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五章(1/2)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AD1
AD4
    自开学那次军训后, 叶辞在学校就不再像个透明人了,那些Omega小男生的交际能力堪比一个加强连,十几个人聚在一起比十几个养鸡场还吵, 和他们混熟了就约等于和全校都混熟了。

    被那群小O到处叽叽喳喳了一通, 叶辞软乎乎的性子与吊打Alpha的运动天赋在一天之内暴露无疑——有个隔壁班的Omega训练时偷偷带了手机, 在叶辞400米障碍跑时给他录了一段并广为传播,配了一首激情动感的BGM, 还在结尾用草莓棉花糖字体打出“Omega之光”几个大字,尬得叶辞直捂脸。

    天天把脸蛋板得像张小棺材板的美少年其实害羞又腼腆,因为不善于和人交际才硬起头皮装冷峻,实际上逗几下就脸红, 在待他友善的同学面前比糯米糍还软, 偏偏体育还优秀到吓人……

    这下不止那十几个Omega小男生, 女孩子们也被萌到母爱泛滥,别的不说,叶辞遇到卡壳的题目时都不太用找霍听澜讲解了,一方有难八方支援,平均年龄比叶辞小一岁但仍顽强自称“姐姐粉”“姨姨粉”的女孩子们齐心协力, 一把英语一把数学地拉扯着这个一心向学的小学渣。

    当然, 这一波人气暴涨后被叶辞吸引到的不止是Omega和Beta女孩子,还有不少Alpha, 之前看叶辞拽兮兮的他们不太敢下手, 怕碰钉子,这下发现是纸老虎, 顿时都蠢蠢欲动起来了。

    不过面对撩骚的Alpha们,叶辞仍维持着之前那张冷脸。

    戴婚戒或是宣布婚姻状态对目前的叶辞来说还是过于张扬高调了,干不出来, 得做做心理建设。

    但反正他自己清楚。

    他都已婚男人了……

    必须检点。

    Alpha的占有欲是强到没道理的,霍听澜连Omega的醋都吃,更别提与叶辞同龄的Alpha了。因此军训后忽然涌现出大批Alpha追求者这一段被叶辞瞒下去了。除此之外,学校里发生的大事小情他全都主动向霍听澜分享:体育课教小O们三步上篮而且在此起彼伏的“小辞好帅呜呜”声中成功教会了几个,午休时他们反向教他打游戏还和他组队开黑了……

    虽说是组队给游戏里的Omega主角换装打扮。

    触及的全是知识盲区……

    叶辞以常年卫衣球鞋牛仔裤的耿直审美为全队打出了一个又一个历史新低战绩,最后被小O们含泪踢出队伍。

    叶辞瞠目:“我这个,打扮得,不好看吗?怎么就F级了……”

    小O们集体为叶辞的审美默哀。

    叶辞焦灼地舔舔嘴唇:“给她口红用粉,粉的,看着不是挺像那种,洋娃娃的么?”

    大家持续默哀。

    叶辞垂死挣扎,小声问:“真不好看啊……?”

    “……那叫死亡芭比粉啦!!!”一众小O异口同声,泪流满面。

    青春朝气,有笑有闹有伙伴的校园生活来得迟了些,可它终究来了。

    叶辞的高中生活没有留下遗憾。

    今年入秋后气温降得快,一场秋雨一场寒,操场的橡胶跑道上好像在一夜之间就洒满了金红的落叶,随即,又在某个晚自习的夜里悄悄覆了层清霜般的初雪。

    虽无科学研究表明,可基于叶辞自身的体验,他感觉高三的时间流逝得比往日快许多。

    爆竹脆亮的炸响与寒凉的硝烟气息尤在昨日,路牙根处的积雪却已在煦煦的春光中暗自消融了。

    半个月、一个月,都在弹指间飞逝,像没过似的。

    或许也是因为生活太规律了。

    霍听澜再不做人也不敢耽误叶辞学业,之前趁着放暑假狠狠荒唐了一番,叶辞步入高三后他就恢复了以克制为主流氓为辅的行为模式。永久标记后叶辞每个月有二至三天发热期,十分规律,他只会在这两三天放肆一番,其余时间顶多是嘴上逗弄,过过干瘾。

    就这样,叶辞过着一种两点一线无尽重复的生活,与同学们手拉手淹没在书山学海中,除去知识点和习题,每一天都像是上一天的复制,充实归充实,但难免会觉得时间过得快。

    不过,在这复制粘贴般千篇一律的几个月里,也有几件不同寻常的事发生,撩动起波澜。

    楚家那位老爷子一年前暴病入院,人是抢救回来了,可身子骨彻底垮了,这一年来全靠着烧钱吊命。不知出于什么心态,这位随时可能驾鹤西归的楚老爷子一直顽固地不肯立遗嘱。楚家那几房太太与各房子女间的遗产争夺战也就这么断断续续地打了一年,比起为能多分财产而抓紧用试管技术“造人”并在三个月前与老婆喜获龙凤胎的二房次子,三房长子楚文林认回在外流落多年的私生子并逼迫其联姻以求攀附霍家都算不上什么骚操作了。

    这一大家子翻翻捡捡也挑不出几个正常人。

    老爷子的财产毕竟有定数,谁拿多了,别人就要拿少,一群貌不合神更离的异母兄弟姐妹互相虎视眈眈,都恨不得从彼此身上连皮带肉地撕一块生嚼了,奈何战线拉得太长,局势已渐趋僵持,进入平衡状态,谁也对付不了谁。

    就在这当口,霍听澜朝楚家这潭死水中丢了几枚小石子,打破了平衡。

    他先是替叶辞偿还了楚文林为叶红君支付的巨额医疗费,债务清了,这对父子除去生物学层面上的血缘再无瓜葛。

    楚文林此人做派油滑,认回叶辞后不大恶语相向,话不说绝,胁迫也是半隐半露的。起初还上演过几轮悔不当初、爸爸愿意补偿你和你母亲、Alpha年轻时难免在这些事上行差踏错之类的忏悔戏码,见叶辞不买账他才收了戏瘾。

    简而言之,那几个月的相处中他没怎么与叶辞撕破脸,更多是笑里藏刀地恶心人。霍听澜如果只是将叶辞当药罐子,他自然不用怕,霍听澜真喜欢上叶辞了,那他年轻时有再多不对也是他们的媒人,又是叶辞亲爹,将功补过,不至于被霍听澜记恨上。

    ——算盘打得噼啪响。

    然而,霍听澜知道此人早已烂到骨子里,眼下尚未酿成严重后果,只不过是因为叶辞这次早早进了霍家的门,他没来得及罢了。

    上一世霍听澜也为了给叶辞出气对楚文林出过手,当时他是从楚文林的夫人阮嘉仪这边入手的——这对夫妻早已貌合神离多年,阮嘉仪身为名门千金,素来心性高傲,什么都要跟人比,而且都要比人强。偏偏丈夫私生活糜烂,不仅搞出私生子,待她亦日益冷漠粗暴,甚至因滥j害她染病。她连个倾诉的地方都没有,表面光鲜,实则苦不堪言,加上阮家这些年来生意不顺日渐式微,她没有娘家依靠,只得忍气吞声。

    霍听澜看出这一层,许诺给她一些好处,又貌似温良地劝慰挑拨了一番,阮嘉仪果然忍无可忍,将楚文林这些年来做过的那些见不得光的脏事朝他抖了个干干净净……

    楚文林为人贪婪,偏偏楚老爷子一直死攥着大权不放,父子二人在这方面倒是一脉相承。楚文林憋得狠了,欲壑难填,在经济问题上手脚一直不干净,在上一世就被阮嘉仪和霍听澜联手整治得很惨。

    而这一世,自从回到三十岁这一年,霍听澜的动作就没断过。有了上一世阮嘉仪给出的情报,这一世他许多事情做起来都是事半功倍,开了天眼一样,不用查都知道该往哪个方向使劲。

    于是今年年初,春节刚过完,一份细致全面、证据确凿的材料被递交到检查部门。

    楚文林莫名其妙地被人抖落了个底朝天,行贿、偷漏税……这案子办下来他怎么也得进去蹲几年。蹲几年不说,他那摊烂事还牵涉到了好几个楚老爷子亲笔签字并由他具体执行的政府合作项目,楚家上上下下都被拎过去审查了一通,原本状况勉强算得上稳定的楚老爷子被刺激得进了ICU,险些一命呜呼。

    楚文林并不在乎楚老爷子死活,关几年监狱也要不了他的命,可在未来那份遗嘱里,他还能从那群鲨鱼一样的兄弟姐妹手中扒拉出几粒剩饭就难说得很了。

    对他这种贪财重利的小人来说,这比蹲十年大牢再死过一遭还痛苦。

    自然,霍听澜在递交材料前确认过叶辞的意思。

    叶辞善良归善良,但也爱憎分明,对这个生物学父亲他怀有的唯一感情就是厌恨,楚文林害了他母亲一生,又视他为工具强制婚配,就霍听澜这些手段他觉得半点儿也不过分,甚至算是轻的。

    况且,那些材料并非构陷诬赖,不过是将楚文林亲手做出的事翻了出来而已,楚文林罪有应得,怨不到任何人。

    这件事闹得楚家天翻地覆,叶辞却只是在刷题间隙探头瞄了眼霍听澜递给他看的材料而已。

    ……这大概也算是替妈妈报复了渣男吧?

    叶辞心里其实没多大波澜,连多琢磨一分钟都嫌浪费生命,高考在即,他的心里只有刷题。

    使他内心波澜大动的是另一件事——

    叶红君赶在春节前与霍听澜派出的医疗团队一起从旧金山回来了。

    带着健康的,祛除了病痛的身体。

    那家生物科技公司的三期临床试验取得了较为喜人的成功,不是所有参与试验的志愿者都达到了如此良好的治疗效果,大约与这种腺体病的具体分型有关,但叶红君所处的组别全员都出现了不同程度的好转。回国前她经过了反反复复的检测,每一项指标都正常,已完全恢复了患病前的状态,后续她仍需要定期检查并报告身体状况,不过项目组对她的预后抱持着相当乐观的态度,认为理论上她的复发概率很低。

    老房子已经卖了,她回国后便暂住在霍宅。

    这半年霍听澜因公务原因在两国间往返过几次,无论如何繁忙都会抽时间专程去旧金山探望她,她平时也常与叶辞打视频电话,接触多了,这两人的关系自然就慢慢渗透给她了。她本就对霍听澜颇有好感,听闻喜讯,自然是一心替孩子高兴。

    见叶辞学业不仅没落下,还在霍听澜的激励与辅导下突飞猛进,她心里更是加倍的踏实——与唆使她放弃学业私奔产子的楚文林截然不同,霍听澜对叶辞的羽翼珍惜备至。

    真的爱他,才会一心助他翱翔天际。

    叶红君回国后,霍听澜为她购置了一套离霍宅仅有几分钟车程的双层小洋楼。

    洋楼面积不算太大,叶红君自己住正合适,雇佣一名家政和一名园丁就能收拾得妥妥帖帖。洋楼一层带花园,花木扶疏,向阳面的墙壁上垂挂着满满的爬山虎。入春后枝叶生机蓬勃,起风时叶片翻涌,正背面的腊绿与银绿交替闪动,间隙中鹅黄小花星星点点,衬着洁白砖石,美好犹如童话。

    房子购置完还需要装修一段时间,加上这母子俩足有半年没见,因此叶红君就先在霍宅住下了,正好还可以亲自陪伴叶辞度过艰难的高三下学期。

    她的厨艺比不上霍家重金聘请的那几位大厨,但唯独煲老火汤称得上一绝,是多年前向她母亲学来的,属于独门秘方,再厉害的大厨也煲不出那种独特的味道。生病前她每周都会给叶辞煲一次改善伙食,身体垮掉后,她足有两年没进厨房,叶辞也再没喝过那么鲜美的汤。

    这天晚上九点钟,叶辞惯例在书房埋头刷题。

    霍听澜今天的工作都处理完了,留在书房单纯是为了陪他,手中拿着本书在看,黑皮革封面,烫金花体外文,书名不太好辨认。

    书房门虚掩着,叶红君立在门口,温声唤道:“听澜,小辞,给你们送点儿宵夜。”

    霍听澜起身快步迎上,接过叶红君手里的托盘,感激一笑,道:“都这么晚了,还辛苦您下厨……”

    “没事儿,小辞就爱喝这个。”叶红君温婉一笑。身体痊愈了,这半年她养回来了些,整体仍是瘦,但面颊圆润了不少,肤色也粉白,是血气充沛的健康模样。

    叶辞一道题目演算到关键处,笔都不舍得停,却还是百忙之中抽空埋怨了句,是心疼的语气:“您昨天说好的,今天肯定好好休息,怎么说话不算数?”

    “哎呀,”叶红君被儿子抓到把柄,辩驳道,“煲汤又不累,妈妈坐在那看着火儿就行,鸡都是人家处理好的……”

    霍听澜笑笑,像个高大英俊的侍应生,俯身将托盘上的两个汤盅摆到桌上,劝道:“先歇会儿,趁热喝。”

    叶辞咽了下口水,鬼画符式潦草地列了几行算式,匆匆往答案处填了个数,这才搁了笔。

    这都高三下学期了,离答应林瑶的年级前五十还有一小段差距,他哪敢松劲。

    “唔……好香。”可能是用脑过度,晚饭吃得不少,但写写算算三小时下来又饿了,叶辞揉揉微凹的小腹,掀开汤盅盖子。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AD2

章节目录

AD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