看着他。

    晏潮生脑袋一翁。

    得了, 这下不必再表明心意, 他都直接越过心意, 做了再明显不过的事情, 容不得他辩解。

    地上的二皇子要气炸了。

    “晏潮生, 你发什么疯!”

    琉双和晏潮生谁也没理他, 晏潮生不理他是根本听不见,琉双的注意力则全被晏潮生吸引。

    她看晏潮生冷怒的表情渐渐僵硬, 以往苍冷的面颊上,没有多大反应, 显得十分平静。然而少年严实衣襟下,露出的一片脖子上的肌肤,已经红得不像话。

    晏潮生的反应冲淡了琉双心中的惊讶于羞赧, 她再也忍不住,眼睛弯了弯。看来她的感觉没有出过错, 不是她自作多情,这样的误会实在太好笑, 哪怕唇上的刺痛,也不能阻止琉双此刻的心情。

    哪怕晏潮生不说,她也知道他恐怕尴尬羞赧到极点,有多么崩溃。

    她越笑,晏潮生脖子越红。最后他只得捂住她的唇收场。

    琉双第一次见晏潮生落荒而逃。

    二皇子平白无故被揍,还是第二回, 气得一佛出世二佛升天,晏潮生触犯宗门规定,再次受罚就不是洗剑这么简单。

    他领了足足三十仙鞭。

    少年皮肉被打得开绽,挨完打还得去跪瀑布,他照旧不说自己揍二皇子的理由。

    琉双拿了仙药去看他,晏潮生跪得笔直。他目光虚虚盯着瀑布,心里不知在想些什么。

    总之看不出悔改之意,神思恍惚。

    他后背全是血,琉双有些心疼,晏潮生自己却不觉,看见琉双时,他抿紧了唇,眼里全是紧张之色。

    晏潮生不怕仙鞭,别说区区三十鞭,就算五十鞭,一百鞭,他也受得住。

    他害怕的是琉双的态度,他怕从她眼睛里,看见对自己多管闲事、干预她私事的气恼,还有……怕她的拒绝。

    琉双盘腿坐在他面前,也不说话,流水声哗哗,鸟儿飞上枝头。

    琉双指尖捻了一颗药丸,递到他唇边:“张嘴。”

    晏潮生下意识听话张嘴吃了,连问也没问是什么,她叹了口气:“疼不疼呀?”

    他摇头,一点都不疼。

    琉双问:“上次你打他,也是因为我吗?”

    许久,晏潮生垂眸,这便是默认了。琉双眼里亮晶晶的,又捻了一颗糖丸一样的东西喂他:“再张嘴。”

    晏潮生脸颊止不住发热,他自小坚强,战雪央夫妇照顾他时,往往也不像凡人照顾自己子女那般小意温柔。

    他心里快要被琉双的态度给灼化,知道他的心意,依旧不讨厌他,是有点喜欢他吗?

    少年目光灼灼,她难得也被他看得赧然。

    少女脸蛋泛着醉人的红,她指了指他耳朵:“能听见我的声音吗?”

    晏潮生方才根本没注意琉双喂他吃的是什么,他的注意力全被她吸引,就算是毒药,这会儿也尝不出来。被琉双一提醒,才感觉到自己耳朵里怪怪的,他渐渐听见了流水的声音,还有她柔软清甜的嗓音。

    他出生以来,第一次听见声音,是她的声音。

    琉双见他没反应,有点儿急了:“不能听见?是没有用吗,不可能呀……”

    她困惑地想要检查,迎来一个炽热到滚烫的怀抱。琉双脸颊抵着晏潮生胸膛,听见了他如擂鼓的心跳。

    *

    晏潮生向师姐学的那些,最后到底都没用上。

    他做梦也想不到,琉双会喜欢他。一时间觉得很不真实,偏又止不住唇角上扬。

    与他同院子的师兄,见从来不笑的师弟,这几日眉眼都是笑意,觉得全身瘆得慌,怕他被邪魔侵体,还悄悄去禀报了师尊。

    晏潮生看起来果敢冷漠,但心有所属的少年,哪里还能维持住一派冷漠作风。

    苍羽门不禁止弟子们交好恋爱,但是任凭师兄怎么想,也想不到掌门最疼爱的小仙草,与自己的小师弟在一起了。

    他们起初发现不对劲,是夜晚晏潮生总是悄悄出去,他一出去,天明才回来,身上还带着露珠。

    某个清晨,几个和他一起长大,关系很好的师兄把他堵住,个个十分忧虑。

    “师弟,昨晚你做什么去了?”

    晏潮生看他们一眼,没有吭声。有位师兄的鼻子十分灵敏,嗅了嗅,结巴震惊道:“和……和女人在一起?”

    晏潮生不仅没否认,还翘了翘唇角。

    他这副模样,惊呆了师兄们下巴,他们宁可猜测师弟最近被什么邪物缠上,或者半夜出去杀人做坏事,也不敢相信他夜晚出去会女孩子了。

    一群还单着的师兄,纷纷对他投去羡慕嫉妒的目光。

    师弟看上去如此闷骚,没想到如此会来事。尤其是知晓,那人是琉双小师妹以后,众师兄恨不得把他摁住捶一通。

    他们年少时,哪个没有悄悄喜欢过琉双,没想到被这小子得逞了!

    第二晚,晏潮生照样按时出去,几个师兄合计:“师弟总是晚间出去,他们到底做什么了?”

    少年少女,旖旎的夜,几个人交换眼神,不可言说的笑意从眼睛里泄露出来。

    这件事不知怎地,在部分弟子中悄悄传开,有一日先前那个腼腆师兄,找到晏潮生,私下说:“师弟,有一事请教。”

    晏潮生看过去。

    师兄涨红了脸,压低声音:“那个,传授一点双修技巧吧。”

    晏潮生神色古怪地看着他:“谁跟你说我有。”

    “你和琉双师妹,难道没有……”师兄咳了咳,挠挠头,“放心,师兄会为你保密。”

    他原本想为今后与道侣合灵以后做打算,没想到晏潮生沉默许久,咬牙挤出几个字:“我和琉双什么都没发生,至今连亲都没亲过。”

    师兄惊呆:“那你晚上做什么去了?”

    当然是陪着她看月亮,再为她采露珠。琉双与他们体质不同,她从一株小仙草修炼而来,多吸纳月光有好处,他陪着她修炼,还为她采花露。

    师兄闷笑:“师弟这般纯情啊。”

    晏潮生脸色黑了黑,哼了一声。

    今夜月光照样皎洁,琉双早早就爬上屋顶等着晏潮生。琉双纳闷地说:“今日师姐来问我一个问题,结果半晌支支吾吾,也没能问出来,我追问,她只说算了。”

    这件事令她好奇又困扰。她口中的师姐,恰好是白日师兄的准道侣。

    晏潮生一瞬便猜到师姐是来做什么的,他好气又好笑。

    “大家最近看我都好奇怪。”她说,“晏潮生,你知道发生了什么吗?”

    晏潮生顶着她的目光,含糊道:“没什么,好好修炼,别管他们。”

    “哦。”她-->>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AD2

章节目录

AD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