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章 整蛊游戏(1/2)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AD1
AD4
    小少爷双唇微翘, 金色的发辫在高透明度药水里同沐浴在金沙下一样的流光溢彩,眼瞳更比黄金的色泽还要灿烂明亮。

    是安德烈的脸。

    那张脸上神色灵动,眼眸含笑, 比他在玩家们面前阴阳怪气的表情要讨人喜欢得多, 但偏偏……这是一颗头颅。

    一颗保持着生动表情, 让人更不寒而栗的人头。

    阿金甚至疑心,下一秒这颗脑袋就会活过来, 对她眨眼说话, 哪怕她已经看到了断裂的颈项处延伸出来的鲜红肌肉和白色颈椎骨,确认这玩意死得不能再死——她甚至崩溃地想,那个主持着游戏、说不定还正在监督他们的安德烈少爷, 到底是个什么玩意?

    卷毛估计也被这一幕震撼了下,发出“嚯”的声音。绕到阿金面前, 隔着厚厚一层玻璃体敲了几下,评价道:“比他平时那副臭脸好看。”

    阿金:“……”

    这能是重点吗!

    元欲雪对着眼前这颗头颅, 也微微陷入了疑惑中。

    不是什么伪装手段,通过扫描基因对比,他确认这就是安德烈本人。

    为什么一个人会出现在两个地方?

    元欲雪的目光顺着这颗头颅所在的玻璃茧体转到一旁,观察到无数被拆解开的器官,静静被封锁在透明药液里。心脏、肺部、脾胃、肝胆……它们沉浸在药液中,和其他标本不同,上面连接的血管在微微收缩, 仿佛还活在人体内部一样, 新鲜得像是随时可以取出来, 缝合成一具完整的身体。

    而在封存这些新鲜器官的容器上,似乎还比其他标本储备容器多标注了一些东西。

    那是直接印刻在容器玻璃壁上的字母,类似浮雕, 光用肉眼很难辨认,如果不是细心注意到光线折射的不同,这些微小印记甚至根本不会为人所发觉。

    元欲雪蹲下.身。

    他伸出手,指腹按压在浮雕字母上,缓慢地念出来。

    “文森特。”

    “黛西。”

    “伊万。”

    “约瑟华。”

    元欲雪的手指摩挲着扫过去,确认了每一个名字。卷毛显然也注意到元欲雪的举动,他奇怪地靠近看了一眼:“这是这些器官捐献者的名字?”

    “……不是。”元欲雪说,“这些都是安德烈的器官。”

    这些血淋淋的器官从外表上来看,根本无法猜到它属于谁。元欲雪说这是安德烈的器官,也是毫无依据的说法。但卷毛沉思了两秒,几乎没任何挣扎地接受了这个结论,奇怪询问:“他的器官,为什么容器上要标别人的名字?”

    元欲雪收回手,摇头。

    这点他也不清楚。

    “先别管那是谁了。”阿金盯着那颗属于安德烈的美丽头颅看了很久,终于把浑身的不适应与悚然强压下去,一脸心如止水地说道,“我们挑个标本带回去吧,老天保佑,我再也不想看到这张漂亮脸蛋了。”虽说哪怕是结束游戏,也得回去老老实实面对安德烈,但她宁愿看他阴阳怪气的面孔,也不想见这诡异头颅了。

    完成任务的确是当前最重要的事,三人默契地没选择带走那看上去十分新鲜又诡异、据说属于安德烈的器官。而是挑选了其他标本体,比如相对而言比较方便携带,体量狭小的眼珠子——虽然看着磕碜。

    但哪怕是阿金,都对这种人体组织无感了,根本顾不上渗不渗人,只要能迅速带走就行。

    以防安德烈和他们玩文字游戏,标本是一人领了一份。

    卷毛在这个时候表现尤其出色,他身体的强度超乎寻常,解决事情的方法也很简单粗暴,直接一脚踢碎了那特殊材质的强化玻璃,收腿的速度还相当快,迸溅出来的药液没一点沾在他的裤腿边缘。

    阿金则属于常备一些稀奇古怪工具的那种,她非常迅速从自己的包里找到了一些适合的容器,也并不怕脏,从药液中迅速打捞出看中的眼球,封死在小玻璃瓶里。擦干净瓶身,丢掉纸巾手套,递给了元欲雪和卷毛。

    任务就算完成了。

    阿金忍不住感叹:“好轻松啊,还有点没实际感……”

    话音还没落下,门外传来沉重的脚步声以及抢救担架的车轮快速碾转过地面发出的刺耳摩擦,两种噪音交杂在一处,却还是掩不住来自女人尖厉的咒骂声。

    “这群小偷、老鼠、无恶不作的盗窃者!”高昂的骂声穿破大门,传进耳膜。

    卷毛凉凉补充:“这下有实感了吧?”

    阿金:“……”倒也不必来得这么快。

    女声渐行渐近,咒骂的却不是小偷们盗窃了人体标本——也的确,这才过去多久,哪能发现这么快。玩家们只能艰难地竖起耳朵,从骂声中提取少量的有效信息。

    “卑鄙的小偷,破坏机械椅,还偷走了零件,医疗器械的报修又是一笔钱,我不想去见主任……该死!该死!该死的贼!”

    更多的咒骂从她的嘴里飞快地吐出来,像是连环炮一样。而此时正在冷藏库里的玩家们幽幽地闭上了嘴,卷毛和阿金同时看向元欲雪。

    元欲雪:“。”

    作为罪魁祸首的元欲雪神色平静,仿佛那个NPC嘴里的损毁公物事件和自己毫无关系。

    等到那被大力推动得可能快散架的担架声音消失,元欲雪他们才从储备器官的冷藏库区域走出来。

    中心区域有NPC存在,但NPC的数量显然不多,这里又天然占据地形优势,四方通畅。在知道大体地形图的情况下,想要顺利离开地下一层其实不算难事——直到他们走出冷藏库的区域的时候,阿金都是这么想的。

    卷毛还非常欲盖弥彰地把大门都给带上,一点看不出锁被损坏的痕迹,准备干完坏事就溜走。

    可惜这里面,很难说没有安德烈从中作梗。

    他们几乎没能多走出两步,四处尖锐的警报声顿时响起,音量能直接炸穿人的耳膜。

    卷毛听力向来不错,这突然炸起的声波,让他吃足苦头,龇牙咧嘴地开始揉耳朵。

    而元欲雪停顿几秒,才拿手轻轻覆盖住了耳垂,像是小猫咪扒拉下自己竖立的敏锐直耳。在激烈的警报声后,同幻境中出现的那名医生音色相同的男声从广播处传来:“警告,出现入侵者。警告,出现……”

    这般重复三遍后,那冰冷男声才命令道:“404病院全体医护、患者人员,请立即前往114.325.17坐标抓捕入侵者。”

    卷毛和阿金作为纯种人类,对坐标这种定位单位其实很不敏感。但元欲雪不同,于机器人而言,方位报点才是最直观而精确的地形图定位,比任何特征形容都要准确,瞬间就发现广播中播报的定位,完美捕获了他们所处的位置。

    “走。”

    元欲雪微微皱眉。

    但不管他们跑到哪里,都会被准确捕获定位,只能靠时间差躲避,好几次迎面撞上怪物潮。

    之前他们面临的是上百个“模型”的追杀,而现在的情况也好不到哪里去。404病院的医护人员不多,但各个都是厉鬼级别的NPC,手中挟持的医疗器械危险性极高。

    而“病患”的能力不提,光是外形上给玩家造成的心理压迫力就极大。阿金在逃亡的时候曾往回看那么一眼,都觉得心灵受到了极大的震撼。

    缺胳膊少腿已经算是完整好看的了。有全身溃烂成脓的病患、有半边被切开露出血淋淋半个腔子的病患、有穿肠肚烂,内脏部位都被掏空的病患,哪怕是皮肤腐烂、从躯壳缝隙中钻出蛆虫的病患,阿金都已经快看的心如止水了。

    这哪里是病人都来追杀了,这明明是太平间聚会来着。

    这次相比之前的追逐战更加危险,他们没有能前往的“安全区”,哪怕是虚假的安全区都找不到。原本预计跑出中心区域,追杀就会结束。但离开中心区后,气都喘不匀的阿金听到那些血肉拖行在地的黏稠滴液声时,就知道根本不是那么回事。

    他们没有被放过。

    必须要逃离地下一层的范围。

    长时间的追逐战下,哪怕阿金的体力在玩家平均水平中绝对属于中等偏上那类,也开始觉得腿脚发麻,使不上力了。

    不是意志不够坚定,而是身体绷到极限,失去知觉,再也迈不开一步。

    阿金缓缓停下来,拼命喘息着平复呼吸,手掌撑在膝盖上。她狠掐了自己一下,试图用痛觉来唤起失去知觉的腿脚的感知,汗水不断从她的额间滑到下巴上,又一点一点地落在地上。

    已经到极限了。

    元欲雪和卷毛也停了下来。

    其实阿金和卷毛都有用过道具来阻拦怪物的追击,但一是能够立即释放且起阻拦效果的道具太少了,释放时间长又失去了争取时间差的意义。二是追过来的鬼怪NPC数量太多,就算阻挡了前面一部分,后面也会如浪潮般汹涌补上,比蝗虫夺食还要凶恶。道具的获取本来就稀缺又苛刻,带在身上的数量也有上限,就算是卷毛这种“狗大户”,也不可能完全靠道具解决这些鬼怪。

    但他们的追逐战的确拖得太久了。

    卷毛心跳也微微有些急促,他的体质强悍,不能作为常人的判断标准。可连他都感觉到疲累,就不必说其他人了。卷毛的目光小心落在元欲雪身上,想着阿金都累成这样了,元欲雪也应该到极限了才对——

    元欲雪的确是停下来了。

    他戴着面具,卷毛没办法从元欲雪的表情判断他现在的状态,只能看见他的衣袖卷起一截,手腕苍白,青色筋脉隐在雪白肤下,十分显眼,掌心微微攥-->>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AD2

章节目录

AD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