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章 再相见(二更)(1/2)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AD1
AD4
    禁地关闭后不久, 天空中的云层渐渐消失。

    紫红色的雷劫随之消散,消失前,雷劫下摆猛地一抖, 小闪电在虚空中翻了好几个跟头, 活生生被踹了下去。

    “我的腰……”

    杜圣兰不受控制地从天空中坠落, 和空气摩擦出一串火苗。很快他意识到这是在消耗自己的能量,赶忙闭嘴降缓速度。

    也是他倒霉, 幽兰禁地封闭, 从天空也别想进去,导致杜圣兰顺着空气做了一段漫长的侧滑。高空便于眺望,他还能看到一些远处动作慢的修士身影。

    如果硬用真气来类比他体内目前储存的能量, 半空中的耗损绝对要比地面强烈许多,杜圣兰低头瞧了下短不溜秋的闪电尾巴, 根本不敢借用太多力量,生怕耗损过渡把自己玩完了。

    幽兰禁地广袤无垠, 不知道这场侧滑还有多久结束,杜圣兰索性闭眼静待结束。

    ……

    一条繁华的小道上,有不少兽车来往。

    龙尸庞大,当初顾崖木是分开售卖,黑水商会如今还有存货,有修士正赶往南域想要看看货,途中就要绕过幽兰禁地。

    一个不起眼的小东西落地后滚了一身土, 抬头望向久别重逢的世界。

    从他的角度来看, 拉兽车的普通妖兽此刻都像是小山一样高。

    杜圣兰轻轻叹了口气, 突然想起顾崖木,龙的耐心向来一般,也不知道自己交托给他的两只雪花狮子有没有得到照料。

    这个念头只是一闪而过, 当下他也没有更多闲心去操心别人。

    杜圣兰走到一处沙丘后,劈叉,跳跃,飞行,滑翔……尝试了一系列姿势后,确定目前对身体的操控熟练度已经接近百分之百。

    他还需要一面镜子。

    商队里面什么玩意都有,因为经常要长途跋涉,生活用品也是一应俱全,常用的在车厢内就能看到。

    杜圣兰守了一会儿,等到一队实力较弱的商队,他屏息两次,收敛自身的电流。趁着商队休息调整时,像是一片薄如蝉翼的剪纸,直接滑进了窗户。

    车厢的主人应该是一个爱美之人,镜子直接镶在了兽车壁上。这是用一种特殊晶石制成的镜面,透亮清楚。

    镜内清楚呈现出拇指大小的雷电条,雷电条表面浮着一层虚影,核心似乎还有着某个缩小人类的缩影。

    杜圣兰见状松了口气。

    “还有机会。”

    缩影应该就是自己的神识,原神完整,证明他拥有化形的可能。

    当下杜圣兰急需要找到合适的修炼渠道,他能感觉到体内储藏着一部分能量,却不敢轻易动用,担心引来注意。

    思前想后,他需要找到顾崖木,利用绝杀殿的消息渠道掌握一下天地奇物化形的方式。关于化形,顾崖木作为一头龙,肯定也很有心得。

    “那家伙应该不会坑我。”杜圣兰尝试分出两只胳膊,结果只有线条一般细的小电流,轻轻蹭了蹭下巴。

    顾崖木恩怨分明,现在没有了对方可以图谋的身体,他还在最后关头帮了一把,这算是一份善因。

    既有善因,需要时自然要讨回善果。

    天色渐渐暗沉,山里天黑的早,外面商队的人围着篝火聊天。

    “是不是出什么事了?大哥传讯来说看到好多大势力的人逃命一样离开,我们要不要折返?”

    “哪次禁地不都是这样,从头厮杀到尾,放宽心。”

    商队所处的位置离幽兰禁地不远,此时距离禁地关闭也没有多久,他们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马车内,杜圣兰想到禁地里自己被围攻,和最后众修士慌忙出逃的场景,藏在雷电内原神的嘴角微微勾了一下。

    “这还是只是开始……”

    轻若飘絮的一句话,也不知是说给谁听。

    ——

    安武城,杜家主家。

    四大家族里,裴家富有,最有威严的无疑是杜家。杜家人行事霸道,旁人看到都是绕道而行。有主家坐守的安武城,繁华热闹,通常敢进内城的都是有不俗实力傍身的修士,他们门路广,消息也来得畅通。

    这次回来的修士里,也有个别前往幽兰禁地的,那场惊世骇人的雷劫正被他们谈起。

    偶尔有一两道目光朝着主家的方向望去,先前有人隐约看到裴九星出现在安武城,但不确定是否看错。

    裴九星本人的确在城内。

    从禁地离开后,他没有回自己家族,而是跟着杜北望来到杜家。

    伤口可以靠丹药恢复,头发可不是提一下真气就能立马恢复水润光泽,裴九星一头青丝,如今像是枯草胡乱纠缠在一起。

    此刻他和杜青光正站在一间小祠堂里。

    一排燃烧旺盛的魂灯中,有一盏古铜色的灯台格外显眼,里面的火焰早已寂灭多时。

    杜青光伸手触摸到魂灯边缘,冰凉金属带来的冷意透过指尖蔓延而上。他盯着魂灯看了片刻,不知在想些什么。

    “竟然真的……死了……”裴九星不可置信。

    除非身死道消,魂灯不会灭。

    “我们这么多年的盘算,岂不是……”

    裴九星话未说完,被杜青光打断,他屈起手指,目光恢复平日的虚伪温和:“裴兄有什么话不妨留着去大厅再说。”

    到了主厅,裴九星才知道杜青光话中深意,墨苍不知何时来了,盘天鹤虽没亲自来,但也有一道神识在。

    墨苍冷峻的神情存了几分阴沉,在他们一进门时便开口道:“杜圣兰已死,难道我们就要这么困在渡劫期?”

    裴九星没好气道:“事已至此,还能该怎么办?”

    “裴兄天赋本就受限,自然可以说风凉话。”

    裴九星刚端起的杯盏重重放下:“别忘了,在天生道体一事上,我裴家付出良多。”

    墨苍不再冷言讥讽,似乎是承认这点。他坐姿挺拔,犹如背上的那把剑,沉默少顷后,看向杜青光。

    在他们中,最有可能飞升的便是杜青光。几十年的筹谋付诸东流,墨苍却没在对方身上瞧见任何失控的迹象,这种极端的克制就连他也极为佩服。

    “兽潮爆发的突然,”杜青光不紧不慢说道,“先弄清楚兽潮和幽兰禁地的机缘有什么联系。”

    “至于杜圣兰的死讯……”他紧抿着薄唇,做出决定:“先不要对外公布。”

    墨苍皱眉,想不通做这种隐瞒的意义在哪里。

    杜青光认为此事另有蹊跷,暂时不宜声张。

    正说着,一位长老在外求见。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AD2

章节目录

AD3