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8章 番外·小两口的日子(1/2)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AD1
AD4
    平旦将至, 幽冥渐渐起风了。

    师巫洛捞起仇薄灯,揽在怀里。

    两个人一起靠在绮枕上。

    仇薄灯的手搭在景云霞被面,宽袖堆到手肘往上一点的地方, 露出来一节漂亮的小臂。他本来就白得有些过分, 稍微用力一握, 都会留下明显的红痕。此刻,不少格外触目的指痕, 从手肘处一直延到腕骨下边一点的地方。

    分明是在床榻间, 被紧紧地攥住了,深深地按进罗被里,动弹不得挣脱不得, 只能被动承受着。

    手肘再往上,更过分的痕迹就隐没进衣袖里了。

    仇薄灯连根手指都不想动弹, 任由师巫洛拉过他的手。

    师巫洛旋开一个青黛螺纹瓷盅,沾了一点盅里的寒梅膏, 以指尖在那些痕迹上抹开,轻轻涂了起来。仇薄灯比千金大小姐娇气多了,一按就出印子不说,不管的话,不多时就要青了。疼倒是不疼,就是看着有些“触目惊心”。

    仇薄灯自己无所谓,师巫洛却见不得他身上有什么青紫。

    ……说实话, 还不如青着呢。

    仇薄灯想。

    寒梅膏抹上肌肤, 涂开的时候, 稍微有点凉。师巫洛知道他怕痒,力道拿捏得刚好,不会太轻也不太重, 但问题是……腰窝处,是仇薄灯最敏感的地方,力道重的时候倒还好,力道一轻就有些受不了。

    正想着,怎么把这一茬避过去,塔檐下的风灯灯火飘了出来。

    一团一团。

    就像发光的蒲公英,被风吹着,摇摇摆摆向上飞。

    “灯笼好像有点少,”仇薄灯拿手肘捅了捅师巫洛,“烛虫都三只挤一团了。”

    幽冥的灯,里边其实没有点油脂凝的蜡,取而代之的,是一种名为‘燃’的烛虫。

    “燃”不大,小小一团。平旦时分,随东风一道出启明天门,以人间山野的草木清气为食。等一天下来,吃饱了,鼓鼓沉沉一团,飘不起来了,就随风沉回到幽冥里,随便缩到什么木架上去消食。

    以前幽冥未分,天门未开,也有些燃会直接落到荒野上休息。人见了,将之称为“鬼火”,觉得是不详之兆,要走大火的——这话委实有些过分抬举。“燃”这种小东西,连“怪”都算不上,连棉纱都烧不着。

    要它们去纵火烧屋,纯属刁难。

    一开始,仇薄灯和师巫洛也没想用它们来充当灯芯。

    只是有一天,仇薄灯想在幽冥城里搭个葡萄架,架子搭完洞幽竹剩了几根,便顺手做了几个灯笼。刚糊了白棉纱,仇薄灯想起城西的莲花池池水静了好几天,不知道清了没。两人就把灯框放架子上,让风先吹把糊棉纱的浆吹干。

    等两人从城西回来,整个葡萄架浸在一片光里。

    只见他们刚做的几个竹篾灯框里,就蹲了一团团大大小小,荧荧圆圆的不速之客。

    旁边地上还落了十几二十个火团子,一蹦一蹦,够啊够的,想把自己也塞进灯框里。简直就像一群圆滚滚的,不会做窝的小鸟,撞见符合心意的巢——你挤我,我挤你,差一点就要大打出手了。

    他们一走近,一堆火团子受惊过度,“呼啦”一下,噗噗蓬蓬地飞起来一大片。就剩一个反应慢——也有可能是吃太撑了飘不动,在竹篾边沿摇摇晃晃,啪叽一下,摔进底儿,摔了个七晕八素。

    师巫洛将灯笼提了起来。

    大概是他气息冷淡,实在不像个好人,火团被吓得在灯框底部瑟瑟发抖。

    连光都缩成一团了。

    仇薄灯在旁边笑得不能自己,眼里满是揶揄,师巫洛便将灯笼塞他手里了。仇薄灯探手,拨了拨,见它老老实实地被拨得滚来滚去,有点可怜,又有点可爱,就没将它拎出来。直接连笼带火,挂到屋檐下了。

    之后便一发不可收拾。

    那几个竹灯框成了抢手的香馍馍,人间天还没暗呢,一个个火团,就挤挤攘攘,滚来滚去地枪位置。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AD2

章节目录

AD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