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2章 争斗(1/2)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AD1
AD4
    古人多迷信。他们凡遇大灾, 便开坛祭天,祈雨求天,祈阳求神, 一年四时, 供奉不断。可见骨子里对鬼神便有着敬畏。

    秦道炎处斩那日, 血溅三尺,言称必会化身厉鬼纠缠索命。燕帝表面虽无动于衷, 但听太子说, 他暗中请了高僧在宫中念经驱邪,整整三日。

    君父尚且如此,晋王身为臣子, 亦不能免俗。他是个地地道道的古人,信奉神佛再天经地义不过。尤其那日他微服出行, 那名叫玄业平的道士替他看相算命,批语正中心底最隐秘之事。

    真龙之命……

    真龙之命……

    这区区四字让晋王辗转反侧, 夜不能寐。他一直觉得自己比太子强,无论是文韬武略,亦或者是用人之道。偏偏这些年无论他做什么,做得多优秀,燕帝都没有废太子的意思。

    随着时间的流逝,晋王的耐心已经开始逐渐消耗殆尽。他现在急需有人来帮他确定些什么,玄业平的出现则恰到好处。

    唯一持反对意见的大概只有楚焦平。这些时日他替晋王笼络了不少人才, 自朔方之乱平定后, 也在暗中推波助澜, 抬高晋王在坊间的名声。他并不赞成晋王将一名江湖术士带入府中,尤其那句“真龙之命”的批语,传出去必会引来大麻烦。

    “焦平, 你素来谨慎,我自然是知晓的。一个道士罢了,养在府中也没什么,若是弄虚作假之辈,不过多费碗饭,但若真是得道高人,本王又怎能将他赶出去?”

    晋王坐在书桌后,对楚焦平的劝谏不以为意。他顺风顺水太久,兼得在朔方立了大功,难免忘了平日规行矩步的小心谨慎。

    按照原著剧情发展,太子此时早已经对着晋王频频发难,而晋王也在楚焦平这个智囊的辅佐下一一破解难题,愈发变得滴水不漏。

    但是现在剧情改变,太子不仅没有丝毫动作,反而破天荒沉寂了下来。晋王在朝堂上一时风头无两,易储的流言也漫天疯传。

    百官称晋王为诸皇子表率,百姓则猜测燕帝是否会重立太子。流言传得多了,连晋王自己都快信了,偏偏上面就是没动静。

    楚焦平心中总有些说不上来的不安感,闻言皱了皱眉:“殿下怎可轻信那道士的谎言,他不过是个巧舌如簧的江湖骗子,留在身边百害而无一利。”

    晋王闻言忽然看向他,意味深长地问道:“谎言?那道士说我有真龙之命,你也觉得这是谎言?”

    楚焦平闻言一愣,自知失言:“焦平并无此意。只是殿下近日声名愈盛,已经引起了不少人的注意,还是小心为上,何必授人以柄。”

    晋王缓缓倒入椅背,若有所思:“本王已经查过了玄道长的底细,干净得很,你不必担忧。只是本王近日差事件件都办得利落漂亮,父皇为何还不肯废了太子?”

    蛰伏多年,他已然开始心急。

    楚焦平敏锐察觉到了燕帝的不对劲,思忖片刻才出声:“是我失策,有时候风头出多了也未必是好事,东宫那边一直没有动静,反倒显得我们急近了些。后面一段时日,殿下不如静心陪贵妃娘娘礼佛,传出去也是孝名一件。”

    晋王闻言微微皱起眉头,只是很快便松开了,并没有让楚焦平看出来:“你的意思是让本王效仿太子?”

    楚焦平道:“宏图大业不可草率,现如今殿下风头已出,无非便是比比谁更有耐性,潜心静养一段时日也无不可。”

    晋王并不赞成楚焦平安静蛰伏的意见,但他面上却并不显,模棱两可的道:“且看看父皇是什么态度吧。”

    他语罢站起身走到楚焦平面前,伸手拍了拍他的肩,看起来平易近人:“焦平,本王有你这个左膀右臂,何愁不能赢过太子那个草包。”

    你可以说晋王稳操胜券,也可以说他轻敌狂妄。

    楚焦平打从心底不希望是后者,闻言笑了笑,并未说话,垂眸时掩去了眼底不易察觉的担忧:“我听闻北边闹了蝗灾,共牵连邻地二十四州县,圣上不日便将下旨派人赈灾,这件差事殿下争否?”

    晋王缓缓吐出一口气:“赈灾募粮这种事是吃力不讨好,百官平日挥金如土,一到了紧要关头却又开始挨个哭穷。那些商贾更是不谈,重利轻义,一毛不拔的人物,本王有心想接,却怕这烫手山芋伤了自己。”

    他微微摆手:“此事罢了,莫要再提,本王便依你的意思静心礼佛,赈灾募粮的事说什么也不能接,若能扔到太子头上,再好不过。”

    楚焦平思索一瞬:“此事倒也不难,找几个门下人往上递请折子,举荐太子去,陛下应当会同意。太子不知晓此事棘手,说不定便自己接下了,只是……”

    晋王追问:“只是什么?”

    楚焦平微微皱眉:“只是赈灾之事总归要有人来解决,否则北地饿殍遍野,迟早会蔓延至京城。”

    他是在担心北地的流民。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AD2

章节目录

AD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