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1章 十二祭司(1/2)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AD1
AD4
    圣音消失的瞬间, 房间内陷入一片彻底的黑暗之中,唯一的光源,是窗外的那轮血月。

    安无咎感觉到刺骨的凉意, 仿佛自己的整张皮囊都被剥开, 寒风像软刀片一样, 一片一片划在血肉上。

    这番寒冷大约持续了半分钟, 骤然间, 灯火一盏一盏亮起, 形成一个回环。他们十二人就站在正中间,这里不是方才那个小小的房间, 而是一个更为宽阔的灯堂。

    灯亦有十二盏, 分别置于十二个灯柱之上,这些灯柱都是由石头雕刻而成,上面有许多神魔动物的形象。

    天花板距离地面高达八·九米,上面绘制着精美的画作,但却不是欧洲的穹顶式, 是平整的, 用砖石砌就而成,上面绘制着精美而又古老的壁画,大多以红、黄、绿三色绘成, 一眼望过去, 色彩夺目浓厚, 上面绘制出来的人头上都带着鲜艳羽毛制成的帽子,如同原始人族。

    壁画的正中间, 也是天花板的正中间, 不是普通的灰色石头, 而是一整块长一米宽半米的长方体黑色石头, 像一个方碑,四周边缘规整光滑,与其他石砖的工艺几乎不是处于一个时代。

    那黑色方碑是半透明的,莹亮如黑水晶,能透出天穹之上的那方红月。

    漫天无星,红色的月光阴阴冷冷地落下来,透过这块黑色的石头,在这大厅中心的地面上投射出一方暗色红影,诡森万分。

    安无咎发现,他们每个人都不再是刚进来之前自身的衣服,而是变成了粗制棉麻长袍,披着黑色的动物皮毛斗篷。

    风雪不断地从西边开放式的石门涌入,冻得人骨头都是疼的,站在这空荡荡的大厅里直打颤。

    “有门吗?”沈惕往敞着的石门走去,“游戏还没玩就先冷死了。”

    他走过去,发现敞开的大门两端有可以推动的两扇门高的石板,一左一右,看那石板门的厚度,需得四五个人才能推动。

    但沈惕谁也没叫,自己一个人试了试。

    “小心。”安德鲁对他说,“这个门太重了,我来帮你吧。”

    话刚说出去,谁知沈惕竟一下子推动了,表情还相当轻松,好像推的并不是厚重的石门,而是木门似的。

    安德鲁心中奇怪,走到另一扇靠在墙壁上的石板前,试图推动,可这石板比他想象中还要重,双手摁着推了半天,愣是一动不动。

    “还是我来吧。”沈惕说自己走过去,将那石板往前推,推到与另一块相接,将大门堵住。

    推门的时候,他特意往下望了望。

    他们在高地,很高,外面是一片空旷平坦,看起来不像是现代,更像是很早期的时候,也不像是在亚洲。

    “我别的不行,力气是很大的。”沈惕转过身,对安德鲁笑了笑。

    安德鲁也回给他一个笑容。

    “圣音怎么还没有给我们这一轮具体的规则。”梅根冻得有些受不住,两只脚来回在地上跺,“快点吧,我快冷死了。”

    安无咎低头看地面,发现石制地板上也绘制了许多与天花板上同类型的图,都是色彩鲜明的图腾,那些头戴羽冠的人手里拿着的是长矛之类的武器,仿佛在战斗。

    除此之外,出现最多的便是太阳,这很符合圣坛。

    “我感觉这里……”南杉习惯性将两只手笼在一起。他环视四周,给出一个可能性,“这里很像是神庙。”

    “神庙?”藤堂樱抱着自己的胳膊,搓了搓,“什么神庙?”

    南杉讲述说:“我觉得这里很像是古埃及、玛雅或者古南美的建筑,他们都喜欢用石头建造神庙,用来供奉和燔祭他们信奉的神明。在那些时代,人类文明不发达,宗教是占据人类绝大部分生活的,所以很多地方会大兴修建各种庙宇和神殿。”

    藤堂樱点了点头,“所以……这一次的游戏是真的和宗教有关了。”

    安无咎听着他们的讨论,眼睛观察着四周,发现与石门相对的那一面竟然不是一堵与四周围连接的墙壁,它的左右两侧距离南北两面都有一段距离,更像是一面顶天立地的石面屏风。

    那里面会不会藏着什么?

    安无咎心里这样想着,便也径直朝那面石墙走去,他从右边的空间走,这堵墙边缘与北面墙正好隔着一人的距离,安无咎穿过,微微侧头。

    原来这石屏风的背后,竟然藏着一个巨大的石雕。

    安无咎无法形容这座石雕像什么,更无法形容它不像什么,因为它上面什么都有,龙一样坚硬的鳞片,美洲豹的头颅,但不止这一个头颅,这只是其中之一,还有一颗蛇头,吐出分裂纠缠的信子,还有一颗像是人、又不同于人的头颅,那张人面看起来颇为英俊,头顶上顶着一枚太阳,双眼虽是石头,却也明-->>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AD2

章节目录

AD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